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28 投井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22 2016-08-28 09:56:02

  “属下知道,肯定是要杀死的。”刘振还是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摇头?”王爷有点呆呆地问。

“因为,不知道到底要她怎么死呢。”刘振若有所思。

听闻她要死,许鑫泽来了兴致。

死,似乎许鑫泽也是知道那丫头逃不过这命运。他有些失望,因为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他觉得还算聪明的人,至于那清志莲,哼,仗着她后台硬罢了。

“你给我好好盯着,看看她要让那丫头怎么死,然后给我救了。”

“什么?”刘振恍若是在做梦。

“哼,”他嘴角扬起,“这次我要救她,看看她会不会效忠我呢。”她竟敢玩弄本王于鼓掌之间,本王这次,要好好地赢回来。

不仅要报复陈可,还要利用陈可对付清志莲。这实在是,一箭双雕啊。

自从有了陈可,王爷的斗志,貌似很强盛。刘振皱着眉头想象,万一,陈可去争夺储君,是不是王爷也会跟随着?额,由于刘振异想天开,所以撞到了王妃。

“王妃恕罪,属下,”不过她还没说完,王妃就烦躁着:“让开。”

“是。”刘振求之不得,赶紧让开了。心想以后还是不要走私了,撞到了王妃,后果真的很难想象,今天,貌似是遇见鬼了,安然无事?

清志莲来到阴暗的房间里,皱眉表示对这里血腥味儿的不满意。

“深更半夜的时候,投到井里面去。”

王妃的命令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只是,身上的疼痛以及疲惫的双眼再也睁不开。

“是。”知画答应道。看了看这个疲惫不堪,也是狼狈不堪的陈可,知画叹了一口气,红颜多薄命。呵呵,知画当真以为陈可是勾引了王爷才被王妃嫌弃的。

很快,刘振得到了那丫头要被投井的消息。

“王爷,估计着王妃是要把陈可投到井里面去。”刘振猜测着。

“哦,肯定吗?”

“一般的宫廷女人,就会这一招。”刘振肯定地说,绝口不提自己方才偷听到的话,“您听过前朝”

哎,王爷不耐烦听他说前朝:“好了好了,既然知道了,那在她落井之后,给我捞上来。”

“诶。”刘振答应着,其实心里可美了,能够偷听到王妃的杀人手法自己还是比较得意的,更加得意的是王爷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话,自己在王爷心中真的是一个可靠的属下呢。

只是,王府里面的井,也有五六口了,东南西北可能,都有吧?刘振皱了眉头,这可怎么办,方才她们的谈话中也没涉及到这些。

对了,反正是落井之后再捞上来,不妨,天黑了就开始一个个检查,总能碰上的吧。这样想着,刘振不以为意地继续得意自己方才的偷听技术。

今日的夜晚来得特别早。

天黑了,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明知道自己就要被处死毫无余地,却是半点没有还手的能力,她在市井上混了那么多年,却终是敌不过有权有势的人一句话。

只是,她真的不想死。

她只感觉身上疼得要命,即使不被扔进井里面去,自己也活不了了吧。动辄痛,似乎每一处都被人掀开了似的,血糊糊的不知道是不是还完好。

无奈没有力气言语也没有力气挣扎,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死亡似乎就在眼前了。她被抬着,到了一口井前,在被投进去之前,她看到了昏暗的灯笼下,那口井。

不反抗,就死。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她挣扎起来。

她奋力挣扎,好不容易从那个力气很大的女人手里下来,却,被不知道是谁一剑刺穿了小腿然后很快地拔出了剑,她痛苦地叫喊,却并没有人听得到这无力的呻吟。

见着她小腿受伤并且跪倒在地上,知画看着还有呼吸的她,有点舍不得了,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回退的道理,就只好下手。于是知画很快的掏出一颗药丸来,塞给了她,她挣扎不过,吐出血来,趴倒在井边。

刘振转了两口井了,还没有见到有人动手,哎呀呀,原以为应该挺好找的,不过现在看来,还真不好找啊。

寻觅之时只听见“扑通”一声,刘振的心漏了一拍,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知画看看周围,并没有人在附近,于是就离开了。

刘振闻声而来,见着人已经没了,想着也该是刚刚才落了井,于是就放下了绳子。

“抓紧!”他小声喊道,可惜,陈可昏迷着,听不到。即使听得到也根本不可能抓得住。

啊,这可怎么办,刘振有点慌,难不成,自己要下去?这口井并不宽,自己下去了,也上不来啊。这个陈可不是看起来挺机灵的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弄下去了!

刘振正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许鑫泽着急的出现:“刘振,我让你找的人呢!”

王爷怎么会出现的刘振没工夫思考,只是指了指下面,一脸为难。

下面!许鑫泽下意识地喊道:“还不快下去!你想死啊?”

啊,刘振很想说,我下去才是想死呢,这可是秋天,井水是很凉爽的啊!但是并没有开口就得到了王爷接二连三的催促:“快啊!”刘振终究还是听话的,苦着脸下去了。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许鑫泽紧紧握着绳子,准备听到声音就扔绳子。

他紧张地听着,生怕错过那一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只是劝自己不要紧张:不过就是掉进井里面,死不了的。

然后他就见到了刘振,知道了那个丫头就在这里,所以,紧张感一下子没有了。

可是,听到还没有救上来,一下子又紧张了。可是自己下命令先落了井,再救上来的啊,若是他说不要等她进了井就救走,是不是她就不会有危险了……万一死了,是不是自己的责任呢?

“王爷,绳子呢!”刘振的声音很快消失,只听见什么很快沉水的声音。

许鑫泽拉回思绪,慌忙将手中的绳子丢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