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6 要找御医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744 2016-08-31 00:20:02

  “你到底是什么人,别说不认识陈可,你跟我说的越清楚,我就会帮你越多。”许鑫泽冷着脸,对被绑在架子上的陈天说。

陈天疑惑地看着这个人:“你,喜欢小可吗。”

喜欢吗,小可?许鑫泽愣了。他怎么会喜欢那样一个,看起来卑见不堪的人呢!

“我知道,我犯了你们的大忌讳,我活不了了。”陈天苦涩地说,也不等许鑫泽回答自己的话了,“我只是想见见小可,你知道吗,我们本来明年就要成亲了。她就要十六岁了。她很聪明,嫁给我是不是委屈她了。”他很难过,自己就要死了,可是小可不在他身边。

许鑫泽听着他伤感的说这些,忽然觉得这个人并不是卑见的。

“你,你喜欢陈可,你们要成亲,明年?”他重复道。

“嗯。只是,只是今天,我不想和她成亲了。”

“为什么!”许鑫泽惊讶的,心里面好像还有点高兴,不知道为什么。

“我配不上她。我保护不了她,我也给不了她幸福。”今天,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很多次,自己发现小可太优秀,自己根本配不上她。

许鑫泽想说这不是你的错,可是,没有说出口,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你老实呆着。”他留下了这句话就出去了。

陈可惊讶地发现原来许鑫泽竟然是在这里的,她傻傻地站着。

见到陈可,许鑫泽也愣了一秒,直到陈可开始后退,他才怒吼出来:“陈可,你来干什么!”

“我,我,”陈可知道,这下子不好了,只是自己怎么说呢,毕竟,许鑫泽答应自己会放过小天了,自己来见小天,这个话能不能说。

“我说过,这里,只有我可以来,你答应过不会到这里来,也不会带别人来,现在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所以,我要杀了陈天。”他狠狠地,冷冷的。

“不,别,”陈可求道,然后看见许鑫泽一步步走过来,她慌乱着,“别,对不起,我。”

见着许鑫泽就要叫人了,他跪倒拉着他的衣角:“我再也不来了,真的,真的。”

许鑫泽把她踢开,很生气:“你怎么能不遵守我们的约定!”

“对不起。”她哭着,连连磕着头,声音很响很响,没几下额头就见了血。只是她心里慌乱得很,不敢停下来,也不敢轻了一下。

“不要杀他,不要杀,我再也不来这里了,王爷,奴婢错了,奴婢是一时糊涂啊,王爷。”她重复着这几句话。

直到,许鑫泽看到她每抬一次头的时候头上流着血,才忽然松口:“好了,我只是很生气你没有信守承诺而已!下次不要不听我的话,听见了吗?”

似乎,许鑫泽是个很讲道理的人。

“嗯,嗯,奴婢知道了。”陈可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只是她注定是见不到小天了。

她知道,自己才得到了许鑫泽的信任,现在因为自己擅自进了地牢,那份信任又消失了,自己还是需要步步为营。

只是,小天,对不起,不能见到你了。

她跟着许鑫泽离开这里,心里面很难受。

小天他见识到了小可对自己的死心塌地,但是自己保护不了她,自己,比不上就算是王府里面的一个下人,现在,小天不想着带走小可了,想的是怎么给小可找一个好的依靠。只是这样想的时候,心里面很难受。

小可,小可,幸好你还没有嫁给我,我,真的保护不了你。

以前其实都是你在保护我的,尽管每一次我都挡在你前面,可是最后,最后都是你保护我的。原来我这么没用,你不要喜欢我,不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我了,我不好,一点都不好。

小可可以为了小天死,许鑫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情,只是听到那个小天问自己喜不喜欢小可的时候,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什么叫喜欢,自己不知道。

