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再续一曲凤囚凰

凤囚凰⑦

再续一曲凤囚凰 樱落还琴 1082 2016-08-25 20:57:44

  三个月的时间如流水一样匆匆而过,容霜还是天天处处和容止算计着,输对她来讲是常家便饭,她吃的倒是也习惯,倒是楚玉经常受不了他们父女俩,明明一个是公的一个是母的,竟然还可以斗起来,实在是搞不懂,所以楚玉这几年的厨艺就是躲着他们俩练上来的,厨房倒是没有少炸毁。

容止喝容霜吃饭的座子和椅子都是石头做的,因为他们连吃饭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脚在座子地下斗这一个激烈,而且还不会打扰到楚玉办毫,楚玉也就是给他们二人夹菜之类的,其他的继续不管。

楚玉这几年来就是充当睁眼瞎的绝色,手上的玉环对她来说半点用处都没有用,丈夫和女儿都会武功,自己就是一个文弱书生,所以双手一摊,没事勿扰。还记得容霜小的时候,一岁半就会走路帮着她欺负容止,当时她觉得特别的开心,而且容霜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甩人耳光,有次还把容止甩猛了;加上牙齿也是到处咬磨,容止一双漂亮的手指甲每次不经意间就被容霜给毁了无数次;还有晚上也是非常的没有睡相,经常踢容止,楚玉也只是得意的笑笑,随之就会觉得腰间一痛,原来是容止搂着他的手掐了她一下,开玩笑,他那大拇指上的指甲别具风味,正好楚玉瘦瘦的,全是皮,就真么一捏,绝对能让她禽叫唤,虽然不可以改变容霜不敢恭维的睡相,可是最少能让楚玉的好心情烟消云散。他容止就是这么的腹黑,不服气尽管可以找他单挑。

楚玉每次都想撇过头去狠狠的咬下容止给她当枕头的手臂,可是每次牙齿碰上去的那一霎那,她因为这肤质太好了她舍不得咬,呸,才不是因为这个呢,还不是因为是她家容止,她家老公啊,所以只好那舌头在上面画圈圈,最后像吃棒棒糖一样。而容止每当这个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搂紧她,告诉她她在点火,她本来是想潇洒的不让他得逞的,让他一个人浴火焚生,却不每次都好了伤疤忘了痛被容止吃抹了一个干净。

容霜第一次吃饭脚差点上了桌子,容止只是低头带着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吃着晚饭。楚玉看着容止和容霜一眼,容止这么大一个人了也不肯让着容霜一点,而容霜又喜欢找容止玩,这什么跟什么啊。

容霜快速的吃完了饭对着楚玉说道:“娘亲,我想明天出去玩玩,女扮男装,可以么?”

容止道是面部无任何表情,楚玉还指望着容止能帮她说几句的呢,看来是无望:“咳咳,早去早回。”

容霜高兴的点点头,然后看着已经灰的不成样子的绣花鞋叹气了一下,接着就蹦蹦跳跳的走了。楚玉突然放下筷子说道:“为什么刚刚你不说话?”

容止夹了一棵油菜吃到:“你要我说什么?”

楚玉被这么一问就被问懵了,许久不说话,可是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被容止耍了,楚玉立马捶打着他,这点粉拳的力量容止还是受得起的,可是偏偏把楚玉的拳头给握住了,往怀里一拽,就听到细细的声音说道:“死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