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17 疼爱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12 2016-08-20 05:30:02

  她还是在外人面前很乖的女婢,就像是在她爹面前一样乖巧,尽管规矩学得还不太到位,但是乖巧起来还是让人喜爱不忍心责怪。

她跟王妃寸步不离,让别人没有机会接近她,只是,好像很多人都想和她说说话的样子。

“你回房间一趟吧,看样子很多人想要见见你。”清志莲自然知道那些人是要干什么,也十分相信这个丫头不会做出有违本分的事情,于是就放心地让她去见那些人。

“是。”她很听话的。

原来,全是上次那些被自己“救了”的人。这次想要见自己,不仅仅为了表示感谢,还是看到了陈可在王妃左右寸步不离,感觉她这个人很有前途。

她还未进门就被一群人围了上来,身为一个知名度很高但是根本没怎么现身过一直做幕后黑手的混混来说,被这么多人围着还真是头一次,当然,街头卖艺除外。

“陈可啊,多谢你上次救了我,吓死我了啊。”一个小丫头塞过来一个盒子,估计是胭脂吧。陈可摇摇头,接也不接过来就说:“我不用这个。”额,她尴尬地伸回手来,“那,那我下次送你个别的。”

“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好好伺候主子,是我们应尽的本分。”自己说的这些话恶心死自己了。对于没有共同语言的人,连应付起来也是不耐烦的。

“嘿嘿,陈可姐姐,谢谢你啊,真的谢谢你,你知道吗,我家里有老有小的,就靠着我养家糊口呢,我这要是被卖了,可怎么活。”好不容易挤上前来,说了两句话,他还要哭。

叫我姐姐,我有那么老吗,你都有老有小了,还跟我叫姐姐,这样看不起我的青春的人向来我是很不喜欢的。所以不等他哭诉完,她就张望着外面:“该给王妃奉茶了,不陪各位了。”

很礼貌的,很谦卑的,就把这么多人晾在这里了。不顾他们的说话声,陈可敏捷地从里面出来就离开了。

刘振抽着嘴角把这件事情禀报了王爷。

其实,我们的王爷才十八岁,是皇上的儿子里面最小的,也是最得皇上喜爱的儿子。因为宠爱,难免会被纵容的多一些,所以这个王爷,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带着点恃宠而骄的感觉。

想到自己这么大了还没有被这么多人排着队的道谢呢,心里还有点难过:“刘振,是不是本王这个人,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行,所以,才注定只能被人家摆布的吗?”

看着王爷有点失落的表情,刘振想说,其实王爷你很优秀,不过你不关心朝政啊。不过正要开口的时候看到王妃过来了,就没说话。

许鑫泽看见王妃就有气:“来了啊,恰好我要出去,去看看父皇呢。”你自己玩儿吧。

提到父皇,王妃面上不好看,自己还没有跟着王爷进宫面过圣上,王爷也没有和自己回去见过父母。

许鑫泽知道这是对她的莫大的不尊敬,相当于,根本就没有承认这个王妃。

王妃忍了忍:“好,王爷您早去早回。”根本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许鑫泽就离开了客厅,清志莲满心苦涩。

皇宫里面戒备森严,只是许鑫泽经过的地方不论是多少人守卫都要恭敬的喊一句“许王爷吉祥!”许鑫泽连看也不看他们,径直往前走。

“父皇安康。”他笑着,随意地坐在大殿上为自己预留的一把椅子。

“你怎么还不带王妃来。”父皇嗔怒。略带怒意的脸上显出一种宠溺的表情来,丝毫没有帝王的冰冷无情感。

“父皇见谅,王妃身体抱恙。”他见着父皇有点生气似的,连忙坐好了。

“怎么每一次都是身体抱恙,你也该,好好的照顾照顾王妃。”皇上自然是知道这个儿子在打什么主意,可是自己也不想直接的戳穿儿子的话。

“是,儿子回去就好好照顾她,您放心吧。”

听着这不屑的口气,父皇瞪了他一眼。

但是他笑了笑,不作声。

“你呀,也不小了,该懂得一些事情了。”不谈这些,父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有父皇偏疼,儿子要懂那么多干什么呢,父皇。”他很是得意的说。

“胡说八道,那你所读过的书,习过的武,不都白白闲置着?”父皇很不满意他的态度。

“自然是帮着父皇和哥哥们了。可是现在,父皇还很年轻啊,根本不需要儿子费心。”他还是不以为有什么严重的,父皇说这些自己就尽量逗父皇开心罢了。

嗯,父皇气的不说话,继续埋头处理奏章。

其实,这个儿子本性纯良,聪明可教,自然也有自己疼爱的原因在里面,所以,一直是很看好这个儿子的。不过,可恨这个儿子不理政事,遇到点朝政之事就退的老远。也因为自己很喜欢这个儿子,多少势力想要拉拢他。

可惜,遇到点朝政有关的事,他就退的老远,为了不被王妃背后的势力笼络,呵呵,他竟然,跟王妃屡屡作对,不见父母,只给了一个空头名号,许王妃。

不过,自己偏疼儿子,倒也不想因此责怪什么的。要不是儿子一直反对,早就成亲了,何苦等到十八岁,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王妃,难道还要逼着儿子休了王妃吗。哎,尽管现在的情况肯定也不好,不过,好过让人家说,父皇不给儿子找媳妇吧。

“父皇,您生气了啊?”他见父皇半晌不说话,才说。

“好好,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父皇好像有点不耐烦。

他努努嘴:“那,父皇,您想见王妃了,自己去府里看呗。”非要我带来干嘛。

“胡闹,哪有朕亲自去看儿媳妇的道理!”你说话越来越不像话了。尽管是生气,但是丝毫没有震怒的意思。

“儿子在这里给父皇添堵了,回去了。”他还生气呢,好好地又提那个女人干嘛。于是愤愤地就站了起来。

“你,你不留下吃饭?”放下奏章,淡淡开口。

父皇果然还是先认输了。

“嘿嘿,其实,儿子还真有点饿了。”他很是调皮地说。

哎,哎,父皇无奈地放下笔:“传膳。”

看着儿子的样子,是越看越喜欢,可是,怎么就不能够,再厉害一点,那么,自己也好栽培他。

身为帝王,皇上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儿子竟然会不理政事,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不愿意参与朝政。当然,还要思考着能不能在立储之前,给这个儿子一个机会,还有,怎么给这个机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