难道,今天小天要动手杀了小可只为了保护小可,就是喜欢吗,难道小可宁愿和小天一起死,也不愿意丢下小天一个人,这就是喜欢吗。

自己,怎么就没有过这种感觉。

“陈可,你的未婚夫不想跟你成亲了。”许鑫泽试探着说着,得不到回音,才要发火,感觉到有什么声音,于是他回头看去。

“陈可!”她倒下了,手上的伤口还狰狞可怕。

“喂,你能不能不要睡啊。”看到她又病了,许鑫泽心里还是一样的慌乱。

就算他是恃宠而骄,就算他是无法无天,可是,他不敢杀人,从来不敢,死人也没见过,所以,他很害怕。而且,每次见到的还是这样一个瘦弱的人儿,受那样重的伤。

高烧,手也肿得厉害,许鑫泽真后悔怎么会让她去洗瓷器,哎呀呀。

刘振轻声叫了陈可,可是没回应。

“早知道不让她去洗东西了。”许鑫泽恼怒地对自己说。

“王爷不要自责,其实她也没有洗多少,是属下帮着的。”看到王爷很自责的样子,刘振说道。

王爷就是这样,口硬心软的,哼哼。

许鑫泽的心并没有就此而放松,她的手还是那样的红肿。

“对了,叫御医来给她看病吧。老头子不知道去哪里了。”许鑫泽满怀希望地说道。

“御医?”刘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御医了。

“清志莲的御医,她不是经常不舒服吗,父皇赐给她的御医,你去叫来吧。”

那个御医自从来了,就没有被用到过,王妃还恨不得杀了他,因为,王爷说自己病了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见皇上,自己真没病,而且从开始到现在,真的没有病过。除了那次中毒,还,没有叫御医回来。

“王妃说自己身体好得很,打发了御医去庄子上了,上次王妃中毒画眉画云都不知道御医去哪个庄子了。”刘振垂头丧气地说。

啊,许鑫泽惊讶:“这个清志莲,竟然将父皇给的御医闲置不用!”说着,烦躁地就去了清志莲的屋子。

早上,清志莲起床正在洗漱,画眉见到气冲冲的王爷,就行了礼。

“滚出去。”许鑫泽骂道,画眉还以为王爷要给王妃洗脸,笑着就出去了。

这个二货。

不过,许鑫泽拉过来正在洗脸的清志莲就命令:“给我把御医找回来,马上。”

清志莲还以为王爷病了,看了看,没有,于是淡淡说:“叫她干什么,臣妾身体好得很。”

“陈可病了,我要他给陈可治病。”他说得好像理所当然,不过,清志莲冷笑一声。

“王爷,那个贱婢,她不仅胡说八道,还敢勾引外人来败坏王府清明,王爷不处置了她,竟然还要给她看病啊。真是天大的笑话。”

“哪那么多废话,这是本王的命令,命令!”不自觉地,他抓紧了清志莲。

陈可又开始咳嗽,刘振不停地给她换毛巾,将浸湿的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如此反复好多次,可是烧还是不退。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刘振真的很心疼啊,王爷怎么还不回来啊。

话说,丫头,你命可真是好,王爷为了你,多少个晚上不睡觉啊,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还帮着你保护你的未婚夫。

哎,你的未婚夫,你怎么会有了未婚夫呢?我真是,真是很可惜啊,本来以为先认了你做妹妹,再好好相处就可以博得你的芳心了啊。

失算,失算了啊。刘振叹息着摇摇头。

“王爷,您可真是健忘,陈可现在那是您的丫头,她是死是活,真的不关臣妾的事啊。”清志莲才不要救那个人,那个人最可恶了。

“清志莲,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你杀人,不救人,你,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王爷,那只是一个贱婢,死不足惜,您为了一个贱婢,和臣妾失了和气,才是得不偿失呢!”清志莲的表情嘲讽而严肃。呵,陈可好不容易要死了,让她找御医救?开玩笑!

“说那么多,你到底说不说御医在哪里!”他好像能够听得到陈可又在咳嗽了。

“不好意思,臣妾早就忘记了,那个御医被打发到哪里去了。”清志莲淡淡的。

“贱人!你再不说,本王就废了你的王妃的身份!”

他说了什么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