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39 小天换刀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499 2016-08-30 00:10:02

  “要不要吃点东西。”他提着食盒,来“看望”自己的俘虏。自从她活过来,许鑫泽心情好得不行。

她就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睡着觉呢。

躺在地上,他一见就惊讶了,原来在地上也可以睡得着啊?

“喂,醒醒!”

他踢了这个一动不动的人一脚,可是,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

不会又死了吧?他紧张地把食盒都掉在地上,蹲下去看她还有没有呼吸。

她醒了,看见地上倒着的食盒,笑了笑,自己快要饿死了,于是不顾自己身上的疼,就往前蹭了蹭,掀开了食盒就看到两个白白的馒头,还有两盘小菜,都好香。

吓死许鑫泽了,直到陈可抓着馒头开始吃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你,你真卑见。”他没注意到,他对陈可形容最多的一个词语就是卑见。

他看不起这种动作,捡了地上的东西来吃,真是没有教养的卑 贱的人。

她心里抽了一下,可是真的饿得要死了,吃饭还有错吗。她只啃着馒头,也不去看那两盘子菜了,这里的馒头真好吃,比自己在外面吃的又冷又硬的馒头好得多。

她知道,在这里,没有自己挑三拣四的资格,自己也根本就没有还击的能力,自己要想有尊严,只能依靠主子的信任和利用。现在,王妃肯定是不会用自己了,自己要是还想堂堂正正地做人,就得听这个王爷的,那样,至少在别人面前还可以抬得起头来。

首先,不能得罪这个,王府最大的主人。

她没有任何语言和表情地吃着,直到两个馒头吃完了,她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自己给自己笑了一个。

笑起来很可爱,很甜美,只是,这笑容激怒了许鑫泽。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他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把她又踹到了床边,身上的伤口又被撞击,她不禁发出一声惨叫,但是马上的,她爬起来跪着:“对不起王爷,奴婢实在是饿了。”

“以后掉在地上的东西不要吃!”他教训着,“我还没来得及说你,你就吃完了,真是!”他咬牙切齿地,厌恶着这个人,就像是清志莲在他眼前一样。

而且,一个人吃饭怎么可以这么没教养!

她咽了咽唾沫,其实,自己还没有吃饱,只是再不敢动了。

许鑫泽瞪着她:“本来本王的心情很好的,看到你的吃相,真想狠狠地打你一顿,王府是有教养的地方,你以后的一举一动都给我注意着点!”

“是。”她低头回答。

刚才吃得太快了,现在觉得胃口真难受,不过现在,只好乖乖地跪着。

“还要不要吃了?”其实,他还是很关心手下的,不过,前提是这个手下,百分百服从自己。

她低着头,喃喃地说着:“要。”但是别再羞辱我了行吗。

他听到了,她病的时候说话声音那样轻他都能听到,何况现在。

“你等着,我一会会叫刘振来给你送饭的。对了,你要记着,这个地牢,是只有我,还有经过我允许的人才能进来的,知道了吗?”

“是。”她回答。

“你若是擅自进来,或者是带着别的人进来,那么,我不再担保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是,多谢王爷。”她知道,许鑫泽现在是用定了自己的,至少,自己肯定可以气得到清志莲,只要有这一点的用途,他就不会杀了自己,也不会轻易就把自己送去清、楼的。现在只要自己乖乖的肯定是没什么事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谋划吧。

“您知道十八王爷府在哪里吗。”陈天扛着大刀到处问。

看到他的大刀,人家躲还躲不及呢,什么问题都没心思听了。

看来,这把刀吓吓人还行,随身带着还真的挺麻烦的呢,不行,我得换个防身工具去。这样想着就往前走去,心情却并不是十分愉悦。

卖刀的见到是老客人,问着:“您这是还要买一把刀?”

“不,给我换一个家伙,这个啊,太吓人了,我问句话都没人理我的。哎,你说,换什么好呢?”他还没想好,就问着店主,自己也是一副思考的样子。

见他摸着下巴,全神贯注的样子,店主也不好意思不出出主意了:“您看,这柄剑怎么样啊?”他想了一会,给拿了一把剑来。

他看到这把剑挺秀气的,长长的,比刀还长,可以挂在背上,拿在手上,于是接过来握了握,感觉手感还好,不过他跨在背上照了镜子,还是看着很显眼。

“还有别的吗。”他蛮横地问着,意思是这把剑不行啊。

“哎,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嗯,您觉得这把枪如何呢?”其实才一推荐店家就后悔了,至少背剑的得是高手才行,眼前这个人显然不是。

看着枪头上红红的流苏,陈天记起来自己给小可买的流苏头饰,眼角湿了一回,也不说话。

“客官,那您看,您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额,你哭,这说明什么?

