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26 解围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1947 2016-08-27 07:36:02

  那啥,再到外面跪着?王爷惊讶地站了起来:“清志莲,还真够狠毒,至少是够残忍了。”

似乎,许鑫泽从来都是个明辨是非、感情单纯的王爷,他即使是对画云和画眉污蔑陈可都带着一分鄙视。

陈可咬咬牙:“你杀了我吧。”宁可死,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贞洁。

“哼,死?”王妃笑了,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死不是很便宜你吗。”她的声音,开始夹杂着玩弄与威胁,“你死了,谁来继续卖身契的五年之约。”

陈可咽了咽唾沫,第一次感觉到了,权势,金钱,是那样的可恶,比自己以前所感受到的还要可恶一万倍。

只是,怎么办。

“不要以为你威胁得到我,如果你的人还敢碰我,我会喊叫出来。”喊什么,你很清楚。

“喊出来吧。”许鑫泽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看到王妃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就大步朝这边走来。

“参见王爷。”众人见礼。只有陈可没有行礼,自己若是还把自己当成奴婢,就真是贱骨头了。

画眉和画云互看了一眼,意思是这贱丫头果真出卖王妃,要不然王爷怎么会这时候来帮她。

王妃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难道她真的告诉了王爷?

许鑫泽走到陈可跟前,笑着:“你方才已经对我说过了,喊出来,又怎么样?”

他的话,就是一把刀。是在将陈可推向绝境!

陈可抬头,王妃的狠毒与王爷的胜券在握,同时的映在她的眼睛里面,只是,不仅是王爷和王妃为难着自己,最要命的是卖身契。

“杀了我吧。”她再一次说,看着王爷的眼睛。

许鑫泽竟不知道,竟然这个人,不会像其他的人一样叫饶命,而是选择,死?

“你要知道,在这里,不求饶,下场会很惨。”现在轮到王爷来教陈可一些道理了。“但是,很惨,并不代表死,比如说,风方才王妃要你做的事情……”他玩弄似的,挑逗着陈可。

陈可有点委屈,说到底还是一个孩子,但,懦弱给敌人看,只是增加人家的笑料和更加难堪化自己的处境。

“王爷,如果,你不怕家丑外扬的话。”她能怎么样,她不是一个出卖朋友的人,至少在这之前她把自己和王妃的关系定义为朋友,她也不是一个忍辱偷生的人。她只能够选择试探性地威胁他们。

反正,这关系到你们两个人。

看着她倔强的样子,许鑫泽更是欣赏得不得了:“哦,家丑外扬?”

问完这句话,许鑫泽开始看着王妃,看得出,其实那清志莲是那样的心虚,可是,她依旧故作镇定。

也对哦,清志莲大家闺秀,还和武林中人打交道,自然是比普通人多了一些稳重。

“王爷,这个丫头,犯了错,不肯认错。”她说。

“哦,”他明白地点点头,“王妃还记得,当初把她的卖身契放到了本王的房间,说过的话吗?”

“当然,记得。嗯,这张卖身契,就放到你我的房间里面,由你我共同保管,如果她犯了错,王爷可以和我商量,我必定不会包庇,如果王爷没有理由就要迁怒,臣妾也好,求个情。”她似乎一字不落地说出来了这段话。

“那么,王爷,你还要怎么样?”清志莲扬了扬眉毛,这里面似乎,只说了你要是想要惩罚我的婢女我要求情,可是并没有说,我自己要惩罚,你可以求情。

呵呵,许鑫泽笑了笑,自然明白这个意思:“本王也没有要包庇的意思啊,这是你的人,你自然要看好。”

“嗯,王爷放心,臣妾看着这个丫头,似乎是得了什么病,需要,关进屋子里面。”

“哦,不是该杀死的吗?”他故作惊讶。

“王爷,如何处置婢女,实在是臣妾这个当家主妇的职责了。”你就不要管了。

许鑫泽淡淡笑了,点了点头:“确实。”

于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正在咬嘴唇的陈可:“你命大, 王妃要关着你,不杀死了。”

关着,不杀死,但是比死还要惨不是吗?陈可忽然觉得自己被坑死了,主子不护着,四周都是敌人……

“这可是,本王的面子。”言外之意,陈可,你最好,还是喊出来那些话吧,为了增强这出戏的效果,我希望你能喊出来。

陈可看了看那王爷,瞪了他一眼,心想你们两个,没有一个好东西,想要我帮你吗,做梦!陈可低下了头:“多谢王爷。”虽然现在自己还是尽量捂着自己被撕破衣服的地方,尽量保持着平常的镇定。

额,许鑫泽确实失算,本来不是可以探听得到陈可偷听得到的秘密吗,可是这个陈可,为什么不说?那么自己,这一局,得到了什么?

“王爷,你不太了解王妃。”回到房间里,刘振看见王爷闷闷不乐,开解道。

“哦?”

“王爷,您这一闹,王妃是必定不会再用陈可的了。”

“为什么?”王爷果真是不明白的。

“王爷,您以为属下设这一局,难道是为了让陈可说出来王妃的什么秘密吗?”刘振很惊讶,您,也太异想天开了。

“为什么?”王爷不服气,也不明白,今天王妃都那样羞辱她了,她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呢。

“王爷,因为属下不能保证王妃会这样做,所以就不能保证陈可会说出来什么。当然了,凭着陈可那个性子,怎么会轻易地叛变了呢。”刘振说得很流畅。

“她那个性子?”什么性子啊,王爷实在是看不出来。

“王爷,她只效忠救了她命的人,王妃不信,您还不信啊?”刘振真服气了,那件事情——王妃设计绑架陈可,还没有告诉陈可啊。

哦,他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么,凭着王妃的性子,陈可,该是会很惨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