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7 废掉王妃,他敢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193 2016-08-31 00:22:02

  “王爷!”清志莲惊讶地看着那个火气很大的王爷,“王爷您,您!”

她要哭了,就去一边抹眼泪。

“画眉,画眉,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这次是你倒霉,许鑫泽,上次的事情你选择息事宁人,这回我清志莲不会善罢甘休,废掉我王妃的身份,看看你能不能做到。

许鑫泽看着她抹着眼泪出去了,慌了一下,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废掉王妃。

啊。

许鑫泽恍惚着回到房间里面,刘振看王爷神色不对:“王爷?”

“换装,进宫叫父皇给我一个御医。”看见陈可还在咳嗽,许鑫泽抛开刚才的担忧说着。

一路上,他想了好多,脑袋里面一会是陈可苍白的脸,一会是清志莲哭啼的样子,耳朵里面,还有着清志莲“我要回家”的呼喊。

好像,自己说了,要废掉清志莲的王妃的身份。自己,是否有勇气那样做,那是代表着自己不亲近三皇兄,可是那也代表着,自己反对三皇兄!

自己是并不打算支持也并不打算反对的。

“父皇,府里面缺少一位大夫。”许鑫泽稍微老实地说着,老头子不知道哪里去了。

“是谁病了?你吗?”皇上放下手里的事情,走近来,“宣御医!”

“不是儿子,是,府里的人。”许鑫泽这时候完全回过神来。

“王妃?”皇上不知道除了王爷王妃,哪个府里的人还值得儿子亲自来一趟了,“不过,鑫泽啊,不是给了她一个御医了吗?”

“不,不是她,她把父皇的御医给打发了,我再也不给她找御医了。”他说话的时候总低着头。

“鑫泽,怎么了,怎么不抬头?”皇上担心地问着。

“父皇,我,”许鑫泽心慌地想要告诉父皇自己说了要废掉王妃的话,可是,还没说,就听见一阵脚步声。

“参见皇上!”张御医来了。

皇上恼怒地瞪了一眼张御医,儿子才要说话他来了。

“哦,既然御医来了,就跟我去府里一趟吧。”许鑫泽决定不跟父皇说了,这事,自己闯的祸,还给父皇添麻烦干嘛。

“诶,不是有事要说吗?”他真的很疼爱这个儿子,鑫泽方才的表现明显不正常。

许鑫泽欲言又止,脑袋里面又出现陈可瘦弱的病容:“父皇,没什么事,儿子先回去了。”

好像是迫不及待着要甩掉父皇一样,他带着张御医就走了。

那个父皇,只好很悲催地站着,儿子,到底你是爹还是我是爹啊!

“来人,去查查许王府最近如何。”看着鑫泽离开,他忽然冰冷地命令着不知道哪里的人。

进了府里面,里面乱得可以啊,丫鬟仆从都在窃窃私语。

“听说王爷要废掉王妃啊。”

“王妃赌气回家了。”

“为什么呀?”

“王爷回来了,闭嘴吧。”

“……”

许鑫泽暂时没理会府内的闲言碎语,只是拉着张御医往里走,一直到了丫头旁边。

张御医不敢怠慢,立即诊脉。

“姑娘体内有毒素,毒素已经融入了血肉,稍微有点不慎就致毒素攻心,直接导致咳嗽,不过也没有办法了。这身子很虚,别太劳累,要想以后健健康康的啊,需要好好调养。”

“嗯。”许鑫泽听着,一个劲答应着,心里慌得很,清志莲,她又会带谁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张御医给她的头和手上了药,包扎好,又给她开了药,才要离开。

咳咳咳,她忽然剧烈地咳嗽开来。

“你就不要离开了。”许鑫泽烦躁地说了一句。

张御医慌忙跪下答应:“是是是。”

许鑫泽有那么可怕吗,嗯,在别人眼里是的,毕竟,这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要不然,争夺储君的时候怎么都想拉拢他。不仅仅有三皇子想要拉拢他呢,不过,王妃只能有一个吧,小妾,人家也想过,可惜许鑫泽不知情为何物,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老婆还要别的干嘛,硬是让父皇拒绝了。

许鑫泽心烦得很:“你快看看她怎么了!”

“她就是体内有毒素,清不出来,现在高烧不退引发了毒素啊,没办法,只能忍着,一会就好了。”张御医毕恭毕敬地说。

“臣已经开了药,只要照方子吃药,一两天就好了。”这个丫头是谁,张御医心里这个慌乱啊,王爷都大发雷霆了,自己得好好的照顾这个姑娘啊。

王爷离开了,刘振也离开了,张御医给丫头换毛巾,看了看这个姑娘,虽然看起来长得还算清纯,可是,看着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哪个主子。哎哟,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许王爷没有小妾,自己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啊。

那,是丫鬟?嗯,看着装扮是,该不会王爷看上了这个丫头吧?嗯,然后王妃吃醋,打了这个丫头,王爷找御医,王妃赌气回家。嗯,嗯,这一切,合情合理啊。

张御医得意地笑了笑,谁说许王爷柴米不进,呵呵,这不就有了小老婆了?看样子,王爷对这个老婆,还好得很呢。

就是不知道,那个听说很厉害的王妃会怎么出招,该不会真的被一个丫鬟气得回了娘家,不回来了吧?那,倒很合王爷心意了呢。

王爷不让自己离开,也好,他在这里正好看看热闹啊。张御医久居深宫,其实,还是很想要出来见见外面的鲜活世界的。

所以,他特别想看看,这个恃宠而骄的皇子,和那个后台厉害的不得了得王妃,到底能闹到什么程度,而这个丫头能不能保得住啊。

张御医正思考着,但那个才退了烧的丫头,竟然张开了眼睛。

是有那么一种人,意志很强,可是,难道这个瘦弱的丫头,是吗?

“大夫,我可以下床了吗。”她问着。

“呀呀,最好不要啊,姑娘。”张御医说,“你这旧伤未愈,新伤也不轻,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要不然留下了病根,很不容易治愈的。”

“多谢大夫,那,王爷是否允许我可以不下床呢?”她担心,自己在这里安逸,会惹怒了许鑫泽,那么小天就危险了。

张御医用钦佩的眼光看这个丫头,哎,真是个伶俐的,问打算过了王爷的意思,再决定自己是否要去给王妃赔礼道歉。

看着张御医的眼神,陈可奇怪着问:“大夫,怎么了?”莫名其妙。

“没,没什么。”张御医赶紧收回目光,“姑娘大病初愈,怎么能乱动呢,王爷肯定不会让你乱动的。”

“哦。”她松了一口气,躺好。

她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