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52 小天死了,她很绝望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165 2016-09-01 00:26:02

  张开双眼,看到清志莲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她喃喃喊着小天的名字,心里面难过极了。但是她发现自己的声音,没有了,她发不出声音来。

小天被束缚着,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陈可,眼睛里面充满着爱怜。不过小可被王妃的人押着,小天不敢喊她的名字,他看到小可被人下了药不能说话。

陈可愤怒地瞪着甄宇文,恨他这么折腾自己,可惜甄宇文为了不惹王妃怀疑,瞥都不瞥她一眼。咳,甄宇文本是想要带走陈可的,哪料陈可太不识抬举,不肯和他走,这才被清志莲发现了。

清志莲不杀她,不代表没有办法折磨她。

“这个人叫做陈天,是你的未婚夫,陈可?”清志莲明知故问,语气嘲讽的不得了。

小可讲不出话来,不过心里很着急,可是动也动不了。

“给我打。”

她一声令下,然后那些棍棒就狠狠地落在小天身上。

开始的时候,小天故作坚强,小可着急却无能为力,后来,小天疼痛难忍小可流出了眼泪,别这样,王妃,求你放过他!她多想喊出来。

看见陈可伤心欲绝,甄宇文冷道:“不如打杀了这个小子,反正也是一个贼。”

小可心里猛的一震,不要!可是自己再怎么用力,还是不能够喊出声音来。

“陈可,你的未婚夫本宫要杀了,你可有意见?”她嘲笑,尽情地嘲笑。她就是喜欢看陈可露出这么可怜的、夹杂着仇恨和无奈的目光。

陈可泪流满面,不要,她要跪下来求情,可是甄宇文过来狠狠地托着她的下巴:“呵呵,这个小子,真的是你的未婚夫?”

“不,我不是!我不认识她!”小天喊道。

陈可想要摇头,可是除了不听话的眼泪尽数落在甄宇文疼惜的眼睛里面,再也不能有任何动作。

“他说,并不认识你,那么很好,你安然无恙了。”清志莲只以为,甄宇文会用更狠毒的办法对付陈可,所以这样说着就挥了挥手。

陈可想要喊,想要摇头,可恨甄宇文的力气让她一点都动不了。

甄宇文除了疼惜,还有一种得意:“我说了,除了我不能有别人喜欢你,除了我你也不能喜欢别人,你也不可以不喜欢我。”

陈可眼泪止不住地掉落下来,眼神逐渐变得冷漠,心里逐渐变得苦涩。

可她还是没有一点力气,还是一下都动不了,只有心里疼,恨,无能为力。

陈天被人拖着往外走,还以为自己放手了给了小可幸福的生活了,他离开的时候最后深情的看了看小可:“小可,照顾好自己。”

然后,带着自己终于保护了小可一次的心思,闭上了眼睛。

不要不要,小可喊不出来,心在滴血,与小天的每一幕都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

他们给小天喂了毒药,小可看着他安详地倒在地上,心里面忽然没有了一点感觉。

见到小天的尸体,清志莲笑了一下,看看失魂落魄般的陈可已经放弃了挣扎。

甄宇文这才松开了陈可,笑着:“这个毛贼能死在王府真是太幸运了,不如弃尸荒野?”他一直看着陈可,说这些。

陈可的心沉了下去,不过,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表现悲伤或愤恨。她的眼神呆呆的,没有了神采,心颤抖着慢慢的似乎在停止跳动。

人命,在他们眼中果然是不值一钱的,甚至就连一滴水都比不上,杀人,杀人,喂毒药,毫不留情……死,死了……小天死了……

甄宇文冷冷的:“这个丫头已经对你构不成威胁了,王妃,请把她赐给我做丫鬟,如何?”

王妃能够看得到甄宇文眼睛里面的玩弄,所以大笑一声:“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送给你,比送去清、楼便宜她多了。”

甄宇文的心里还是疼了一下,其实,如果她爱自己,怎么会允许自己收了另外一个女人呢。但是表现在脸上却是异常的冷。

又听到了这么个消息,刘振惊慌失措,不过还是不敢在王爷面前提起陈可。

但是刘振心中不安啊,于是他倒茶,还是洒了好多茶水出来。

“你是不是伺候本王伺候够了。”许鑫泽淡淡的表示对刘振的不满。

她蜷缩在角落里,不肯听甄宇文的,和他去吃饭。

“那我把饭拿过来。”甄宇文笑着,“不吃,想要饿死自己吗。”

他离开了,她空洞的眼神扫了四周一眼。

这间房子很普通,可是就因为小天死了,一切都不顺眼。

“你想死!”甄宇文扔了饭盒,紧紧地抱住想要撞墙的陈可。

她挣扎着,可是只有被甄宇文狠狠地抓紧,然后绑好。

“你,不准死!”

