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15 卖到哪里去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952 2016-08-19 14:22:02

  刘振听见那丫鬟惊恐的叫声和求救声,也为难地不动地方。

“刘振,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许鑫泽把卖身契砸到他的身上,更加的生气了。

刘振实在是为难,他知道这第一步迈出去了,后面的人可都是要跟着倒霉的!可是刘振顶多是拖延一下时间,因为忤逆王爷,他做不到!

不过有人做得到啊。

“卖到哪里去啊?”她见着周围的人都很紧张,没头没脑就问了一句。

敢在这时候与许鑫泽对话也是需要极大勇气的,知道吗?

“谁说的?”王爷怒道。

周围的人,也都为这个胆大的女仆感到危险。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就连那个被判死刑的丫鬟也惊讶地闭了嘴,她自己都要被打死了都是不敢吭一声的,这个时候还敢说话的一定是一个不要命的丫头!

周围这种紧张的要命地气愤好像是有些恢复记忆的作用,哦,她好像记起来了,是要被卖到清、楼里面,她赶紧地闭了嘴。

只是啊,陈可,你现在闭嘴不会觉得太晚了吗。许鑫泽目光所到之处,终于找到了这个说话的丫头,挑衅地看着她,冷冷地命令着:“叫陈可是不是,滚到前面来!”

丫头愣了愣,在众人紧张的微弱的呼吸中站了起来,穿过一个个人走到最前面。

许鑫泽看着她一脸无畏的模样,说实话都怀疑她是不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民女,因为就他所见过的人来说,能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样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来的,绝对是一只手数得过来的!

“抬起头来。”

许是对陈可这丫头有了一些刮目相看,许鑫泽没再让她继续跪,他记得不久之前他还命人掌了她的嘴。

听见这话,她低着头想了想,心想反正自己现在是王妃的人,王妃不会一句话都不替自己说的吧。王妃和王爷是敌对的关系,自己激怒王爷不就是在帮王妃吗。那么,就激怒得更彻底,让王妃来救我吧。反正现在这样子也很僵了,与其被不明不白地发落了,还是把事情闹的大一点吧。

于是她抬起头来,小心说着:“王妃有话,若是王爷想要处置了奴婢,还要先问过王妃。”

许鑫泽本来想要看看那张脸的,但随着陈可这句不要命的话,也是将自己的那点儿初衷忘得干干净净,尤其是听到了“处置奴婢要先问过王妃”,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王妃,本王处置下人还要问过王妃!”

“毕竟,奴婢到府中不久,不懂规矩,还请王爷多包涵。”见他被惹怒了,陈可心里的把握大了一点。

但在其他人眼里,陈可简直是,找死。

“包涵?”他愤怒地站起来,走到陈可身边,前面的人于是都慌忙地躲开。

许鑫泽发怒的时候,浑身似乎有火在烧,让人不敢靠近,等他真的靠近了,又似浑身是冰,让人冷得难受,她也有些害怕了,不过她没躲,只是低了头说道:“王爷息怒,还是问过王妃吧,若是因为奴婢而坏了王爷和王妃的关系,奴婢心里会过意不去。”

因为他的急促的呼吸,已经在自己头上,不停地发出来,所以陈可知道王爷是彻底地愤怒了,自己只能进不能退了。

作为优秀的混混,能够在大街上对别人出手,并且不被人发现的,陈可可不是吃素的。她懂得看人,懂得自己救自己。

就算要忍,也得先活着吧。而且,不把事情闹大的话自己是被送去清、楼的,自己才不要。

深呼吸,许鑫泽,深呼吸!他劝自己,然后看向陈可。

“给我把王妃叫来。”他果然中计了。冲着一个丫鬟撒气也显得他一家之主太没有素质了,所以直接的找了当家主母去。

她低头,嘴角又扬起了不被人察觉的弧度。

王妃定是不会处置了自己的。她深深知道。毕竟自己是王妃与王爷对峙的筹码,至少现在自己还是有用的。

上次那一局,早就过去了,现在是新的一局。上一次王妃惩罚了自己那纯粹是给王爷面子了,这一次如果王妃不保住自己,不就是输了一局吗。

王妃既然是个聪明的,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护着谁。

底下仍是一片紧张,就连陈可自己也是紧张极了,虽然说王妃很快就到,但是这不还没到吗,万一那王爷忽然就非要处置了她,那她可是无法的。

不过很快,清志莲听说了王爷要发落陈可,还有许多其他人,立即赶来了。

“王爷这是要把本宫的人,卖到哪里去啊。”王妃不仅仅知道要维护自己的人,而且听了在危急之中如何自救,还知道了,这个陈可聪明得很。所以不论是为了赢这一局,还是为了继续和王爷抗衡,她都要救这个人。

