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再续一曲凤囚凰

凤囚凰②

再续一曲凤囚凰 樱落还琴 1340 2016-08-25 20:57:44

  容止本来是在沐雪园的书房里看书,听到打雷的声音不免出来看了一下,十年如一日,当年的容止是怎么的样貌如今依旧如此,好像老天爷就是让他老不了,他一袭白衣踏出书房,看了看四周,不一会儿便看到旁边不远处有棵竹子冒烟了,他抿嘴皱眉,只好放下手下的书籍出去看看。

楚玉的人影他到也是没看见,但是他女儿的玉止园就与往常不同了,园门上被交叉的帖了两条纸,字迹一眼就可看出是楚玉的杰作,而这封条上面写的就是:“闲人勿进勿扰勿看,三月一过定可出园。”

这很明显的是伤了容霜的自尊心,可是这也是唯一能困住她的方法,偶尔有客人来的时候不免也会看到这禁条,只是不免尴尬的笑了笑,而在园子内的容霜就是气的七窍冒烟,但也就这样她会少说安稳一下个把月,有点女孩子家的样子。这门上虽然被贴了封条,可是墙上并没有,容止定然是钻了这个空子,一探究竟。

刚刚一道雷劈下来让容霜不免有些做贼心虚,所以赶快虔诚的跪在地下对着菩萨供奉了三柱香,嘴里还念叨着佛经,容止看到后到没有什么态度,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带着淡淡微笑,只不过眼睛却瞟了一下旁边小竹林的一根竹子,下一秒他也就知晓了一切。

也许是容霜太认真了,根本没有发现后面的容止,可是当她睁开眼睛看见地上照射出来的影子,她本来是好好的跪在圆垫子上面的,立马吓的大叫一下一屁股跌在了地上,好生狼狈,她突然听到了嗤鼻的笑声揉了揉屁股生怕摔坏,然后撅着嘴巴抬头看看到底是何人,但是一看到是容止的时候她表情变了,好像看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东西一样。容止看着女儿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低着头对着面部表情极为丰富的容霜说道:“我家霜儿又做了什么亏心事,竟然被吓成这样?”

容霜现在一身男儿装,倒有些容止当年初见刘楚玉的样子,只不过没有这么狼狈而已,她拍了拍身上的灰笑着说道:“还不是爹爹你走路没有声音,我才会被吓成这样的吗?如果爹爹你事先提醒,恐怕我也不会如此啊!”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这丫头是容止亲自教出来的,性格不免有些过于活泼,所以他只是淡笑摇摇头。但是如果这话给楚玉听到,恐怕不免会遭到一些责罚:“呵,这倒是怪爹爹不是?”

没有多余的话,很明显一箭三雕,一是说明她做贼心虚,二是说明园门上的封条,三是被雷劈坏的竹子,马上让容霜哑口无言,姜还是老的辣,此话果真不假:“爹爹你料事如神,自然我不用多什么您自然会知道。”

容止弄了一下衣袍坐在了上堂的椅子上说道:“你怎么又惹你娘亲不高兴了?”

容霜自然是咬着下嘴唇许久不说话,手背在后面后面做纠结,一会儿她吞吞吐吐的说着:“我就是没有打招呼大清早就下山去玩了,然后回来的过晚被娘亲抓了一个现成。至于这个竹子嘛是天劈的,跟我没关系。”

容止表情倒是依旧单独的笑意,可是听到容霜这句话不禁挑眉到:“你娘亲还不是关心你才这样,说道竹子,如果不是你说了什么不敬天的话语,也不会遭雷劈。这么大的一个姑娘家,怎么还这么叫人不省心。”

总是带着庆幸的心里过日子的人,难免会遭到天谴,容霜也是被数落的无地自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娘亲的话语她可以左耳听右耳出不放在心上,反正沉默是金就好,可是爹爹的话却字字数落在她心头,挥之不去,她从未有赢过,她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赢过爹爹,可惜每次都是她完败:“爹爹,我知错了。可是娘亲要关我三个月,您大人有大量,就帮帮您可怜的女儿我吧!求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