刘振终于是忍不住了,跪在地上将陈可在王府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对王爷说了。

“你说什么!”许鑫泽噌地站了起来,“混帐东西,你竟敢不早早禀报!”许鑫泽想起来为了陈天,陈可那样恳求自己,就知道陈可有多在乎陈天,陈天有多么喜欢小可,许鑫泽也是知道的。

“王爷,您根本不想听陈可的名字啊,属下才”可是许鑫泽不听他继续说就离开了房间,一颗心慌乱到不行。

“除了哭,你还会干什么,吃!”他粗鲁地把饭碗塞到她的嘴里,不顾她的感受和舒不舒服就用筷子往里面填饭。

她害怕地闪躲,可是躲不过他的强硬。

“你再不老实,我连你的爹都杀死!”

她以为自己不会害怕什么了,可是听到他要杀死自己的爹,尽管那个人并不对自己有任何感情,可是自己对他有感情,不希望他因自己而死。

她乖乖地张着嘴,任凭他怎么对待。

回到了王府的许鑫泽直接踢开了清志莲的门,一旁的丫鬟见着王爷怒气汹汹,差点儿喊出来。

“交出陈可,听到没有!”许鑫泽冷冽地对清志莲说。

“哦,王爷竟然真的对那个贱人动了心?”见到许鑫泽这副样子,她嘲笑。

“那是本王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你没有资格动她!”动心,这件事情他自己也不清楚啊。

“王爷,呵呵,臣妾的朋友很喜欢那丫头呢。”

“谁!”

“就是王爷很怕的,嗯。”她故意绕弯子。

可是许鑫泽还是知道了:“甄宇文!”他就是很怕那个人,真的,真的……

“王爷就是聪明。”她恭敬地回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甄宇文,那个,冷冷的武林中人,他对陈可怎么样了?他是清志莲的人,他会狠狠地折磨陈可!许鑫泽的拳头紧握。可是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和清志莲几乎势不两立,她怎么肯交出对于她自己来说是敌人的陈可呢。

除非。

“清志莲,交出陈可,我可以和你去见你的父母。”许鑫泽片刻也没犹豫就讲出了这句话。

这些话完全出乎了清志莲的意料,她有些不信,但见着王爷似乎很是认真,哼,舍了一个贱婢,换了王爷的归顺,何乐而不为呢。

“王爷,当真?”她的眼睛里面放出了神采。

“不要让甄宇文碰她!”他愤怒地吼道,“本王要马上见到陈可!”许鑫泽不想跟她继续讲条件。

甄宇文为她擦掉冰冷的眼泪,爱怜地看着她:“陈可,你真美。”

陈可继续落泪,一言不发。她呆愣地看着门外,仿佛一有机会就要逃走。

他们匆忙着赶往甄宇文的家里面。不仅是许鑫泽着急,清志莲也是着急,因为她可以想见甄宇文会如何对待那个丫头,她只希望陈可还不是太惨,王爷还能接受这样的陈可和她交换。

许鑫泽从来不知道,就算知道陈可不会死,他还是会如此的紧张,竟然,那样简单地就答应了这样的条件。

一路上,他很彷徨,陈可是不是还好啊,陈天死了她怎么办?他呢,他自己以后又该怎么办,他向清志莲认输了,就算接回来了陈可,又怎么样呢。

她的心很疼很疼,只是不敢有任何的表现,可是尽管她不去看甄宇文一眼,甄宇文还是可以从她空洞无助的眼神里面看得出来她的恐惧和悲伤。

“你很喜欢那个叫做陈天的人?”他问着,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嫉妒。

陈可不言语,只是用眼神回答了一切。

“是呀,你很喜欢他,不然,你不会这样的悲痛,让我想想,我该用什么办法,用多久,让你你从悲痛中恢复过来呢。”他的笑容,依然醉人。

听着他这样的口吻,陈可只觉得害怕,害怕他会去用她的爹威胁她!

甄宇文才说完这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什么人?甄宇文警觉地站了起来,向外走去,陈可动也动不了,就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

开了门,清志莲那张美丽的脸映入了甄宇文的眼中,她美得动人心魄,脸上带着急切的笑意,显得愈发娇美。有那么一瞬间,甄宇文以为清志莲是来和他说“我们远走高飞吧”。

“不准碰她,许鑫泽答应去见本宫的父母了。”清志莲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兴奋,她趁机朝着这间小屋里面看了一眼,她看道陈可被绑着,心下稍安。

没有心思听他们说话,小天的样子一直在陈可的脑子里面,她好痛苦,想要摆脱这一切。

甄宇文收敛了对清志莲的痴迷,狠狠道:“你不想成为我的女人,难道连一个中意的也不留给我!”

“你竟然喜欢那个贱人!”清志莲不无嘲讽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