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14 卖shen契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08 2016-08-18 14:20:02

  “姑娘,到了这里,除了主子,都是奴才啊。”那个叫做印雪的丫鬟似乎有二十多岁了,不过说起话来显得很幼稚似的,说的一堆废话。这是陈可对印雪的第一印象。

“你要知道,卖身契在主子手里面,那我们,就是案板上的肉,随时都可能被扔掉。”

额,好像是任人宰割吧,姐姐?她撇了撇嘴,没说话,这个印雪,看起来还算和蔼,自己何必跟她闹意见。

“主子不好惹,主子就是天啊。卖身契,就是我们的命。清、楼,军技,远边,哪一个,都够我们受的啊。”她不说废话的时候,说的可都是实话。

她听着这样残酷的地方,不由得咽了咽唾沫。也不敢对这个印雪有什么意见了,毕竟大家都一样。

“所以啊,即使是被打被骂,也不要哭喊着不服气,知道了吗?”印雪是真的为陈可好似的,语重心长地问着。

“诶,诶。”她慌忙答道。忍。

看来自己,是被卖身契压死了。当时自己只考虑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可能更危险,忘记了考虑自己会被限制的事实。真是严重的失算啊。

那个王妃是用自己来和王爷赌气的,所以王妃可能还会容忍自己一点。可是那个王爷,呵呵,两个作对的人,是不是都要对付对方之中的所有人呢。自己不是就已经被教训了吗,所以,那个王爷,会不会再找点错处就把自己卖了?

好可怕,还是乖乖的吧。忍了,忍了。不就五年吗。她一面希望自己不要被抓到把柄,一方面希望五年赶紧的溜走。

卖身契,五年之后卖身契还给我,看我不找你们算账呢。除了担心自己可能被卖掉才表现出来的乖巧可爱,她身上的顽劣不逊可是不会变的。

说完了卖身契,印雪开始教导她别的。

她认真地听着,认真总没错吧。可是你要是仔细看就知道了,这认真是装的,她指不定又在思考什么事情或者是观察着周围走过的人了。

这几天,王爷心情一个劲的不好,看见什么都要说上两句不顺心的话,下人们心里面忐忑得很,只求尽快离开王爷的视线。

“这茶水怎么这么烫啊,给本王换了。”

“这菜怎么这么难吃啊,给本王把厨子换了!”

真是事事不顺心啊,许鑫泽表示很憋屈!为什么那个他不喜欢的王妃什么都比他好啊,想做王妃,就被送到了自己跟前,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有个那么强的后台他想不要都不行!打个赌还动真格的,真拿十万两去买人,买了人还放在他的府邸里,时不时出来晃悠!

忽然间他又想到了什么。

“刘振,咱们府里所有的下人的卖身契,都给本王拿过来!”

“啊,王爷?”处置下人刘振没什么可说的,那充其量也就是一两个人啊,但是要按照卖身契来,所有人的卖身契,那不就是一群人了吗?

“你没听到啊?”许鑫泽心情不太好,眼神愣了愣,反问道,他才不信刘振是因为没听清才叫了自己一句王爷,“叫王爷也没用,快去!”

于是刘振找到印雪,说明了王爷的意思。

对这条指令,印雪奇怪了一下,也就去办了。

王爷和王妃赌气,做什么事的时候没有。刘振啊刘振,方才你确实是大惊小怪了,跟了王爷这么久,你还不了解王爷吗?

很快,有几箱子之多的卖身契被抬到了他院子里的大厅中,刘振还打开了一口箱子,拿了一沓递到王爷跟前,表示咱家大业大下人多,王爷你随便看看……

不过很显然,处于郁闷和烦躁期的许鑫泽要这些卖身契,绝不是想看看而已。

“这个丫头,给我叫来。”很快,许鑫泽看到一个人名,眯了眯眼睛,仿佛那个名字很刺眼。

刘振叫着这个人,才发现,是个男仆,额,刚才王爷跟这个人叫丫头,刘振真的很想说王爷你混乱了。

“这个也叫来。”又看见一个不顺眼的名字,心里面怎么那么烦躁呢。

刘振其实也很烦躁,烦躁的是王爷他基本是看一个叫一个,很少有幸免的,咳,那是不是很快,这箱子完了就到另一箱子,再继续下去,那……

“这个。这个!”一边翻着那成摞的卖身契,一边愤怒地叫着,越来越愤怒,仿佛那些名字都很让他生气,让他不开心。

然后,被叫到的人的卖身契,就被他很快的也是狠狠地丢到地上去了。

这一沓子还没有翻完,不耐烦了,干脆就扔了这一沓子,又拿了另外一沓子。王爷你们府邸里面的卖身契这样的多,肯定下人就很多了,哎,真是天子之家。

被叫到的人就在下面跪着,安静地等待这个稍微有点不正常的王爷说话。心里面呢都是忐忑难耐,这些日子王爷气不顺,人尽皆知的啊,今天被叫到了,难道会有什么好事吗?不会有好事的啊,看那个一张臭脸的王爷就知道了。

刘振也只是耐心地站在一旁,王爷指了这个那个,他得眼疾手快地念了名字吩咐人去叫来才行啊。

王爷这个那个地说着倒是快,没顾及刘振累不累,不一会儿的时间,屋子里就跪满了,再来的人到了屋外,王爷还有继续的趋势。

“这个!”他终于见到了那个叫做陈可的人的名字,对了,就是这个人的出现,让自己很不爽。他忽然就呆住了,盯着这个名字,良久。然后,嘴角露出笑容来。

然后,终于不再叫人了。

刘振忽然觉得,这个丫头的情况,恐怕会很不妙。不过,难得王爷肯停下来了,府里少的人也不会太多,咳,还算可以接受,大不了再挑进来几百人替上咯。

陈可来了,见到大家都跪着,心里面奇怪着,只是没说什么也就也嘟嘟嘴,跪下了。

那个王爷,正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狠狠地。

“所有人,发卖掉!”他生气地说,完全没有给人任何理由就这样说了。

陈可莫名其妙地抬头,正迎上王爷盯着自己的眼神。

这时候有一个被吓到了的女仆“啊”一声尖叫了起来,陈可还感觉得到身边的丫鬟和仆人的颤抖。

王爷的眼神很快转移到了那个尖叫的丫鬟身上,他更加愤怒的喊道:“拖出去,打死!”

伴随着丫鬟的求救声,陈可看到满地满桌子的卖身契,心里面的惊恐也终于开始一点点扩大了。她很不理解,自己,自己怎么了,要被卖掉?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什么时候犯了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