“有没有小一点的东西啊,小点的,这都太大了,带着不方便,看起来还挺吓人的,咱们也不是走江湖的,要那么吓人的家伙干什么呢。”他的语气平缓了,说着。

“哦,”他这回明白了,于是点点头,“那您呀,应该用一把匕首,既小巧又能防身用,带着还特别的方便,您等着,我给你拿几把,您挑挑样式。”

“多谢店家了。”

想起来那个流苏簪子,他还是伤心了一会,记得自己给小可戴上的时候,那丫头呀一边说着多俗气啊一边笑呵呵地摸着,照着镜子。但是戴了一整天,忽然就摘了下来:“等成亲的时候再戴上吧,现在我这个样子,还指不定哪天穿什么衣服,做什么打扮的,我先放家里面,我们成亲的时候,你再给我戴一次,好吧?”

“好哈,什么都听你的,小可,你最聪明了。”他带着幸福的笑容回答着,这时候觉得全天下只有她们两个是最幸福的。

“这跟我聪明有什么关系,告诉你啊,你不许找小三。”小可先是笑了一会,接下来很严肃地让他保证。

“你放心,我不找!你也不许。”

“那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陈可说话,顶天立地,言出必行啊。”

两个人咯咯咯地笑了。

她的笑容仿佛还在眼前,可是现在,这个人竟然,不在自己的眼前了。

他看着店家拿出来的三把匕首,直的,弯的,稍长点的,它随便的挑了一把短点的、直的匕首,给了钱,就要离开。

“哎,客官,您的刀。”

“这刀我不要了,您留着吧。”伤心的傻子啊,小可要是在的话,肯定骂你败家,一把大刀多少钱呢,真是有了钱不知道怎么花啊你。

可是他抬头望望,哪里有小可说自己呢,没有啊,小可。

小可,你回来好不好,我还有好多坏毛病,等你帮我改过来呢,到时候,我要做最优秀的新郎,你呢,是最美丽的新娘。他摸了摸要流出来的眼泪,赶紧往前走,逢人继续询问。

“婶婶您好,您知道十八王爷的府邸在哪里吗?”

“小伙子,问我啊,你算是问对人了。”听闻这带着活力的声音,小天这才正视这个婶婶。婶婶打扮得很是妖艳,满身的香气,不待继续思考,婶婶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这十八王爷啊,是当今圣上最小的儿子,没有封号,因此就称作许王爷。他的府邸,也就叫做许王府。就在这京城最繁华的所在,东南边那里,最豪华的一座宅子就是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个方向。

十八王爷府,许王府……这个名字好耳熟呢,是不是以前他去过的?

陈天刚刚要多谢了,谁知那婶婶还继续说着。

“你要说我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哎,这里面各个王侯公子的府邸,我可是都熟悉得很呢。大户人家的丫鬟小妾什么的犯了错啊,都要打发到我这里来。”

“你是什么人啊?”听见这话,他有点奇怪地问。

“我是这春眠阁的妈妈,呵呵。”

她笑起来真恶心,陈天抬头看了看那个匾,春眠阁,城里面最大最出名的春 楼。

“多谢婶婶了啊。”他忙不迭地离开这里,心里面不止有着恶心,还有着浓浓的担忧,小可,你,你不会被卖到这里来的吧?不行,我得赶紧去许王府看看。

那位婶婶不满意地瞥了一眼离开的人,神马态度,老娘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了,哼,然后就进了里面去。

正是白天,如花朵般美丽的姑娘们正在喝茶聊天,聊的都是哪家的公子俊,哪家的老爷有钱。

“我说,城南的刘公子,最俊。”一个粉面如花的女子轻轻地说,众人也都赞同着点点头,这个女人,是这春眠阁里面的花魁呢。

“刘公子长得英俊,看起来人也豪爽得很呢,只不过,来这里只是喝酒,也不干什么。”另一个人酸酸地说。

“你是想要人家干什么呀,”有人不屑的,“难不成我们,每天都有那么多人伺候着,还要求着更多的人来糟践我们吗?”

这话,被进来的妈妈听个正着:“海棠,你是不是皮痒痒了?”妈妈狠狠地问道。

叫海棠的姑娘慌忙站了起来,低下头,心里害怕得紧:“不敢不敢,妈妈,我只是随口说说了,并没有别的意思啊。”

哼,众人不屑地哼了哼,想当初,这个海棠是最不愿意进来做这事的,可是,软硬兼施,鞭子也用了,药也下了,最后不还是和大家一样,装什么清高呢。

回到屋子里面,花魁秋语的眉头紧锁着,其实,海棠的清高,何尝不是自己追求的,可惜,注定得不到。

秋语本来是三王爷府里面的丫头,因为长得漂亮,被主子担心勾引三王爷,就给卖掉了。自己倒是没有那么强烈的反抗,只是,心里面的不愿意,有谁知道呢。

自己房间里面的用的东西都是这春眠阁里面的最好的,只是,有什么用。

无奈地端起来酒水,一饮而尽,心里面难受得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于是只好打开窗户,看看外面。

外面可真热闹啊,只是,像她们这样的人,终归是不配到外面热闹的地方呆上一会的,她们已经和外面的人不是一路人了,她们在进来的时候就被人们贴上了下 贱无耻的标签,她们这一辈子,毁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