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1 粗俗难耐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161 2016-08-30 00:16:03

  这声音,让许鑫泽听得痛快:“再用力一点,当做,给王妃赔罪的同时,也给本王赔罪,你要知道,你和王妃合演的好戏,害得本王好惨呢。”他现在似乎开心得很,因为他本来就该是这场游戏的胜利者,什么都不为,只因为自己的身份高贵无比。

他狠狠地说着,直到听到磕头的声音更大了,才又接过了茶水,慢慢喝着。

“你这个贱婢,”王妃骂道,“画云,给”可是她还没说完,许鑫泽放下了茶杯。

“好了,不用磕了。”许鑫泽的话,让王妃的话憋到一半,心里堵得很难受,“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王妃的话你可以不听,为本王办事自有你的好处,可是不要给我吃里扒外。”

“是,奴婢遵命。”她肿着的额头,终于换来了这句话,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至少不会轻易就被卖去那个地方了。

“王妃,这个丫头本王就跟你要了,你没有意见吧,卖身契也在本王的房间里面,恰好,不用交接了。”说着就站了起来,“陈可,跟本王回去了。”

只留给王妃两个背影。

他这是商量吗?王妃恨恨地摔了杯子,贱婢,怎么会不死!到底甄宇文给我的药是不是致命的毒药,不是给她用了吗,怎么没死!

可是,她现在又不能找甄宇文来,那是自投罗网,王爷既然可以得到甄宇文给自己的解药,自然也是派人监视了自己的。

可恶,没想到成也陈可,败也陈可。

可是,如果当时自己是没有怀疑陈可的,一切都是不一样的了,不是吗。

心里有点后悔了,陈可那个丫头,聪明得很呢。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你后悔了也没用,王爷还是会挑拨离间,只要告诉了陈可你绑架了她再救了她,你的结果和这个是一样的,陈可还是会离开你。

“看在今天你立了功的份上,就跟本王一同进餐吧。”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也丝毫不记得他曾经如何嘲笑羞 辱这个丫头。

“是。”头还疼着呢,你应当奖励我的,呵呵。王爷吃的饭一定很好吃。

她简直是在狼吞虎咽,王妃可以接受的事情,其实许鑫泽还是不大能接受的,这样的吃相,不很优雅,而且绝对能说是难看死了。

她抓着一个鸡腿就啃,不时地拿起来筷子挑两口米饭。

看见她的吃饭方式,许鑫泽咽了咽唾沫,根本就没有动筷子,一直看着她吃。

她吃完了鸡腿,就用油手去拿筷子,夹菜吃,离她比较近的菜已经被她吃光了,还在够着远点的地方的菜来吃。

根本就不管王爷在旁边坐着。

“你的吃相真是粗俗难耐,陈可,你有必要好好地培养自己的素质。”他认真而厌恶的说道,并且终于看不下去,站了起来,“这一桌子饭菜,就赏给你了,你赶快吃,吃完了离开,本王还要用膳。”

看到他鄙夷的眼神,她的嘴角再一次扬起弧度,哼,这样正好,我可不想和王妃一样,与你寸步不离。

自己的吃相其实连自己也是不敢恭维的,在王妃面前自己是刻意控制了的,毕竟是在女人面前,有点礼貌的好。而对于许鑫泽,没必要。哼,他本来就看不起我,还那样的羞辱我,我装的“优雅”反而是做作,谁愿意讨好他,不得好死的东西。

她拖着还疼着的腿,就离开了王爷的房间,揉了揉方才被扔疼了的肩膀,心里又把许鑫泽骂了好几遍。

回想着方才陈可吃饭的样子,许鑫泽实在没有胃口了,尽管菜已经全换过了,尽管,陈可已经走了有一会了。

陈可跟着刘振到了新安排的房间,什么,在许鑫泽房间的对面,正对面!她惊讶地看着刘振。

“怎么了,丫头?”刘振比她大了五岁,叫她丫头并不过分。

“刘大哥,我,住这里啊?”不能,再把角度稍微偏一点吗,她心里问。

“嗯,这是王爷安排的,我呢,最经常守在王爷门外,所以,也看得到你的去处。”他倒是诚实得很,把监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陈可撇撇嘴,我还值得你监视:“费心了,刘大哥。”

“嘿嘿,你这个丫头啊,哎,好好收拾自己的房间吧,王爷吩咐给你做了几件新衣服,你试试看。好了,没事我就回去了,有事的话随时找我,很乐意为陈可姑娘效劳。”刘振是真心的欣赏这个丫头,天真可爱,清纯美丽。

陈可看着刘振诚恳的目光,点点头:“谢谢刘大哥了,有需要我会去找你的。”

