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再续一曲凤囚凰

凤囚凰⑩+②

再续一曲凤囚凰 樱落还琴 1350 2016-08-25 20:57:44

  容霜没有说话,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本来红润的颜色变得苍白,紧握着的拳头表示她在抉择的悬崖边苦苦煎熬,学会承担责任,去接受自己种下的因果。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小了,只是她真的很难,也许小时候童言无忌爹爹会跟着自己瞎闹闹,但是现在绝对不会。

容家有女等于男,这句话她是绝对最有深刻体会的,如今,如今到底是豁出去了了还是怎么办。头上已经微微的出了细汗,她想潇洒的笑着讲出自己可以做到,可是感觉字字如千斤重,让她无能为力。

天上的大雁已经飞过了天际,鸣叫了几声,容霜艰难的嘴角勾起一起微笑说道:“女儿知道了。”

简单单的五个字知道,虽然是轻轻的就这样说出了口,却不知道已经让容霜的心声精疲力尽了。容止点点头,看着眼睛一直盯着地下的容霜,淡淡的说了句:“你去对你娘亲说一下吧!”

容霜点点头,缓缓的站了起来离开,每一步都变得承重,自己做的孽,定然要让自己偿还,没有人可以无缘无故的去当你的替罪羊。楚玉看到今天回来的较早的容霜从她园子里出来,自然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作为一个娘亲的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远处朝着她走来的容霜有着很重的心事。

容霜走过来看见碗筷还没有摆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定会好起来的’就这样走了过去笑着勉强的说道:“娘亲,我来吧!”

楚玉看着容霜的动作,虽然还是那个速度,可是为啥喊她娘亲不是娘,这里面定有猫腻:“霜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容霜也没有敢看着楚玉的眼睛,只是看着别处说:“娘亲,如果我告诉你,你可以别骂我吗?”

楚玉皱眉毛,她不喜欢别人给她来这套,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她不说她怎么分析:“你先说。”

容霜想了想把手撑在石桌上面,作为所有的支撑点:“我今天看见了冯太后,爹爹的姑姑,她把我拉近了皇宫,然后说要给我皖山少主的职位,并且外加公子1000,我当时贪心,没有拒绝。”

楚玉听了以后一直摸着手上的指环,因为她听到以后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这个身体内有着刘楚玉的那种性格自己也就不想说什么了,可是好好的怎么又跟皇室染上了瓜葛,自己当时也见过那个冯亭,想必来者不善,自己对于这种事情向来不能多管,也都怪了那个天如镜连死都要锁住她,所以她尽量的不逼着自己去知道未来的事情,不过她心里想到容止,她好歹也是这孩子的爹爹,哼,大不了拿着回娘家的事情逼迫着他,都不可以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有半丝半毫的受伤害:“日后怎么做你还是去问你爹爹吧,我和你爹爹向来分工,这事情不归我管。”

容霜本来以为楚玉会比上次把她骂的害惨,没想到就这么几句话?还是因为娘亲以前亲身经历过,一切好像都很简单似的?可是自己以后都不能住在容府啦,这个才是重点呀:“娘亲,我以后可能都很少回来诶,而且还是女扮男装的出去诶。”

容霜还想试探试探,楚玉依旧是没有反应,因为她想赶快吃完饭找容止,这个事情自己真的是半点都不可以管,听到还是女扮男装,楚玉的心里倒也放松了一番,因为容霜女扮男装的能力如果不贴身搜的话,根本是发现不出来的,这也多亏了容止:“你还好意思说?弄得有家不能回还这么沾沾自喜?以后回来小心点,别把外人引来了,不行的话就绕山岭。”

容霜这下彻底打败,自己的娘亲竟然管的就是怕暴露了容府的位置,然后把老巢让别人一锅端了去,尼玛她的命怎么这么哭啊,她真的好想可怜兮兮的流出几滴眼泪为自己默哀啊,可是就是流不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