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38 无力反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951 2016-08-30 00:06:02

  “喂,要不然来给我磕几个头,也可以给你吃的。”他可恶地引诱着,心底满是报复清志莲的快意。

生病的时候人本就是脆弱的,尤其是她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顺着侧躺的脸流到了脖子,进了衣服里面,把伤口浸得生疼,她紧紧地握着拳头,不出声。

“告诉你,本王不是在跟你谈条件,这是命令,懂不懂!”他见着那人还没有动静,心里急躁得很,“你以后是要为了我效力的,你不听从我的命令,我怎么能放心任用你呢。”

“告诉你,陈可,别以为你耍的小手段本王不知道,哼,现在,你不听我的话,我就要把你送去清、楼了,哈,想必王妃是再不会阻拦了吧。”不知不觉他的口气变得生冷和调戏,让陈可心里不舒服,加上了一点点恐惧。

“你的死就是王妃的命令,若是她发现你没死,要怎么处置,还不是本王随便的一句话。杀你,呵,的确本王是下不去手的,不过,送到什么地方去吗,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她的心收缩着,每听到卖身契和那个地方,就会害怕。自己还要离开,和小天在一起,怎么可以被卖去那里。

“你听到了吗!”他怒吼一声,吓了她一跳。

他是王爷,怎么可能被这样无视对待,他早就怒了,这些日子以来的担忧、自责,对清志莲的畏惧、憎恶,此时此刻全都爆发出来。

“滚下来,给我磕头,认错,告诉我,你会好好地效忠我。”他狠狠地。

她不想动,身上的疼痛,还有心里的不愿意。

“来人啊!”许鑫泽摔了筷子站起来,火气非常之大。

她的心一紧,慌忙咬着牙爬起来,艰难地下了床,没有可以扶着的东西,就顺势跪倒在床边,低着头:“王爷,奴婢,错了,求王爷原谅。”她的眼泪狠狠地低落到地上,心里紧紧地疼着,只是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忽视那张卖身契的存在。

“很好。”见着她终于臣服,他满意地念着,胸中那抹烦躁一扫而空。

他走过去想要去扶起来她。

她有点害怕地后退了一点,可是后面,也只是床铺而已。

“起来吧,本王要的只是你的绝对服从,你明白就好了。”他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听话的奴婢,而且这个奴婢,聪明得可以,可以很好地帮助自己对付那个可恶的女人,那个女人胆敢杀人!

他伸出手来,她却没有接,只是撑着地面,想要自己站起来。

他讪讪地收回手来,见着她艰难地站起来,脸上的苍白说明了她的疼痛,还有,还有脸上和地上的眼泪。

女人的眼泪,嗯,他最烦这个了:“你哭什么啊你,懦弱!”说着就打了她一巴掌。

她没躲开,也是根本就不知道他会忽然就变了脸。

她被打倒在床边,后背撞到床上是那样的疼,她倒吸着气,忍着疼,眼泪更加的多了。她抬头用隐忍的眼神看着他,他狠狠地瞪着她:“你不服从我,就休想过好日子!”说完转身,“来人,给我把饭菜全部撤掉。”

她饿了,只是还不会这样没有骨气,方才认错,只是因为卖身契和清 楼的威胁,并不是为了求他给自己一口饭吃。他要利用自己,总不会让自己死的。

他心情不好地离开了这里,真是卑见啊,竟然这样的倔强,哼,不过,不收服你,本王如何能继续与王妃斗下去。

陈可,是你给了我继续和她斗的理由和证据,你,休想逃离我的控制。

现在的许鑫泽,已经开始不惧怕王妃的势力了,他是父皇最疼爱的儿子,只要不太出格,总不至于被人硬逼着站队吧。

而这点的不惧怕,是因为那个陈可,竟然没有死。还因为陈可说,武林高手觊觎王妃,王妃,**外人。这些,为了许鑫泽对付王妃提供了制胜的关键,三皇子,武林高手,哼,都算什么,本王的王妃竟然勾引男人,这就够她死的了。

