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24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31 2016-08-25 08:34:02

  陈可在紧挨着王妃的房间墙壁处,呆立良久。

原来,是有着一个人在帮着王妃的,这个人还是一个武林中人,不然不会有如此浑厚的声音和如此强烈的杀气,就连隔着墙壁听,都能听得到。

偷听,这也是她的拿手好戏。

不想了解王妃和王爷的恩怨太多,并不代表自己可以允许王妃监视自己,控制自己。

心腹,自己才来了几天,算得上什么心腹,就算是,当然也要将自己同她的其他心腹控制好,自然,是要掌握一些把柄的。这些,本不该她一个普通女子知道的,可惜,她不普通,她是混混,还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所以,是想要控制我吗,王妃,这就是你所说的,用人不疑?她嘲笑般的笑了笑,觉得这个世界真讽刺,亲爹不亲,夫妻不睦,主仆互疑。

如果她懂得爱情,必然也会觉得,爱情不纯啊。

她离开了这个房间,却没有发现画眉一直在这间屋子的外面,虽然不知道她进了这间屋子做什么,不过,进来了就很可疑,毕竟这个房间不是陈可的房间,而且,陈可怎么会离开了王妃,这些,都是一个心腹每时每刻需要禀报主子的地方。

画眉笑了笑,哼,陈可,看这次王妃不好好审问你。

画眉这小丫头果然还是不聪明,刘振在画眉身后重重地叹气,不就是进了一间屋子,能说明什么啊,不过,估计画眉能帮到王爷的,也就是这个了吧——去禀报,不然还指望每一个寻常的丫头都像陈可一样聪明吗?

“哼,简直是可恶。”许鑫泽看着画眉竟然要去打小报告,很是不屑,于是在刘振后面狠狠的骂道。

刘振摇摇头:“王爷,不要生气,她们内斗,咱们坐收渔翁之利啊。”

许鑫泽收敛了那一抹不屑,点点头:“不错,不用挑拨,主仆就已经生了嫌隙。等待适合的时机,把那个,陈可被欺骗的秘密,告诉那个最不喜欢被欺骗的,陈可。”他笑意十足,却并没有笑。

其实,陈可哪有那么笨,既然知道主子是肯定不会那么放心的信任自己的,所以也不很计较,她又不是一个奴隶命,凭什么自己的忠心非要让主子知道。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不信任就不信任,自己还指望她给自己多少信任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吗?

不就五年,相安无事最好。

画眉的话,本来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的,因为她只是看到了陈可,并没有看到甄宇文进出王妃的房间。所以这个丫头的话顶多算是争风吃醋了。

不过,对于心里有鬼的王妃,这话,显然已经触怒了她:“把她叫来。”

陈可从那间房里出去之后,就没回房间,既然不那么信任自己,自己所谓的寸步不离未必就能保得住自己周全,还是以后尽心做事吧,现在自己不需要那个冠冕堂皇的“寸步不离”。不过是互相利用,她利用我的智慧,我利用她对我的利用保护自己。

哎,被利用的命真悲惨啊。还好,就五年。但是这五年还是自己被人绑架了得来的,到底是谁竟敢绑架姑奶奶,真是活烦了,可恨我在这里一时半会也无从下手去查。

画眉再一次肯定地重复自己的猜想:“她不在房间,定然是从王妃这里偷听了什么话,去告诉王爷了。”

王妃心里,总是不安。

“给我和画云一起去找,找到马上带到这里来。”王妃有点慌乱。

“是。”画眉感觉到了再一次被重用的快乐。

看,这才是奴隶命,想要讨好主子,想要让主子知道自己的忠心。

许鑫泽很适时地拦住了正无聊着赏花的陈可。

“参见王爷。”她这一个行礼,就恰好被画眉和画云看个正着,两个人屏住呼吸,躲在离王爷和陈可很远的花丛后面。

许鑫泽带着笑容,并不开口,自己怎么也得要等到清志莲的人来了,再做出问问题的样子吧,那样才能让人说:陈可是来跟我禀报什么的。心里这样想着,十分的开心。

刘振从画眉画云的这边走过,画眉画云紧张得不敢出气。还好,他走过去了,并没有发现。其实,怎么会没发现呢,好歹,刘振会功夫。

刘振看到画眉和画云已经在偷听了,于是这才打算现身了:“王爷,原来您在这里。”

见到了刘振,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王爷才开口:“陈可啊,你方才去哪里了?”

陈可说话了,画眉和画云既兴奋又气愤,兴奋的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可以邀功还可以赶走这个陈可,气愤的是,这个陈可竟然出卖主子,不是一条好狗。

其实,偷听还是要讲究技术的好不好,刘振都不屑地往这边投来了好多个鄙夷的眼神了,可惜,这俩货没发觉。

陈可就还好,她偷听的时候,全神贯注,没有任何动静,所以,即使是那个武林中人也没有发现得了她,不过,也因为全神贯注没有动静,也才没有精力注意身后的黄雀。

画眉画云很快就去告诉了王妃,说是陈可和王爷在花园见面。王妃的脸色变了又变,只是,无法对这两个还没有陈可聪明的人说任何事情。但终究是忍耐不住,就算是被发现了,还被告诉了王爷,也要看一看,王爷的反应。

“参见王爷。”清志莲很快就到了,见到,王爷和刘振正在邀请陈可去房间里面坐坐。

“哦,你来了。”王爷方才笑着的脸一下子阴沉起来。这阴沉在王妃看来就是一个不好的信号。王妃觉得,这就是对待间谍和敌人的态度的差别。

出于愤怒和心里的恐惧,王妃果断出手扇了陈可一巴掌。

陈可呆立着,心里明白了几分。

只是那王爷心里得意得很,心想这样简单就得逞了:“王妃,你这是干什么?”很明显的维护陈可。

“这是臣妾的人,不必王爷护着。”她咬牙切齿,现在已经完全认定了陈可是来通风报信的了。

“奴婢是王妃的人,王妃不必担心奴婢。”陈可俯身一字一句地说道。

听到这小丫头现在不慌不乱,镇定自若,想要逃脱,许鑫泽狠狠地瞪了她这边一眼,当然她低着头就看不到,可是自然感觉得到。

王妃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察了,这丫头说的是王妃不必担心奴婢,而不是王爷不必担心奴婢。丫头的意思是她还效忠自己的。这一次,或者,只是巧合?王妃的愤怒淡了下来:“找了你半天了,快跟我来。”

“是。”这个时候解释,是什么用都没有,可能会越描越黑,陈可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