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23 挑拨离间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1958 2016-08-24 07:34:02

  “陈可,她太嚣张了。”他一字一句地说,“她和王妃,一丘之貉。”

刘振完全被这个王爷雷住了,这个王爷刚才似乎是脑袋开窍了,但是忽然间又转了方向,现在还是跟以前一样,继续跟女人兜来兜去了。

“所以,刘振,给我挑拨离间,让她们再不能这样的,合作愉快。”说出来这句话,他方才还认真着的神色,一下子又变得冷冽起来。

“是。”刘振本能地遵从命令。

其实,王爷方才已经很严肃了,不像平常那么玩世不恭,可是,怎么好像说了半天,还是这几件事情:对付王妃,对付王妃的人,不参与朝政,不跟谁结党结派。

刘振还以为方才王爷是回心转意,想要干一番事业了,原来,是这样啊。

刘振知道,想要挑拨离间,必须掌握对方的信息。王妃,这个人自己已经在王爷多次命令对付她的情况下了解得够多了,王妃身边的丫头,自己也很了解,至于这个陈可,也是时候要好好了解下了。

陈可是一个混混,就连刘振也没有能够查访的到。所以,可想而知,王妃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不过,刘振的调查并非一无所获。

“王妃买通了人绑架了陈可,然后救了她,自编自导了一出好戏,然后,诱骗了陈可,让陈可尽心尽力为她卖命。”刘振觉得这个消息,真的很劲爆。

王爷的眼睛闪了闪,这个主意,其实很不错。

刘振“嗯”了一声,“其实王爷,除掉陈可还不如利用陈可对付王妃。”

许鑫泽的眼神亮了亮:“知我者莫若刘振。”

王爷真的很高兴啊。由于高兴,今天吃饭还多吃了一碗,刘振高兴坏了:“王爷就得多吃,这样才有精力对付她们呢!”

画眉这个丫头其实很小心眼的,刘振尽管和王妃的丫头交往不多却也能够凭着自己的眼光看出来这一点。所以,第一步,用画眉。

跟我玩暗处游戏,陈可,现在我要好好跟你玩,让你不知道到底是被谁黑了一手,还要让你,心甘情愿地服从我。

似乎,有了这个对手之后,王爷每天都开心得很。

王妃见到王爷莫名的开心,笑了笑:“王爷这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如此开心?”

王爷得意着:“这件事情,恐怕过不久王妃就知道了。”

哦,还要打哑谜?王妃不再问了,只是心里想着,你肯定又有了什么馊主意,不过最后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陈可低着头,知道自己又要做好准备了。

许鑫泽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瞥了这边一眼,看着那陈可正低着头,他的笑意更浓了。

感觉到有目光从自己这里扫过,陈可抬起头来,不过,许鑫泽的眼光恰好离开。这让陈可有些不详的预感,前几天一直感觉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今天王爷的举动也很让自己奇怪。他笑得那样开心,还看了自己一眼,到底,是要干什么。

不过不管你要干什么,王爷,你每次都斗不过我们的。哼,王妃对付你尚且游刃有余,更何况,还有我。

各自回到房间里面去,王爷很高兴地问着刘振:“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边,王妃看着陈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陈可看出来王妃的犹豫不决的样子,于是开口问了:“王妃怎么了?”

“本宫有点事情,需要你离开一下。”

哦。原来,除了我你还有别的心腹,或者是根本就不完全信任我。

陈可点头答应:“好。”

其实,这个王妃之所以厉害,除了是因为有三王爷的撑腰,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武林人士在帮着她。

甄宇文。一看就很有大侠气魄的人。也就是当日大声喝彩陈可的表演的人,也就是被陈可一眼就敬佩了的人。

很快,双方交谈的声音响起来。

“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得手?”他粗重的声音,很有魅力。

“一时半会还不行,他太顽固。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帮手,我想,过几年应该是可以吧。”她用不太肯定的口气。

“如果不能尽快的话,局势会有很大的变化,那么,我们根本离开不了。”他开始急切,“我要你跟我远走高飞。”

她收敛自己的慌乱:“你不要胡思乱想,不论最后谁胜了,你我都不可能的。我是王爷的妃子,就算我死了也是。”

“你爱上他了?”他紧张地问道,声音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不,这个字她没有讲出口,自己的确是希望跟这个王爷双宿双栖的,毕竟门当户对,而跟着眼前这个男人,不说机会渺茫,就连生活水平也会差上一大截。只是,她没有说出这个想法,现在毕竟还用得到这个男人的痴情。

“他只是三王爷上位的垫脚石。我怎么会看得上他。只是,你能肯定事成之后三王爷会帮着我们离开朝廷?”

她的担忧不无道理,过河拆桥的例子比比皆是,何况自己还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不是逼着三王爷杀掉自己吗。

“你放心,我必然有办法。两年,我再不能忍了。看着你嫁给他我已经足够忍耐了。”他恨恨地说。

“你也放心,我会尽力的。其实,我还不是他的人。”她抱了抱甄宇文。

甄宇文的目光瞬时间变得温和起来:“好,我会好好帮着你的。”

她的温存只是一刻钟的事,她放开了甄宇文,只留下甄宇文回味的样子:“你,给我查查是谁竟敢刺杀我,还有帮我找到能够牵制陈可的人,这个丫头,太聪明。”

“好。”看到她凶狠的样子,他有些伤心,到底这个女人的心是不是自己的,自己,是不是只是被她利用而已。不过来不及思考更多的问题了,甄宇文知道自己停留的时间够长了,于是说着:“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