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27 折磨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1355 2016-08-27 09:56:02

  她被谁推了一把,倒在地上。她想反抗,却听见一个声音:“小心你的卖身契。”

趁着陈可听见卖身契几个字十分犹豫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强按着灌下了一碗药。

“王妃,她已经昏迷了。”那个人来禀报。

“知画,好好地照顾她。”王妃狠狠地说着,并且把一盒胭脂递给她。

“多谢王妃,奴婢必定尽心竭力。”知画这才不那么阴森森的了,满面带着笑意。

她醒过来了,不是自然醒,是被疼醒的。自然,她的昏迷也不是睡着了而是被下了药。

疼,好疼,她感觉自己的后背,有千万根针扎在上面。确实,是有千万根针扎过的。

她的额头渗出汗水来,醒过来了,自然能够能感受到更多的疼痛。

“醒了?”知画笑眯眯地,在她的胳膊上又扎了一针。

这种疼,是一瞬间的,只是,接连不断地扎下去,就是接连不断的疼痛。

“疼不疼,姑娘?”她问着。

陈可不回答,不疼才怪。无奈自己被捆绑着,没有办法挣脱。

其实,更疼的在后边呢。不知什么时候知画拿到了陈可身上王妃给的簪子,狠狠地朝着陈可的肩膀扎去,扎进去了,还在往里面深入,陈可颤动着身体,发出痛苦的呻吟,代表自己很疼,很疼。

这似乎触动了知画兴奋的神经,她用力拔出来簪子,害得陈可感觉到无比的疼痛,然后,瞅准后背肋骨的位置,又扎了进去。刺骨的痛还有药物的作用使得她的胸口闷得难受,只是,那人还在一下下地刺痛自己。

王妃阴沉着脸,这么许久了,王爷没有什么反应,看来,陈可是没有说什么的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只是,即使没有说什么,也不能留着了。因为,今天,她竟然敢威胁自己。

这个丫头不简单,只是现在看来是不会被自己收服的了。才这么几天,就学会开始偷听自己的事情了。

“不,不要扎了。”她看着那根长满铁锈的针,请求眼前人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知画笑了笑,拿起了她的手指头:“你觉得,我是听你的,还是听王妃的?”

“别,好姐姐。”陈可头一次体会到了被人欺负的痛苦,向来是只有陈可不知不觉收拾了别人的,还真没被别人这样欺负过。自从遇见了许王爷府的人,自己就一直很倒霉。

“哼!”知画才不会放弃这个折磨人的机会。

这就是十指连心的真实性,她感觉自己的心口被人狠狠地扎了一针,疼痛和无力感袭来,“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她求饶。

可是接踵而至的,反而是更凶狠的折磨,知画甚至懒得把扎进去的针拔出来。

她踹了陈可一脚,让陈可觉得后背上的针已经被她踹进了肉里面。肉里面有着那么多的针,动一动都会痛。

“求求你,别,别。”她无力地恳求,只是,得不到任何温和的回应只有一次次的刺痛。

画眉看着神色不好的王妃,心里焦急,“王妃,您就多吃点啊?”画云也着急,“王妃,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您跟那个臭丫头较劲,至于饿着自己吗?”

“是吃不下去,心里面堵得难受。”没想到,随便一个丫头,就可以偷听自己了,而且听到的,是那样重要的事情。

听到了就听到了,本来是不会有人知道的,或许陈可知道了这个秘密还会更好的帮助你呢。可惜,被许鑫泽还有刘振,处心积虑地利用画眉,还有故意的花丛的那一出,就彻底断了你的陈可臂膀。

等你知道了,肯定会后悔的。

不过,天下没有后悔药的哦。

“你们说,要怎么处置她?”王妃终于肯说一句话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这几天似乎因为陈可那件事儿,清志莲和许鑫泽难得没有见面吵架。

“你说,都三天了,清志莲,会不会杀了她?”许鑫泽又一次问刘振。

刘振摇摇头,见他摇头,许鑫泽似有失落:“你也不知道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