可是,自己需要证据,证据。陈可毋庸置疑是有力的证据之一,而且,陈可,这个没被杀死的陈可必然是羞辱王妃最好的武器。

哼哼,清志莲,你死定了。

说到底,许鑫泽还是停留在了和王妃斗的地方,要不然,这点罪名真的也够三皇子喝一壶的了。

所以说,有进步吗,一点点,很小很小。

她闭上眼睛,心中的愤怒和羞辱感袭来,许鑫泽,不得好死。

没错,不是要报复的心理,而是,愤怒,羞辱感。这不是一个混混应该有的心态,只是,卖身契把她原本应该有的态度完全否定了。在这里,拿什么报复他,许鑫泽,皇上最疼爱的儿子!只有顺从,做所谓的贱命,不是吗。

五年,只有五年而已。她劝自己,于是抱着自己,在地上就睡了起来。

她的父亲抛弃了她,王爷和王妃都用那张卖身契侮辱她。她本来快活自在,现在,受制于人,猪狗不如。

地上很凉,她还病着呢,却这样不爱惜自己。因为她不在乎,她在外面什么苦没受过,这也是尽管身上疼得难受她还能够坚持的原因。

陈天第很多次来到了陈东家里面。

“小可到底去哪里了啊,伯父?”

陈东现在已经穿上了丝绸衣服,脸也变得圆润起来了,家里的布置也比以前好上很多,只是,一直隐瞒着小可被卖掉的事实。因为,毕竟自己答应把女儿给人家做未婚妻了,卖掉了,又于理不合的,所以,只等着五年之后女儿出来了,再说吧。

可是,陈天不是个省事的料,见着这么久了伯父不肯说,就来硬的了。

“伯父,您是不是把小可卖到那种地方去了?”他喊着,肩膀上扛着曾经因为对付店小二而买的那把大刀。

陈东看见大刀就心虚:“小天啊,别胡闹,我怕这个。”

“怕还不说清楚了!伯父,以前小可也帮衬着您的家用,可是,也没见您这样的富裕啊,您是不是把小可卖了!”他都要急了眼了,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还不见了小可,那钱来的最快的办法,还不是,哼。

“小天,没有没有,那是我的女儿,怎么能卖到那地方去!”陈天再没有良心,也不会把女儿卖去那里的。要是要卖,还不早就卖掉了。

“那你说,她到底在哪里!”小天烦躁地说着,真的没有耐心再这样客气地与伯父交流。

以往,和小可在一块的时候,要是有什么事一两遍问不出来,他早就暴跳如雷了,小可肯定也会想好了办法应付。

“我,哎,实话跟你说吧,小可去别的地方了,五年之后回来,回来就和你成亲。”

“五年之后?她去哪了?”小天喜欢小可,也几乎离不开小可。

“她,她去挣钱了,所以,五年之后的婚礼不用你出很多的钱。她也是体谅你。”

“胡说八道!小可早就为了我俩的婚礼准备着钱呢,我们都存了快一千两的银子了!你胡说什么呢,你把小可弄哪去了!”

“你说什么!”陈东听见一千两,有点不相信,“你说什么!”

陈天没工夫跟陈东说这个:“你就说啊,小可去哪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怎么办!”

“这个,”陈东想了想,“你说,小可和你已经攒了一千两银子了?”

“你到底说不说啊!”他怒了,“你还想着银子呢啊。”自己已经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了,没想到小可的爹比自己还要厉害。

“哎,我把它卖给别人了,十万两。”他有点自豪地说。

“你!你简直是没心没肺的爹,你算哪门子的爹!你把她卖给谁了,谁!”他咣当一声扔了大刀,就拽着陈东的衣服来回问这句话。

他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你卖了那么多钱,是不是把她给别人做老婆了,你是不是把她卖到不好的地方去了!”

“我,我把她卖到了王府去,就是十八王爷的府上。十万两。”他被摇晃得有点晕,只好说了。

他二话不说捡起地上的刀就冲了出去,小可,你可不许给别人当小老婆,你要是敢背叛我,我饶不了你!

陈东,你个王八蛋!他一边骂着一边往前走,心里忐忑得很,小可那么漂亮,万一被人家买了,还不就是做了小老婆,哼,那么多钱,哼,就是十辈子,我也没有啊,小可,你会不会就这样离开我了。

想着以前和小可在一起的快乐的日子,还有自己的种种缺点,以及小可的种种优点,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小可,你不要给别人做老婆,求求你了,我改,我把坏毛病都改过来还不行吗,你别,别丢下我,我是真的好喜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