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5 帮她,为了什么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067 2016-08-31 00:14:02

  小可哭着:“不是,不是的,不要这样,小天。”我不要你替我这样着想,我宁愿你还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天,我想要一直保护着你。

“闭嘴!再喊我杀了你!”他真的把匕首刺进了她的脖子,血都渗出来了。

刘振紧张着喊道:“不要轻举妄动,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陈可!”他心里在担心陈可倒是真的。

小可怎么肯让小天独自背这个罪名,要死一起死,反正在这里也不快活。她直视刘振:“别胡说,这是我的未婚夫,是我找他来的!”小可喊道,大有鱼死网破的气势。

啊,啊,啊,一万个人惊讶了。

“你说什么!”许鑫泽一把拉走刘振,为这句话很是生气。他忘记了自己曾截获过陈可的情报了,陈可是有一位未婚夫的。

“小可,你傻呀你!”小天知道这是没救了,气急败坏地喊着。

“小天,我不要你为我死。”小可哭着,“不要你死,我要跟你在一起。”她哭得厉害,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都因为有一个肯关心自己的人的到来而释放。

“真是恬不知耻。”画眉狠狠地骂道。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小天垂死挣扎,看到许鑫泽就要上前来于是喊道。

许鑫泽心慌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未婚夫是不是真的会对她下手。

“小可,你让他后退!”小天喊道。

小可看着许鑫泽:“你后退,别过来了。别过来了!”

“就不,他要杀了你啊!”许鑫泽现在真怕那个人要杀陈可,用恼怒的口气喊道。

“他不会杀了我的,你后退!”陈可喊道。

“都别给我动了,”许鑫泽看着护卫上前来,气急败坏地喊道,“是要我的丫鬟被他杀死吗!”他本能地相信那个人是会动手的,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陈可脖子上的血。

见着许鑫泽的样子,陈天知道现在还没事。方才冲动的心也放下了一半,自己怎么能自乱阵脚。

“小可,跟我走,好吗。”小天问道。

“不,我不可以离开这里。”小天,我离不开,对不起,小天。

小天听见她不跟自己离开,一下子就急了:“你是不是喜欢他,所以不跟我走?你背叛我,我要杀了你!”

他的匕首真的用力往她的脖子里面刺,小可一只手用力握着他的手,等到匕首从自己的脖子上离开,她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匕首。

许鑫泽惊讶地差点叫出来:“我们不是后退了吗,你怎么还要杀人!”

“我不喜欢他,你别犯傻,我的卖身契在他手里,你杀了我是要坐牢的。”她的手一直在滴着血,只是一点都不肯松手。

我不喜欢他,这句话进了许鑫泽的耳朵,让他说不出来的愤怒,眼神变得狠厉起来。

“小可,小可!”小天只是看许鑫泽不敢见血,所以故意恐吓他的,想要他放自己和小可离开,可是小可竟然用手握住了匕首。

那么多的血,吓死了王妃:“本宫,本宫要回去了!”忙不迭地离开了,心里知道陈可这一次逃不掉王爷的惩罚的,画眉画云赶紧扶着王妃回去了。

许鑫泽看到那些血就想到了,陈可醒来的那一天也是血流不止,于是心里莫名的难受,只是却突然用狠毒的口气说道:“你杀了她吧,到时候,我再好好地折磨你。”

他赶紧说话:“告诉你,我不是她的未婚夫,我只是一个毛贼,碰到了她,她很善良不希望我死,其实我不认识她!”

“不不,不要,”小可哭着,求他不要丢下自己,“不要。”自己是宁愿和他一起死也不愿意没有一个人陪着自己、而自己在这里受委屈的。

“本王一看你就不是好东西,只要你乖乖地束手就擒,我就相信你的话。”他心里,其实是那么的希望那个人说的就是真的,陈可真的是善良的,而不是有着一个未婚夫的。

只是,好像那是自欺欺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鑫泽就是要自欺欺人,明明上次还看到了那张纸上写着,陈可有一个爹和一个未婚夫的。他不愿意接受,那样一个聪明的人,怎么可以跟这样一个毛贼成亲呢。

“好,好,我束手就擒,你不要伤害她。”他的声音忽然弱了下来,心里面很是舍不得。

许鑫泽才松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救活了的命,还好今天没被杀死。

“不”还未说完这话,小可被陈天一把打昏推了出去,任凭别人把自己绑了起来,看着小可被许鑫泽抱住,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其实,那个人是喜欢小可的吧,那个人,比自己优秀。