方才吃得可真饱啊,很满意,嘿嘿,早知道在王府里面可以吃的这么好,前几年就来王府打工了,哎,也不至于为了攒钱和补贴家用而饿着自己了,看自己现在,瘦瘦小小的,哪里像一个快要十六岁了的姑娘。

想到这,不禁伤心起来,爹不要自己就算了,小天呢,我们约定好了的,等我十六岁我们就成亲的,我们攒了很多钱,就要够了,够你风风光光的迎娶我的了。

可是,我竟然到了这里,出不去,被卖 身契压得死死的,小天你知道吗,陈可从来就没有这么委屈过。被亲爹卖了,被卖身契管着,被人折腾、羞辱、折磨着。

“陈可,你给我说说,我该怎么对付王妃呢?”没多久,许鑫泽就把陈可叫了来,问话。

看他那嚣张的样子,陈可真想揍他一顿,不过还没必要跟卖身契过不去。

“王爷自有妙计。”还问我干吗,可恶。尽管心里十分不服气,但是口气还算是平和。

“本王就是要你说怎么办!”他开始耍脾气了。似乎以前自己没有这么畅快过,现在有了机会,定然是要好好的讨回以前所受的委屈。

“是。”那好吧,我说,“现在,我们还没有王妃与那人交好的证据,况且,现在王妃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地再找那个高手来商量对策或者是,要处理掉什么证据。而且,王妃肯定不敢说这个问题的。”

“何以见得?”他对她的分析很认同,之前对她粗俗难耐的吃相的恶心与厌恶,也一扫而光了。

“那个人是喜欢王妃的,幻想着有一天功成身退呢,可惜,王妃没这个意思,被他知道了的话,不是不帮这个女人了,就是揭发这个女人。”陈可,还不知道有些人是可以为了爱,不计较结果地付出的。

许鑫泽也觉得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现在她是自己一个人了,她会怎么办。”他关心的是这个。

“她不是自己一个人,她不是还有三皇子吗,她还有爹有娘。”只有我才是一个人好不好,我,连我爹都不要我了。说着委屈起来。

“哼,你可真是卑见。”听到她的口气,许鑫泽不禁又嘲讽道,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她,看到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然后,就是无尽的冷冽。

她不能跟许鑫泽计较这个,毕竟,他早就认定了自己是个卑见的人。

“她可能会找她的娘家帮忙的吧。”她尽量淡淡地说,不看许鑫泽。

“哦。”许鑫泽心想这也是可能的,“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若是找了人来,王爷实话实说就是了,奴婢会作证的。”

“哼,可是本王觉得,这件事情,越多的人知道越好的。”

“此言差矣,王爷,责人不必苛尽,苛尽,则众远。”你还想怎么样,把人家驳回去就得了,真要弄得人尽皆知,你的脸上也不好看,许鑫泽。

听见这句话从她冷漠的嘴里说出来,许鑫泽收敛了一丝冷漠,冷哼道:“你还懂这个?”

她笑了笑,没说话,在外面混,比你懂得可多,你除了觉得自己高贵之外,还懂什么。哼,就是高贵也是假的,装的,高贵的人真能每天把“卑见”这样的话挂在嘴边说嘛!

他只好说:“那么,就听你的吧,等到他们来了人的时候,你给我好好做这个证明,至少在他们面前把本王的面子留住了。”

“王爷放心。”陈可低下头,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和无奈。

“哼,陈可,我那样羞辱你,你竟然还肯帮着我,你可真是命贱得不能再贱了啊。”他看着陈可说这句话,想要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她确实应该有反应的,不过,听到敲门声,许鑫泽就回了头,没看到陈可那憎恨的眼神。

许鑫泽大声问着谁呀,刘振回答了之后,他回答了进来就转过身来,不过这时候已经看不到陈可的什么反应了。

“嗯,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吧。”他淡淡地,完全没有把陈可当做一个合作伙伴。也是,陈可只是一个奴婢,在养尊处优、皇上偏疼的许鑫泽眼里,她,真的很卑微,什么动作都粗俗难耐,除了她的聪明还是可以夸赞两句,别的真的没有什么。

长得清纯漂亮,哼,那不过是买不起胭脂水粉,用不起高档化妆品,天真可爱,那不过是傻得可以,懦弱得彻底。

其实许鑫泽何必屡次念着“贱人”去自降身份,他只是看着陈可那些粗俗的不堪入目的言行举止,还有竟然傻傻地被清志莲蒙骗了,就想要找个形容词形容她,而那个字,再合适不过了。

总之,许鑫泽看不上这个丫头,利用她,完全是因为她曾经效忠过清志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