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再续一曲凤囚凰

凤囚凰⑧

再续一曲凤囚凰 樱落还琴 1379 2016-08-25 20:57:44

  容霜依旧是墨灰色玄袍游荡在大街小巷,好像任何都是值得她去看的一样,手上拿着檀木扇,别有一番风致。

就在容霜游乐的最开心的时候,突然有辆香车也从中经过,香车里面不是何人,正是北魏的冯亭冯太后,今日她与她的三位大臣出皇宫寻欢作乐。冯太后平时对衣食住行都很注意节俭,所好唯有一个“男色”。

她年轻守寡,不耐孀居,看中了朝臣中的三个美男子:吏部尚书王睿,南部尚书李冲和宿卫监李奕,常以奏事为借口,召他们入宫,轮流陪伴她。她本来是掀开帘子看看到了和地方,竟然如此的喧闹,没有想到却看到前方一个墨白色的身影手上拿着扇子,一身风流倜傥的样子吸引了她,当她看清楚的时候,她眼神带有些吃惊,她道是感觉不出她与容止很相,倒像是看到了前朝的长山阴公主,可惜姿色还差了些,她突然命令人把香车停到无人经过的小巷子,命令身边的两个侍女下去请那位公子过来一下。

王睿衣冠不整的样子,半露酥肩,眼角还画上了眼线,显得特别的妩媚,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竟然是前朝献文帝的大臣吏部尚书,他躺在冯太后的怀里说道:“太后看到了何人,何须如此大费周章?”

冯太后冷冷一笑,她永远不会忘了自己有个哥哥,虽然斗赢了他,但是也不代表着她心里又痛快,如今她看到那男子,一声的骨架虽然是文文弱弱,可是那股傲然的气息,绝对不是装出来了,她要仔细看看,这男子倒是是什么样子,也许容止还没有死,如果没有死,她也无须偶尔有忏悔的样子,反倒可以再利用容止帮她除去一患:“你懂什么?哀家做事向来有分寸,你只管看好戏便是。”

南部尚书李冲和宿卫监李奕突然笑了一下,只是依偎在冯亭的左右,讨她欢心。容霜这边可真的是不知大祸临头,她突然走的好好地,感觉身后有两个人影子对她去穷追不舍,为了看清楚是何人,她决定绕路子,最后没有想到别人抄了近道把她揽上了,一碰到眼前的两个没有她高的大婶,她就无语的翻了白眼,都已经不是黄花姑娘了身上的麝香味道怎么还这么刺鼻,她用力扇了扇扇子说道:“不知道二位找在下何事?”

两个侍女互相看了一样,恭敬的说道:“公子,我家夫人想见您,您可否跟我们走一趟?”

容霜一听是妇道人家竟然还要见他,可定准没好事,加上现在自己还是男子身份,这传出去她颜面何存:“二位可否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在下有急事在身,不方便相见,有缘再会。”

两个侍女拿出短匕首挡去了容霜的去路,一脸狡猾的说道:“公子如果不与我们去见我家夫人,恐怕下一秒也是见阎王爷罢了,公子若是识趣,不妨与我们走一趟,到时候公子也可以去办您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再多加以阻拦。”

容霜看着两个侍女的武功到不咋地,但是也一定要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她故作害怕的抖了抖说:“二位有话好说嘛,在下去陪你们见你们的夫人便是,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一个橘红色的侍女开口说到:“你当真与我们去见我们夫人,不耍花招?”

容霜学会了那种贪生怕死之人的态度说道:“刀剑无眼嘛,在下岂会傻到拿自己的生命和二位开玩笑。”

另外一个褐色衣裙的侍女说道:“我们也是为夫人办事出于无奈才这样,公子见谅,请随我们来。”

容霜很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不管怎么样还都是应该方寸不乱才对,可是当她看到一个香车的时候便有些难受了,这香味是男人的最爱,可是自己不是男人啊,容霜故意装作很喜欢这个味道似的,听着两个侍女弯腰禀告道:“夫人,公子带到。”

接着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声年过很高的粗粗的大婶声音:“进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