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以命要挟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1037 2017-01-14 06:24:01

  娘亲看了心疼,如今虽说过了春节,可是地上还是很冷的。她想要扶起清溪。

爹爹怒声骂道:“让她哭。”

一声过后,清溪无声地流泪,哽咽着,却不想在哭,因为爹爹根本不是心痛,即便她的嗓子哭哑了,爹爹怕也不会觉得心痛吧。他的心痛已经被一个灾星抹杀了所有。

灾星?

清溪想笑,她怎么可能是灾星?

她堂堂摆渡人,不说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会一出生便是一个灾星。这不可能?定是他们算错了。

清溪擦了擦眼泪,对他们讲着条件。若是眼泪换不来,那么她情愿离家出走。上一辈子,也曾一人活着,她也不是坚强地活了下来。

“我可以走,但是我不会进宫。”清溪在收起所有的情绪后,淡淡地留给了爹爹娘亲这一句话后,走了出去。

她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回房收拾包裹。说真的,她刚出生的时候,就打算走的,但是爹爹娘亲慈爱的目光让她一直以来无法割舍,她劝自己还小,一出门便被拐孩子的拐走了,怎么办?所以她不断地找着这个理由,等长大了,她再次劝说自己,这长得太水灵了,万一被坏人抓住卖到不良的地方,她的一辈子不就毁了。清溪不断地给自己编造这个那个理由。一个理由过去了,就换另一个。记得那年被娘亲赶走之后,她因担心爹爹的伤势,即便很害怕还是回来了。她舍不下他们,可是他们却轻而易举地舍下了她。

清溪心有些冷。

眼泪在眼眶中打圈,却不想在他们面前留下。

她抬头,笑了笑。她要去东吴,去寻那么一个青衣少年。她要把她求来的药给他,给他一个长岁的人生。

“你给我站住。”爹爹生气地在背后叫着她。也许是清溪听话惯了,所以这次看到清溪如此不听话,爹爹的气一时间不打一处来。

生气太盛,他咳嗽地很大声:“这可由不得你的性子。”

清溪仍然走着,没有停留,只给爹爹娘亲留下一个不留恋的背影。

“我是你父亲,生养之恩大于天,你想看着我与你娘亲哭死吗?”

清溪顿住。

自己去,他们不会哭,而姐姐去,他们会哭死,以性命要挟,他们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拒绝的。清溪心即使再硬,也不会置爹爹娘亲的性命于不顾。

只是,清溪仍旧没有回头。

爹爹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刀,对着自己的脖子。

“叶清溪,你敢走试试。你只要迈出这个家门一步,我和你娘亲便血溅当场。”

清溪的脚步再次停下。

娘亲紧张地拉住爹爹的手。

“孩子他爹,你这又是何苦?”

爹爹拉住娘亲的手,对她示意。

娘亲立马大哭了起来。

“清溪,你这个丫头,真是不懂事啊。你爹爹娘亲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就不能点头去吗?我让你进宫,又没有要了你的命。关键,到了京城,你也可以跟梧桐常常见面。这么为你着想,你就非让我与你爹爹说出来吗?”

“孩子,你爹爹是疼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