可是,小天,你知道吗,小可喜欢的是你,在这里,她生不如死。

是你太过自卑,还是她太过优秀。

她醒了过来被带到许鑫泽面前,她跪在地上,手上的血还在流着,脸色很白,不敢说话,生怕他会杀了小天。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冷冷地嘲笑她,“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小可,叫的可真亲近啊。”

“他叫陈天,是我的未婚夫。”小可知道这样的罪名是没有可能活着了,这是哪里,是王府,任凭自己怎么说,私通的罪名是不可能得到原谅的。那么,就一起死吧。

“真的是你的未婚夫?”他其实还是相信的,不过仍旧是不屑地问道。

“是。”

许鑫泽听到这个字手抓紧了扶手,心中异常愤怒:“陈可,你不是挺聪明的嘛,明明那个人要救你的,你怎么不领情呢。”你可真傻。

“你会放过他吗。”她绝望地问着,并没有渴望得到肯定的回答,意思就是你不放过他我就不活了。

“哼,你要是还死咬着不放的话,就不是我放不放过的事情了,你看看清志莲会不会放过你。”他真想骂这个丫头傻。

“你是说,你可以不杀他?”她忽然抬起头来,眼中有了神采,“王爷,是吗,只要我承认不认识他?”

许鑫泽看到她突然的变化,心里不爽:“本王爷不喜欢杀戮。这个你知道的吧。”

“那好,我不认识他。”陈可笑着,方才自己还以为他死定了呢。

许鑫泽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心里更不爽了:“喂,扰乱了本王的府邸,他没事,你,给我把房间里面的瓷器都清洗一遍!”他是看着她的手说的。

“嗯,嗯。”她连连点头,笑着答应。

她用手撑着地就要起来的时候,郑重地说着:“王爷放心,奴婢会尽心帮助王爷的。”其实你放过他,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我,我知道。

听到这句话,许鑫泽愣了一秒,这话几个意思?哦,明白了,只是,自己也仅仅是现在才想到了这一点。

帮她,是为什么?

不过,没必要否定,不是吗。

“嗯,你知道就好,陈可。”

陈可慌忙起身擦掉泪水离开这里了。小天,你不用死了,嘿嘿。

她的手浸在水里,好疼好疼。把瓷器放到盆子里面,用沾湿的布去擦拭,手上的伤口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得到疼,只是她没有喊疼,也没有哭。方才是自己太着急了,竟然没有想到王爷为了利用自己是会帮助自己的,自己当时竟然还在王妃面前就把两个人的关系说出来了。

嗯,明天怎么应付王妃的刁难呢,还有,自己怎么会被发现了的呢,那里明明没有人,自己看过了。

会不会,又被人监视了?

刘振进来,看着全神贯注擦拭花瓶的陈可,问道:“你怎么去了那里?”

她正思考着问题,被刘振一句话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看,直接就问:“是不是你监视我着,还禀报了王爷?”

刘振听着这句不信任的话,一下子就急了:“我才说了要把你当妹妹的,怎么会这么做呢,你怎么可以怀疑我!”

听见他急了,陈可没有多大反应:“哦,那对不起。”那会是谁。

世界上除了小天,不会有谁对自己好,她知道。

只是,刘振还是很生气:“喂,你为什么会怀疑我啊!”

陈可对刘振的反应倒是很奇怪,抬起头来:“为什么我不怀疑你呢。”你是他的人。

“怀疑我,没有任何道理好不好!”刘振真的很生气,“告诉你,上次你被告发,是画眉和画云干的。你,你最好搞清楚,现在你和我一样,是王爷的人,我没有理由让王妃抓你的把柄!”

“哦,对不起,刘大哥。”陈可想明白了就道歉。

刘振看她的手实在难受,也没继续计较方才的事情就给她包扎。

“别弄了,我来帮你吧。”说着就把盆里面的大花瓶小花瓶,大茶壶小茶杯都清洗了一遍。陈可看着他,却在思考着,怎么去见小天一见面,两个人几乎还没有说话就被发现了,自己得告诉小天,要保护好自己。

许鑫泽一定是将小天关在地牢之中,因为那是他的地盘。

地牢自己还是比较知道的,这个是许鑫泽自己的地方,不让别人进入的,现在夜还深着,他该不会来了,既然他说了放过小天,小天肯定在这里了。

她沿着漆黑的路往这边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