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3 求婚失败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497 2016-08-31 00:06:02

  清化正紧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其实,老夫今天来,也只是看看女儿过得好不好,至于受委屈,哪里的话呢,王爷怎么会让我的女儿受委屈,还是因为一个贱婢呢。”

陈可低下头,嘴角噙着恨意,许鑫泽,要不是因为你不想得罪他们,我饶不了这个人。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乐呵呵地吃一顿团圆饭吧。”清夫人这时候终于开口了,既然没矛盾,就团圆呗。

陈可看到许鑫泽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天啊天啊,谁要跟他们吃团圆饭,该死,这是见父母的节奏吗,不能,不行,不要!

许鑫泽那一副抓狂的模样真是让陈可心内大喜,呵呵,直到许鑫泽的眼光挪开,陈可才低头说道:“奴婢就去准备。”

许鑫泽知道陈可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于是放心地坐着不言语。

“刘大哥,现在厨房里面肯定很乱吧?”陈可问道。

刘振一边带着陈可走向厨房,一边说着:“不乱,很清明的,王府里面很清明,你怎么问这个?”

“应该是乱一点的好,刘大哥,你明白吗。”陈可不相信,自己都明白的道理,刘振会不明白。许鑫泽怎么可能真的和那几个人吃饭呢,自己也会被恶心死的,尽管许鑫泽也不得好死,但是毕竟还得忍着,但是那些人她何必要迁就呢。

刘振当然明白:“哦,原来是要在这里设下点陷阱啊,丫头真是聪明啊,我就去安排,你可以回去了。”带着满意的笑容刘振这样说。

“不,我得要去帮忙。”这回,给你的王府搞得乌烟瘴气的,许鑫泽,叫你得罪我。

“丫头还真是忠心啊。”刘振只能这样想呗。

她到处走走转转,这么大个厨房,什么都有,王府就是气派,自己真的不愁吃喝了,就连人家剩下的都够自己吃饱饱的了。

只是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得,哎呀,盘子碎了,她没有表情地摔了盘子,说完了就去看火,火也灭了,这里的汤肯定做不好了,重做吧。

“砸吧,要不然就能做饭了,团圆饭还是吃得了。”陈可看着刘振对自己的破坏行动目瞪口呆,提醒道。她可是一点都没说起自己想要搞破坏的意思。

“诶。”刘振承认,自己真的没有这个丫头破坏力大,也许这丫头是童心未泯对吧,这个丫头,他有点喜欢这个丫头了,怎么办?

“哎,我来,一会弄破了手啊。”他宠溺地夺过来那一摞盘子,笑着摔到地上。陈可并没有在意,就去搞坏另外一摞了。

见到她那么可爱,摔盘子的时候挤眉毛弄眼的,刘振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孩子,真的很开心。

两个人在这里玩得不亦乐乎,厨房里面的奴才们见着是王爷的心腹带人来的,也没敢说什么。

“还不去禀报王爷,厨房失火了,做不成饭。”刘振有点累了,皱着眉头冷冷地命令门外的人。

然后,看见那丫头孜孜不倦的还在搞破坏,心里美滋滋的:“丫头,喜欢玩这个啊?”

“嗯。”她点点头,许鑫泽的东西,不破坏白不破坏,我受的委屈,只能从这里发泄了。

听到厨房失火了,许鑫泽大惊失色:“什么!”

他这是装的吗,不像是装的。

可惜,真的是装的。

等到他慌忙赶到的时候,真的见到了厨房起火了,身后跟着的清志莲和她的父母同样是一副见了鬼了的表情——许王府的厨房失火了,简直是大新闻啊。

“笨蛋,救火呀!”他拍打着下人们。

“本来是来告诉他们做点团圆饭的,什么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啦,”陈可低着头,没有表情,但是句句扎进清志莲的心地说着,“不过,来了就看到这样,真是扫兴。”

“的确,很扫兴。”许鑫泽无法表达对陈可的满意之情,只好重复着。

很快,吃不成团圆饭的那对夫妇离开了,清志莲看不得许鑫泽想要笑却憋着的样子,也是气闷地回了房间去。

“哈哈哈,哈哈哈!”许鑫泽捧腹哈哈大笑,根本就不顾王妃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生气,砸东西。

陈可却是没有那么高兴,原来我费了半天力气毁掉你的厨房,你是半点惋惜都没有的啊,我还以为我能够气到你。

陈可撅着嘴,对于没能够气的到许鑫泽有点遗憾,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是谁,拿十万两玩游戏的天之骄子的儿子,这点损失算什么。

见着陈可好像并不高兴,许鑫泽有点扫兴:“贱人,你不高兴吗。”

我不是贱人。她心里喊道,可是,没必要才得到了许鑫泽的信任就又惹恼他,自己还有四五年要过呢。她抬起头来,露出大大的笑容,很美丽,很可爱,很,清纯。

刘振恰好看到这一个无奈的笑容,但是心里面很喜欢:“你笑起来很好看啊。”

许鑫泽其实也想这么说的,不过,既然刘振说了,自己就不说了:“贱人的笑,都这样的吧。”他坐下来喝茶。

陈可收了笑容,咬咬嘴唇,恨着那句贱人,然后低下头。

刘振看到她忽然就不高兴了,走过去,扶着她的胳膊,宠溺的地问道:“丫头,怎么了?”

“是不是想去清、楼了。”许鑫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陈可浑身颤抖:“不,没有。”

刘振感觉到她的害怕,于是温柔地说:“别怕,王爷是跟你开玩笑呢。”

听着刘振那样温柔的话,许鑫泽心里很不是滋味:“你怎么那么女人呢!”

刘振走过来:“王爷,属下,其实还没有女人呢,要不然,您把陈可赐给我做老婆吧?”

“怎么可以!”许鑫泽撅着嘴和陈可同时说出这句话。

陈可继续低下头,自己是有未婚夫的,没有卖身契的话,明年就要成亲了。

看着惊讶的刘振,许鑫泽语重心长地说:“这个人啊很卑见,她配不上你的,本王的心腹怎么能够随便找一个人过日子呢,你放心,本王不会亏待了你的。”

“王爷,这,属下喜欢就好了啊,什么卑见不卑见的。”他看看陈可,低着头对卑见这个词很不爱听,所以说得很小声。

“好了好了,这门亲事本王不同意,你不用说了。”

“那,你愿不愿意啊?”刘振还没想要放弃呢,就问陈可。

“不。”她只说了一个字,没有别的了,她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哦。”刘振很失望地也回答了一个字。

“尽管,求婚失败我觉得很扫兴,可是,陈可,我会把你当成妹妹一样疼爱的,好不好?”他并没有就这样不理陈可了,而是想了一会,又高兴地说。

“疼爱,这也算是爱吗。”她茫然的抬起头来,盯着刘振的眼睛,渴望得到回答。

许鑫泽不禁看向这两个人。

“爱,”刘振很轻地吐着这个字,“应该是吧。”

陈可的眼睛眨了一下,又低下了头:“谢谢你,肯爱护我。”她的声音这样的轻,很容易让人想要靠近再听一遍,可是,刘振欣慰地笑了:“好妹妹。”

其实,她知道真正疼爱自己的是小天,别的人都没有,没有人会愿意疼爱自己的。

许鑫泽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感觉很奇怪:“喂,你们玩够了没,赶快回自己房间去吧,本王累了,要歇会。”

“是。”两个人同时回答。同时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