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35 去给她拿水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183 2016-08-29 18:30:13

  他一直在认真听着的她的呼吸声,她的呼吸声让他越来越不敢大声呼吸。

方才,她的呼吸是那样的微弱,自己生怕听不到了。

只是现在,她的呼吸却是渐渐的变得平缓起来,变得有了活力。

他不敢相信,所以他不敢呼吸,静静地听着,然后靠近床边。

她开始咳嗽、剧烈地咳嗽,完全就是刚从井里面捞起来的时候那样的咳嗽,并不像是、不久前的,快要死了没有力气的艰难的喘息的样子。

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只是他没有发出声音,他觉得,这就是一个奇迹。

她咳嗽了好一阵,才微微张开嘴。

“你说,什么?”他心里是那样的高兴,附耳过去。

“水。”她的上下嘴唇一直张开着,声音就像是从嘴里吹出来的一样,很轻很轻。

可是他用自己的所有精力在听着,所以一下子就听到了。

“哦,哦。”他慌忙离开床边,去倒了一杯水来。

由于慌乱,水都倒洒了,他用衣袖擦干水杯边缘的水,快速走到她的床边。

他没有照顾过别人,所以并不知道,躺着的时候是不能喝水的。可是,他那么做了,所以害得她又一阵的咳嗽。

她苍白的脸上闪过红晕,只是一阵咳嗽之后就没有了。

她微微张开眼睛,看到那个模糊的影子,身上的疼痛渐渐袭来。

“疼。”她的眼睛里,迅速地蒙上了水雾,好想哭,大哭一场,太疼了,好疼好疼,怎么睡醒了还是疼的,方才不应该都是一场梦的吗?

他不知所措,咽了咽唾沫,手里还端着水杯:“疼?那,那你要不要坐起来?坐起来,或许就不疼了呢。”

他好像一个傻子一样,在得到她闭眼又睁开的、表示要坐起来的示意之后,他放下水杯,就去扶她。

他一碰到她的身体,她就感觉到针扎般的疼痛,还有骨头散架的疼痛。

他似乎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触碰让她那样的疼痛,所以他的动作越发的轻缓了。

她没有血色的脸,还有迷离的双眼,使得她还是看不清,这个人,这个人,是,是谁。

“老头子!”他这才忽然想起来,应该要叫大夫的。他看了好一会,才暗骂自己真是笨蛋。他得不到回应,于是就去老头的房间找。

她倚靠着床栏杆,只是身体动一动都会觉得要命的疼,可是又不可能一下都不动。她又渴又饿,还疼得要死,没有一点力气,所以,只是小小地动了一下,就华丽丽地从床铺上歪了脑袋,滚了下去。

她张着嘴,叫不出声来,只是腿上的疼,肩膀上的疼,整个身体都在疼,地上,冰凉冰凉的。她想要离开这个冰冷的地面,但是原谅她真的没有力气。

她倔强地抓着地,想要挪动,只是她的用力也仅仅是把腿上的伤口弄的破裂,把肩膀上的伤口弄得流血,而已。

伤口裂开的疼痛,让她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但是她不要死,不要死,不想死。

“他走了!”许鑫泽回到房间里面,焦急地喊道,并不知道这对于急需要大夫的陈可会是多大的打击。

却看到她倔强地爬行,留下一路血痕!

他惊讶地站定不动,也不出声了,甚至忘记了去扶她一把。

她没有力气再爬了,尽管想要活下去的意志很坚定,但是浑身无力,好像死亡还是打败了她。她也完全没有注意到那里还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

“陈可,你,你怎么样。”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顾她浑身的血,去扶着她,把她扶起来,问道。

“大,夫。”她张着嘴,又说着话。

“没有大夫!”他的话仿佛是沉重的打击,只是,她并没有被这句话打击致死。

“止血,药。”她说,说着就用手想要够到那个箱子,医药箱子。

“我不认识止血药。”他垂头丧气说着话,其实,不就是在打击身心疲惫的她吗。

她却已经够到了地上的药箱子,只是没有办法打开。

他把药箱子为她打开,她指了指那个瓶子。

“原来,你懂得治伤啊。”他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了。他一点也没发现自己轻而易举的听懂了一个和自己接触时间并不长、现在几乎将不出来完整的话的人的话。

她不顾着有多疼,扯掉了腿上,肩上,身上的包扎,撒上止血药,由于控制不好量,所以疼痛多多少少的被加重了。

“我给你包扎。”他乖乖地说,然后就胡乱地缠绕着,只是,丫头并没有反抗或者说不,于是,他开始信心十足地帮她包好伤口。

“水。”她刚才,真的没喝到水,全给咳嗽出来了,谁们家喂水让自己躺着的!

可惜现在没办法骂这个笨蛋,自己还要靠这个笨蛋活下去,只好,恳求着:“水。”

“哦。”看看她干裂的嘴唇和苍白的脸,他马上又去倒水。这次他没有慌乱:大夫不在,自己不尽心尽力,恐怕她就真的死了。

其实,她只是疼痛难忍,还死不了,不过,失血过多的话死不死就不好说了。今天,知道自己要死了,那什么老头子根本就没有给她换药,要不然伤口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裂开了呢。

那丫头一直喊着要喝水,许鑫泽也一直给她倒,喂她喝下,很快,连喝带洒,这一壶水见了底。

水已经倒干净了,你怎么还要喝水,他为难的不知道该不该离开去拿水。明明掉进井里面了,怎么还是要喝水呢,井里面喝水没喝够啊?

他看了看嘴唇干裂的陈可,只好点头:“我去拿,你等着。”

已经是早晨了,他出了地牢才发现,一个晚上已经过去了,自己还真觉得有点累了,毕竟昨天晚上不知不觉的就通了宵,嘿嘿。

只是恰巧不巧地又看到了清志莲,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等着自己呢。这可,怎么办,自己还要离开去送水呢,碰到了她,怎么脱身?要是让她知道了,其实陈可还没有死,那么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陈可没有死,被自己救活了,那么现在的刚刚和好的关系,怎么算!

可是,经历了绝望到有希望的心理历程,他觉得,好像一切都不那么难对付了。

“怎么,这么早啊。”他清爽地问道。

“还好,看看王爷起了没。”她说着就看向王爷,眼神里面充满了温柔。可是,见到了王爷身上的血迹,还有他尽管笑着但是很疲惫的双眼,清志莲担忧地问,“王爷,您,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