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再续一曲凤囚凰

续曲凤囚凰⑩×②+⑧

再续一曲凤囚凰 樱落还琴 1263 2016-09-14 23:11:46

  她是女的自然不喜欢女儿家了,不过古人喜欢论阴阳,都说阴阳调节才是正道理,说真的,府内阳气太旺她怕把她这么一缕阴气给弄得消香玉损:“有些事要知道还是婢女们做的好,从手感上,要懂得享受。”

这理论虽然怪了点,但又不完全无道理,看着容霜身上的气质,缘涵也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缘涵受教了,那就明日给少主寻两俊俏的位婢女来。”

容霜刚准备点点头的,却又被屈指而数的数字给弄得一愣:“为什么就两位?”

缘涵此时上前一步十分诚恳的解释,面色沉重,是今日未见过的严肃:“虽然是太后赐来的面首,可如今离太后太远,有些人恐怕会借此机会放肆了去,这等有辱少主的事情是断然不允许有任何机会发生的。”

容霜一时觉得缘涵想的未免太过周全了,难道真的有人就是天生当管家的料么?这些她都没有想到,原来是生怕她头上长了绿色的青苔呀~察觉到这层后容霜灿灿一笑:“有你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缘涵面露浅笑,接着道:“那少主在这儿稍等,我命人去准备浴水,好让少主沐浴。”

容霜点点头,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润嗓子:“去吧。”

缘涵走后容霜在想,这房间没有椅子好难过,吃饭要跪着更加难过,有了椅子后茶几什么的就会变得矮了,需要桌子。哎,还是家里好啊,她突然有点想娘亲了,不知道娘亲有没有想她。

这头楚玉和容止刚刚用完晚膳,楚玉收拾的空余打了一个喷嚏,容止微微抬头看道:“怎么了?”

楚玉揉了揉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蹙着眉说着:“鼻子痒痒的,应该是有人念叨我。”

这话一出想都不用想便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容止挑着眉一副唏嘘的模样看着楚玉:“你真的不拿手环看看?”

楚玉抬眸瞅了他一眼,手中的活也没停下,把碗筷利落的收成一摞:“不看,有你在我还担心什么。”

容止无奈笑了笑,自家夫人又在逞能了:“哎,为夫又不是万能的。”

楚玉扬着下巴她表示才不会上当:“这点本事都没有你还能是容止么?”

容止摸摸鼻子,绕道楚玉身后环着她:“娘子说的极是,只是怕你太思念霜儿。”

楚玉叹气,侧过脸看着把下巴搭在她肩上的容止,喃喃自语:“这才一天呢。”

容止知道楚玉心里想着女儿大了不中留,可还是心里会觉得空落落的,到底是自己女儿:“没事,不是还有我么。”

是啊,幸好还有他:“也对,不过你就不想霜儿么?”

楚玉这么一问容止不由看着她笑笑,楚玉也不是不清楚容止在感情这方面~她是个例外就不提了,但是此刻看着倒影在自己眼底的容止,那笑意……哎,多半也是想的吧,只是他从来不说。

容霜暗搓搓的把换洗衣物衣服从柜子里拿出,然后偷偷的放入了裹胸布,至于她这身上的一会儿还得想个极其微妙的方子塞在身上运出来。缘涵办事确实是速度的,一炷香的时间没到就说好了,她就这样在缘涵的目送下进了浴室,尽管感觉怪怪的,转眼想了想又觉得在所难免,这不是容府,她警惕性不能丢,偏偏府内这么多男的,她生怕她贞洁不保呀,哎。

容霜整个人泡在浴池里叹了叹气,她真的是不敢想想如果自己真的是一个男儿,偏偏是一个断袖,那这场面真的是活色生香呀。她偶尔偷看手环里头的耽美本子,简直让她的一颗少女心小鹿乱撞,感觉比看宫春图还要妙曼呀~如此闭着眼睛一想,她脸上的神情又舒展开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