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8 王爷的魄力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566 2016-09-01 00:02:02

  “给本王把那些说三道四的奴才,全部卖掉,哪个还敢胡说八道,就地正法!”

许王府在清志莲到来之前,就一直很清明,这都是许鑫泽治理有方的结果。

王妃过来之后,许鑫泽为了分散王妃对自己的精力,特地把管家的权利交给了她,不过,没想到那个王妃也把王府治理得井井有条,还有很多精力和自己作对呢。

现在,她走了,还带来了这么多闲言碎语,真是可恶。

这话一出,当下所有人都老实了。

“刘振,你要是敢放过一个,不要怪本王处置了你!”刘振下去之前,许鑫泽特意喊道。

“是,王爷放心!”刘振答道,转过身去带着冰冷的表情——在下人面前刘振向来是严肃而有威严的。

这下子,没人敢说话了。

刘振严肃地说:“从早上到现在,都有谁说过不该说的,你们最好乖乖地举报,否则,你们知道王爷发怒的后果。还有,王爷只是说卖掉,如果你们态度好的话,或许会被卖到别的人家,而不是清、楼之类的地方。”

刘振的话,说的每个人心里发麻。自己承认还好,不过,要是被检举出来的,那么,就只能是那个地方!

许鑫泽愤怒地坐下来,想着自己,自己怎么那么窝囊呢!

“陈可,你这个贱人!”已经有丫鬟被揪了出来,想到自己的下场,她破口大骂。

许鑫泽握紧了拳头,继续听着外面那些不顺耳的话。

“陈可,你勾引王爷,背叛王妃,现在还气走了王妃,就算处置了我,你也不得好死!”她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没了希望,现在还不尽情泄愤要如何呢,“王爷你怎么能够因为那个贱人而……”

陈可闭着的眼睛就睁开了,这话,太过分。

张御医听着下面的人说的是和自己猜想的一样的,所以笑着,见到陈可就要起来,连忙拦着:“你不能下床!”

“胡说八道,我手受伤,头受伤,脚又没受伤难道不能走路吗!”她怒了。

御医才发现,这个丫头,还真不好惹啊,怪不得能够把厉害的王妃气走了。

“你腿上的伤其实还需要好好养养。”张御医知道自己拦不住了,只好说了一句。

许鑫泽和陈可几乎是同时到了这个乱喊乱叫的丫头跟前。

“你说什么呢你!”陈可不顾自己的手上缠了纱布就挥手要打,许鑫泽一下子握住她的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出来干什么。”

“她,她嘴欠!”陈可狠狠地说,话语中不无委屈的味道。

“你说得对,”许鑫泽放下她的手,方才自己也是要动手的。

许鑫泽笑着,那个丫鬟却忽然不敢说话了,王爷笑了,笑了?

“这个丫头,嘴欠。”许鑫泽淡淡的,“所以,你说该怎么处置呢。”他忽然就冷了脸。

“你自己说。”陈可狠狠地盯着那个丫头的脸,“你自己,说。”

许鑫泽就是想看看,陈可会怎么处置,因为自己发现好像自己还不如这个丫头。

“你不说的话,本姑娘就说了啊!”陈可见着她不言语了,很生气,“刚才不还是一个劲地说个没完吗,你有本事编谎话,没本事决定自己怎么处置自己吗?”

“给你机会了,你不说,那么,就让我来处置你!”陈可狠狠地说着,就往旁边看。

“奴婢错了啊,王爷,奴婢不该乱说话,王爷!”看见王爷并不阻挠,她开始求饶。

许鑫泽冷眼看着,陈可折了一段枯树枝就打那个婢女。

“哎,住手!”许鑫泽看到她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右手会疼的样子,厉声喝道。

陈可正在气头上呢,哪里肯听,一下下打下去,那丫头也不敢闪躲只是一直求饶,不过打了两三下,许鑫泽有力的大手又握住了她的手:“叫你住手!”

她这才觉得手疼了,撅着嘴忍着疼,瞪着这个丫头。

“你这样大胆,人家还真的以为是你勾引我。”许鑫泽看她那可愤怒的小样子,笑着说。

陈可愤怒地看了一眼王爷,怎么他昨天还狠狠地威胁自己要杀掉小天,今天就这一副样子。不过很快的把头低下来,这个王爷,自己惹不起。

许鑫泽看到她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

没人敢说话。

没人敢动一下。

只是陈可手里的枯树枝,貌似还不肯放过这个丫鬟,看着许鑫泽没有注意自己,陈可又猛地打上去:“叫你乱说!”

哎哟,手疼,伤口裂开了,纱布都染红了。刘振皱了眉头,许鑫泽也是,不过却是没有再拦着了。

她疼,可是心里生气,所以并不停手:“叫你乱说,乱说!”

许鑫泽见着她似乎不知道疼,想起上次那么重的伤她都没死,心里也放下了一点:“既然陈可要这么惩罚你,那么,就不用发卖了。”

这无疑是喜讯,丫鬟一边被打着,一边谢恩。

打累了,扔了树枝,陈可才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手,鼓着嘴,不过,又是很快放下了手,低下头。她分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本就卑微,许鑫泽或是清志莲打她骂她她就只能忍着,但和自己一样身份的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呢!若是卑微,她们不是一样卑微吗?

许鑫泽看着方才她那恼怒的样子,心里蓦地动了一下,气愤也消失不见了。其实,一切都会有办法的,不是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上次,既然自己可以放过了清志莲,这次,自己肯定也可以对付这件事情。

“好了,都别闹了,这是本王的王府,不是外面的大街。什么闲言碎语,不需要在这里面讲来讲去,喜欢碎嘴的,去外面,不拦着。”

“还有,本王才是这王府的主人,谁要是看着王妃好,本王可以给了卖身契,送给王妃。”

陈可低着头,嘴角的弧度又扬起了,许鑫泽,这一次看你怎么对付她,哼,明天我就装病,看你怎么自救。

没错,这次才不帮你,你抓了我的小天,还骂我是贱人,哼。

她给了他信心,却,决定不要帮他了。

而他,也根本没有想要受了伤的她,帮自己这一次。

回到房间,张御医目瞪口呆:“姑娘,您,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手啊。”才不去了一会就这样了啊,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张御医皱着眉头重新给她上药包扎。

她笑着说:“大夫,你的衣服好奇怪啊。”

“姑娘,这是朝服,我不是普通的大夫,我是御医。”

陈可呆住了,没敢说话,看着他仔细地给自己包扎,她心里面转了一百个弯了。

天啊,御医,这是什么情况,御医,想不到本姑娘驰骋十五年,竟也能够被御医伺候着,可是,可是,这是许鑫泽请来的御医啊,自己又要被他狠狠地利用啦。

她看着这个御医,年纪有点大,所以看起来很让人舒服,老人一般都不招人讨厌的,一身官府穿着让他看起来就有点别扭了。

“大夫,啊,御医,其实你不穿这身衣服肯定就更帅了一点呢。”

张御医包扎好了,惊讶地看看她:“姑娘,我穿这衣服有几十年了,脱不掉了,脱掉了就是老死了的时候了。”

“你不想脱掉吗?”她心血来潮地问,忽然想在这个王府里面,搞点不一样的东西。

而张御医本就不喜欢平淡的生活,无奈在皇宫里面循规蹈矩,可是骨子里面的性格,始终没变。

所以,这简直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看见穿了一身便装的御医,许鑫泽一时间没认出来:“谁呀。”

“参见王爷。”张御医心情不是一般的好,“王爷真不认识卑职了?”

许鑫泽黑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