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36 不得好死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830 2016-08-30 00:02:03

  她昏睡了一会,意识有些清楚了。对了,刚才那个人是,许鑫泽。

稍微有点惊讶,但是很快发现自己还是不要激动了,身上很疼,疼得要死。

其实,许鑫泽和那老头说的话,自己都听到了,这个清志莲竟然要设计自己,该死。哼,可恶至极,这样的欺骗自己,还想让自己死心塌地,不从,还要那样再去外面跪着,不答应还要这样的折磨。

清志莲,你不得好死!

不过,卖身契,还有好长时间才到五年。其实,自己当初所想的一眨眼就过去了的五年,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很漫长。

杀戮,斗争,朝廷,武林,这一切,活着就要面对。

许鑫泽,水呢,渴死我了,饿死我了,你,那么痛恨清志莲却还是把到我嘴边的解药给了她,你,还不给我水喝,不给我饭吃,你还把大夫给弄走了。

许鑫泽,你不得好死!

在心里面把这些人骂了个遍,又开始担忧自己的处境。卖身 契,有着那张纸,其实她怎么都是受限制的。

不过,在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容易啊。

许鑫泽纵然恃宠而骄,可是,人家是有资本的。即使恃宠而骄,不也还是要面对朝廷里面复杂的斗争吗。

清志莲聪明狠毒,不也是要被丈夫管着吗,争斗半天,不还是为了得到许鑫泽的心,然后才能够帮助所谓的三皇子吗。

哼,你们斗吧,本姑娘不想掺和了。只是,只是,许鑫泽和清志莲,和好了。

这个吗,那个武林中人不是喜欢清志莲的吗,现在他们和好了,或许很快,许鑫泽就会被三皇子收服了,那么,武林高手不就是要带着清志莲离开了吗?

可是,许鑫泽怎么会愿意别人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呢?

许鑫泽不会让别人带走自己的妻子。

更何况,这个妻子,奶 奶的,跟别人有一腿,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做许王妃呢!

就算清志莲是不甘不愿跟着那个武林高手的,可是,竟然**人家,逼人家为自己做事,哼,一边利用王爷,一边利用那个男人,真是够不要脸了!想着,心里更生气,伤口似乎更疼了。

懦弱,对,你就是懦弱,没用的许鑫泽,仗着你爹的疼爱,你胡作非为啊,你还不敢杀了那个败家的女人,真是有够窝囊的啊,竟然还,跟姑奶奶我抢解药!

都不得好死,都不得好死!

许鑫泽淡淡地笑着,避开她要抚摸自己血迹的手:“王妃还是不要这么客气了,一时间,本王真的很难接受。”他的话语里有着难以掩饰的焦急和喜悦。

“可是你受伤了啊?”王妃的心里是真的着急,毕竟这个千载难逢的和好的机会,不能错过,错过了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根本不可能再得到这个机会。

“你是关心我,还是关心我三皇兄的前途?”他忽然认真地问。

清志莲愣了一下:“当然,是关心我的丈夫啊。”

她的话,让许鑫泽有一瞬间,就想要这样跟她牵手到老算了,可是,就在自己要说话的时候。

忽然就打了一个喷嚏。

有人骂你呢。

他摸了摸鼻子,就忘了方才的白头偕老的想法了:“既然你是关心我,那就给我去准备一碗莲子羹来,我饿了。”他进了里面,想要换一件衣服。

她跟了进来:“王爷,真的没事吗?”她是真的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会染了血。

“出去,本王要换衣服。”他冷冷的,没有了方才的和善。

清志莲有点吓了一跳:“哦,那好。”王爷肯定还不适应有自己照顾。自己还是要慢慢来,让王爷知道,妻子就是照顾丈夫的,不论是熬粥还是穿衣。

她看了看,确定血迹不是王爷自己的,才放心的地离开了。

“刘振,一会王妃来了,给我好好地拖住她。”

他冷冷的下了命令,就端着一个木盘子,里面放了一盘点心和一壶水,走了。

“是。”刘振看见王爷这样匆忙,也这样严肃,于是问也没问就答应着。

“天啊,”到了这里他才松了一口气,一边把东西放下一边说着,“刚才好险呢,差点就被清志莲发现了啊。”

然后抬头看那个陈可,那个丫头正在盯着自己呢。

他被这个小美女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你,怎么了?”