她来了,自己的命就保住了,哈哈,陈可这时候才抬起头来,说个不停:“王爷其实是思念王妃,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请王妃过来,所以才迁怒了奴婢。现在王妃过来了,奴婢一干人等,就不打扰王爷和王妃了。”说着就行了一礼。

底下的人们方才被吓得魂飞魄散,现在好像听到了自己可以离开的声音了,一时间相当的不知所措。

清志莲将目光扫过陈可,又注意到王爷其实不是非发落陈可不可,于是很满意地马上就开口:“好了,没事了,你们都下去吧。”

下去,下去的意思是,不用被发落了?

“多谢王妃!”众人狂喜,这真是太好了,天大的好事情!大家忙不迭地离开这里。陈可不急不忙地站起来,转过身才露出了笑容,直到出了这大厅,才重重地松开了一口气。

看着那么多人都从王爷这院子的大厅中出去了,刘振直感慨场面真壮观啊。

“王爷果真是想念臣妾了?也怪臣妾这几天,净和王爷赌气了,不曾来见过王爷。王爷不要生气了。”王妃为着王爷不要马上回过神来处置陈可,所以很温柔地给王爷端茶。

虚席呢其实还在生气,见到王妃的脸还带着笑,下面的一干人等也全都没影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人耍了。

但他还是逼着自己笑了一个,尽管比哭还难看:“是呀,本王很想念王妃,没有王妃和本王斗的日子,可真难熬啊。”皮笑肉不笑,更是让王妃胜利得彻彻底底。

哼,这次,又输给你了。不过来日方长,不就是一个丫头,本王有的是时间对付你们两个。他心里面可是永不服输的哦。

“王爷觉得这茶如何啊。”王妃甜甜地笑着,想要转移话题了。

“还不错。”王爷点头,自然也知道是时候换个话题了。

“这黄金桂是极好的乌龙茶,您觉得呢。”王妃还是问着茶叶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对,挺好。”他淡淡的,心里有点不痛快。

王妃知道,这件事这就算过去了。嗯,要不然还怎么样,难不成真的要给王爷一些丫鬟去发卖掉?这也太荒唐了,一个王爷,没事跟丫鬟生气,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啊。

看着下人小心地收拾着散了满地的卖身契,还有王爷阴沉着的脸,王妃忽然间笑了笑:“把陈可的拿来。”

王爷还生着气,她得哄哄啊。

向来都是王妃哄着王爷的,毕竟嫁夫从夫,她真的只是被王爷逼的才要跟王爷不和。不过王爷是不会感激自己的好的,王妃也知道。

“王爷,这是陈可的卖身契。臣妾真怕王爷什么时候就偷偷地给我的婢女卖掉了。”

“王妃说笑了,本王怎么会那么无聊呢。”徐鑫泽知道要给自己找点面子,跟一群下人过不去真的不像是一个王爷的作风。

“既然这个人这么让王爷不高兴,那么她的卖身契,就自然要特别对待。”王妃笑着,打算送王爷一个人情。

什么意思?还要怎么特殊对待。王爷不明白地看着王妃,并没有说话。

“嗯,这张卖身契,就放到你我的房间里面,由你我共同保管,如果她犯了错,王爷可以和我商量,我必定不会包庇,如果王爷没有理由就要迁怒,臣妾也好,求个情。”

这算是讨好了,王妃肯把自己婢女的命交一半给王爷呢,这个婢女还是一个有着比较敏感身份的人呢,她决定了上次王爷与王妃的赌局的成败呢。

许鑫泽并不理会这样的好意,只是,“你要那么做就那么做好了。”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意,自己又不能捏造个理由处置这个丫头,说什么跟你商量有什么用。

“嗯。”王妃笑了笑,看着王爷离开了。

王爷离开之后王妃却暗自神伤。王爷,我知道我的后台让你不高兴。可是,我只是一个女人,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