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37 真是卑啊贱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148 2016-08-30 00:04:01

  “没想到,你这么容易被骗,哼,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现在,一盘点心就让你出卖了自己,你可真是,”他在想着比较好的词语,“卑啊贱。”

她吃着的动作停了一下,眼神变得冷漠,心里被刺痛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卑见不卑见的,自己知道就好了,别人随便怎么想。自己只要活着,过完这五年,看谁敢说她是卑见!

见着她并不反驳,他有点挫败感:“喂,你不是很聪明的吗,怎么不说话了?”

“王爷要我做什么尽管说就好了。”我还说什么,那张纸在你手里,命也在你手里呢。她继续吃着,喝着,让自己很久没有得到食物和水的胃口,好好地满足了一回。

许鑫泽也没打算继续为难,于是就坐在一边看她狼吞虎咽。

然后,她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留下他还在看着这个丫头。

嗯,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她竟然没有死成,反而给我提供了这么多信息,哼,清志莲,我看你要怎么办。

刘振正在思考万一王爷没回来,王妃来了,自己怎么开口拖延,就看见,王爷回来了,而且是笑着的。

“本王饿了,传膳吧。”他神清气爽,模样越发的俊俏了。

“诶。”刘振答应着就去吩咐了。

等到清志莲来了,就看见许鑫泽正在用饭:“王爷,您先吃了啊?”王妃笑吟吟地端着莲子羹来了,“是臣妾亲手做的,还热着呢。”

许鑫泽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以后,不要来这个房间,记着了?”继续吃饭。

额,她尴尬地看看旁边的刘振,刘振低着头,不管看没看到王妃的眼睛,都装作没看到。

“哦。王爷慢用,臣妾就先,告退了。”清志莲摸不到王爷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才答应要和好了吗?难道说适应阶段一点改变也不做,连房间也不让进了?但是看着那个无所谓地吃着饭、好似又有些厌烦自己的王爷,她只好暂时退却:来日方长嘛。

“嗯,好,快回去,好好歇着吧。”他似笑非笑,让人看不出任何东西。

刘振越来越觉得王爷变了,变得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

身上好疼,好疼好疼,不过幸好,她现在是躺在软软的床上的。

“真是卑啊贱”。这句话,自己怎么又听到了。

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翻身继续睡,翻身的时候,就疼醒了。

“你干嘛?”她问道,原来许鑫泽又来了,还以为自己方才听到的那句话是在做梦。

“我还怕你听不到呢。”他笑嘻嘻地把被子扔在床上,刚才她的被子被踹掉了。

你,才是卑见,但她不敢说,这是王爷,不管现在是不是救了自己命的恩人,都是高高在上的王爷,那些贵族的尊严,都不可侵犯,自己的卖身契还在他手里,于是忍了:“你,你来干什么。”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大胆的,他可是王爷。

“我,”他也不知道来干什么,好像是来看看她怎么样了,不过,好像早上才来过了,他摸了摸额头,笑了笑,“看看这条卑见的命,怎么样了。”

她又忍了忍:“我很好,死不了。”

他看她这样的淡定,连头都不抬,也不看自己,有点生气:“你这个贱 人,死不了,装死干什么!”他冲过去就问。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声弄得很烦躁,可是不能发火:“我怎么知道自己死不了。”

“是呀,你为什么没有死?”他奇怪地问。

他的表情变得如此之快,陈可有点奇怪地抬头看了看,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见她有些迷茫的眼神还有,瘦弱的小脸,他的心里面忽而有一些柔软:“你没有死,真是命大,你还挺坚强的。”

这句夸赞,已经得不到陈可的好感了,因为那句真是卑啊贱,先入为主,让陈可对这个人不满意。

“还好。”那不废话,自己混混可不是白混的,要是那么容易就死了,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看到她那种不屑的神情,他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喂,你想不想吃饭!”哼,挑衅,恶意的挑衅。

她白了他一眼,只是马上笑着:“要吃饭的。”

见到她讨好的笑了,许鑫泽冷笑:“如果要吃的话,就乖乖的说,你是一条贱 命。”清志莲的脸现在又在他的脑海里,让他厌烦,他只能够利用这个丫头来发泄。

只是,这,跟清志莲让自己……有什么区别。

忽然间她低下头,咬咬嘴唇:“王爷,我不饿。”做人怎么能没有骨气,忍,忍是可以的,没有原则的忍,就是卑见。

“哦?”这样的性格,其实不就是用来挑逗他许鑫泽的吗,哼,这样的性格,真真的适合在他许鑫泽身边,改变许鑫泽。

“那么,就不要吃了。”他肯定且冷冷地说。

她咽了咽唾沫,继续睡觉,身上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少,心里还有点生气,该死的许鑫泽,你不得好死。

这样说着,许鑫泽还是让人去准备饭菜了。

没过多久。

“喂,到底要不要吃啊。”他又问道,现在,已经让刘振摆了一桌子菜上来了。

她闻到饭菜的味道,其实早就忍不住了,可是,那句话,自己怎么能够说出口呢。

“不说啊?”他恶意地继续挑衅,“你说说,你不就是一条贱 命吗,有什么不可以承认的,这不比,清志莲让你那什么好啊?”

一点也不比那个好,许鑫泽,你不拿我当人看。陈可紧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抓着被子,让自己镇定。

“也好,你不吃,本王可就先吃了啊。”他也饿了呢。

她知道,要活下去,必须要低头,只是,自己难道低头低的还不够吗,他们欺人太甚。就算是在外面,做混混的时候,自己低头都只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天底下有谁欺负自己,可惜,可惜一张卖身契,就把自己从自己的地盘带了出来,寄人篱下,任人欺负。

都是那个爹,他怎么可以那么对自己,怎么可以,难道这十五年的父女之情,就真的那么的薄、薄到一句话就能捅破,一个契约就能斩断?

即使在外面过日子时常会受委屈,但是每次自己都是有仇必报的,百倍的还给让自己受委屈的人,但是,那个爹,自己是怎么都下不去手报复的。

白白的,让他伤了自己那么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