“渴死我了,饿死我了。”她说,你不得好死,这句话,还是不要说了,要不然肯定就是被渴死和饿死的了。

“哦,是呢,刚才我去拿东西了,碰到了她,她还问我身上的血怎么回事,我都没注意。”他随意地说着,倒了水,便拿了两块点心和一杯水过去。

她笑了笑,接过了水和点心,轻声说着:“好险你还不是安然无恙。”

他愣了一秒:“你说,什么?”好像没有听清似的,可是很自然地坐在了她的旁边。

可是陈可再不回答了。

许鑫泽看着她吃得很香很甜,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其实这个主意早就有了,不过被这个人的死,弄得自己手足无措,所以一下子就忘了。

她吃着,没时间理他。

“陈可,这次,是我救了你的命,你该好好的效忠我。”他,不想跟清志莲妥协了。

她惊讶地看了一眼他,没说话,你不是已经投降了吗。

“你说,你要不要答应?”他用挑衅的口吻问。

她还是没说话。

他一把抢过来她就差一口就吃完了的点心还有水,故意拿远一点,继续问着。

她又疼又渴又饿,无辜地看着他,求先让我吃饭吧。

“本来我就是想用你对付清志莲的,没想到你命那么薄。”他继续说着,仿佛知道现在她这个虚弱的样子肯定死不了了似的。

“你差点死了,害得我差点就跟清志莲妥协了啊。”他恨恨的,仿佛打算跟这个人讨回自己所担负的惊慌和恐惧。

“告诉你,这里是本王的地牢,除了我的人,没有人能够进得来,所以你,不效忠我的话,就只能死。”

她张着嘴,我饿了。她可怜的样子映入许鑫泽的眼中,许鑫泽越发得意起来。

“说,要不要答应?”

你怎么这么奇怪,我还在死亡的边缘,你就问我这个啊,她鼓着嘴,不说话。

“你死不了了,这么能吃还会死吗。”他肯定她不会死,就是不给她吃的,尽管她很虚弱,但是她能吃东西,就死不了,不是吗。

“说,你到底,听到了王妃和别人的什么内容?”他轻轻捏着手里的点心,意思是再不说,就把这个毁掉,不给你吃。

“她和一个武林高手说的。那个高手问她什么时候得手,她说进度不好,你不肯合作,还要等几年吧。武林高手说等到事成之后就带她远走高飞,她不愿意,但是为了让高手帮她得到情报,还是假装答应了。”

她很厉害是不是,就凭着听到的对话,还有说话人的口气,就能够知道这么多,几乎是全部的信息。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轻轻的声音,许鑫泽的眼睛眨了眨,原来,那个高手肯帮着她,不过是因为喜欢她。

“我饿了。”她刚才说了那些,不过是为了活着,至于自己到底要帮谁,这还不好说,这趟浑水,貌似越来越不好过了。

“你以为,你告诉了我这些,我就会给你吃的吗?”他心里有点高兴,打算继续挑逗这个丫头,他一口就吃掉了那剩下的一小口点心。

看着她苦着脸,咧着嘴的样子,他忘乎所以地笑了:“你说,你要不要听我的话,好好的帮着我?”

她有点孩子气地瞪着他:就不说话,不告诉你其实我不想再掺和你们的事了。

“陈可,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攥着呢。嗯,卖啊身啊契。”他摇头晃脑的。

陈可心里沉了一下,那个东西,就算自己想要好好活着,也得要拿回那张纸才行,而那,只能是五年之后,现在,才过了半年不到。

“你总得让我养好病吧。”养好病,应该就到了半年了,那会,再说。

“不答应,就不要想吃。”他霸道地说着,走向那盘子点心,就拿起来,往自己的嘴里面送,话说自己还真的饿了呢。

“我答应你了。”再不答应,点心就被吃完了,答应了!

哼,他笑着,心里想着,这不过是一条街上的贱 命,掌控起来肯定很简单,没想到,一盘点心就搞定了。这让他,越发的看不起这条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