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2 颜面尽失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451 2016-08-31 00:04:02

  第二天,清化正就带着夫人来了。

清化正并不是什么王孙贵族,不过在皇城里面很有名望,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家财丰厚,人丁兴旺,也因为并不是王孙贵族,才接触得到各种人,所以,清志莲才有机会认识了武林高手甄宇文。

也因为清府这样的名望厚重,人脉广博,才是众多皇子拉拢的对象,因为某些原因,清府选择了投靠三皇子,因此,清志莲代表的自然就是三皇子的势力。

清化正怒气冲冲,清夫人安慰着一脸委屈的女儿。

“好女儿,不哭,我们不是来给你撑腰了吗?”清夫人看起来很疼爱女儿的样子。

现在这个关节上,容不得出半点错,这事儿就算是女儿的不是,今天也要说成是王爷的不是,否则,女儿的后面是清府,清府的后面是三皇子,这对三皇子就会有影响。

所以,清化正和请夫人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来的。

“王爷,就算我女儿处置了下人是她不对,你也不该这样不给我的女儿面子。”清化正语气生硬。

其实,陈可发现,许鑫泽再怎么盛气凌人不讲理,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有礼貌的,尤其是,呵呵,遇见了清志莲的家人,他简直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这就是,不理朝政、惧怕参与的许鑫泽,有机会,一定要这群人帮自己好好教训许鑫泽。

不过,许鑫泽虽然不怎么敢说话的,可是有了陈可的主意,还是比较淡定的。

“清老爷是否说够了?”他轻声,完全没有把他们说的话当回事。你们不就是要我认错吗,想得美,“陈可,你把事情的原委,说一遍。”

陈可乖乖地站了出来。

见到这样单薄瘦弱的丫头,清化正和清夫人一脸的鄙夷。

“清老爷,清夫人,先不要责怪王爷还有奴婢,请听奴婢讲讲事情的经过,二位再来评评理。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听呢。”

许鑫泽微微露笑,这个陈可,果真是个聪明的,现在先问着人家愿不愿意听,一会不给他们打断的机会。

不过,问也白问,是我要陈可说的,你们胆子再大,还敢明目张胆地驳了我的面子不成。

满意地看着谦卑的陈可,听见清化正无奈地说:“请讲吧。”

“王妃绑架了奴婢,又假惺惺地救了奴婢,”

开头竟然是这样的话,清志莲脑袋充血:“你,给本宫掌嘴!”

“哎,”王爷苦笑,“这算什么,方才是你的父亲让陈可讲的。”他冷冷。

清志莲知道,陈可会说自己听到了什么才被王妃处罚的,那时候清志莲自然会说,这样的丫头不能留,女儿也是为着王府的清明,到时候陈可再说什么都是错的,因为那丫头偷听在先,还能有什么站得住脚的地方,王爷的偏护,那自然也是错的。

可是,她竟然说这个!

不过,的确,方才父亲也确实允许陈可讲述的。清志莲皱着眉头,越发的后悔当时不分青红皂白地怀疑了陈可。这个人,是朋友可以致胜,是敌人,可以致命啊。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今天她肯定要丢脸了。

“救了奴婢之后说要奴婢效忠于王妃,效忠不难,只是王妃并不信任奴婢,叫了人去查有谁可以牵制奴婢,奴婢心里不快,就赌气没离开王妃让离开的地方,还,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

就是厉害,许鑫泽赞赏地看着这个丫头,她把顺序颠倒了,那么她的偷听,就只是心里不舒服造成的,并不是故意的,反而是王妃疑心重,让人不舒服。

“然后,听到了王妃与一个武林高手对话,说了,不堪入耳的内容。”她这样说着,吊着每个人的胃口。反正她是一点都不害怕的,除了害怕自己的卖shen契被送到别的地方,她什么都不怕,而且眼前的是自己的仇人啊,能报仇凭什么不报。

清志莲的脸色大变:“给我拖出去,偷听就是偷听,竟然还讲这么多废话!”很明显她就是要用偷听的罪名打杀陈可。

只是,刘振拦着画眉和画云,冷冷道:“王爷命令的事情,还没有讲完。”

陈可所说的不堪入耳的话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当然清志莲是最紧张的,因为这是丑事,很丑很丑!还要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说出来,那么自己不仅办不好父母交给的事情,还要为着三皇子抹黑,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清化正和清夫人自然也是有着这样的顾虑的,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到底说了什么话,会,这样的“不堪入耳”,到底会不会给三皇子带来不好的影响啊。

没错,许鑫泽也很紧张,他期待着陈可,把本来平淡无奇的故事说的让他们没有一点余地。他心里竟然是那样的兴奋的。

刘振拦住画眉和画云,两个丫头着急地看着王妃,王妃皱着眉头:“一个疯丫头的话也要听吗?”

“疯丫头?王妃不是已经证实过,奴婢神志清楚了吗,额头上的痕迹还在呢。”她抬起头来,狠狠地说。

这股狠劲让许鑫泽越来越欣赏她了。

“没错,这就是昨天证明她神志清楚的时候,给王妃认错而磕头的痕迹。”许鑫泽竟然那样自然地就说了出来,好像方才他的胆小都是装的。

说完了,才觉得自己有点不同寻常了。自己方才怎么了。心里真的是很怕对方的啊。

陈可没在意,一个王爷,懦弱胆小,最不应该了,而且他还是皇上最疼的儿子。

而清志莲,甚至是刘振都很惊讶,其实王爷真的不可能这样从容地在清家人面前说话的。王爷其实真的很窝囊的、除了对付女人、还有奴才。

她继续低下头,不顾别人到底怎么惊讶于许鑫泽的话。

“王妃与那个人,离得特别近,应该是彼此把声音挡住了一部分,因此,即使是在隔壁,”她看了看隔壁,“隔壁的墙上贴着,也听得,并不很真切。”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听不真切自然是好的,只是清志莲不敢承认,因为那就说明了,是离得很近,很近,很可能是说他们两个当时是抱着的!

她恨恨地看着那个陈可:“你胡说八道。”

“是吗。”她笑了笑,没否认也没有承认。

许鑫泽忽然觉得,其实自己还比不上这样的一个丫头呢,真的,她竟然这样从容不迫地把事实加上自己的猜测,给人没有办法辩驳和插话的机会,描述出来了。

清化正脸色不好看:“那么,听得不真切,到底是听没听到?”

“自然是听到了,毕竟,王妃和那人又不是窃窃私语,这里是王府,总得要注意影响的。”

这话,就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清夫人看到女儿的脸色,估计这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真是精彩到要死了,许鑫泽心里哈哈大笑,哼,清志莲,叫你嚣张。

“二位是否还要听?”她忽然抬头问,眼睛里面,闪着快活的光芒。

众人似乎都能够猜得出来几分了。

责人不必苛尽,苛尽则众远。许鑫泽想到这个丫头说的话,想到这样应该也不错的,反正自己也不是想要得罪他们。

“其实,今天二位不来找王爷的麻烦最好了。”王爷正想着息事宁人,就听见陈可这么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