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酒后吐真言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1018 2016-12-12 22:45:54

  清溪止步,脸上的表情凝固住。是这样吗?她难以置信。

“说来,那小子还真是命大,那么高的山摔下去,还能活着!要不是,我当时害怕,他早就不知道死在那个臭水沟里了。还能现在风生水起的?”说完,王叔打了一个饱嗝。

显然,他真的吃饱喝饱了。

清溪想了想,直接敲门算了,她看了看手里的衣服,这衣服要送回去的。

只是还没有等她敲门,里面的训斥声传了过来。

清溪愣住,觉得此时进去,估计被他们怀疑听到了什么的可能性太大。

于是,她停住举手敲门,打算等他们谈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在过去。

衣服有些往下掉,清溪又稍稍往上举了举,换了一个姿势,撑着。

王婶皱眉。

“你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这话也乱说?”

“乱说什么?这小子的腿是我打瘸的,呵呵,我说是他恩人,他竟然还相信。呵呵,真是蠢!”王叔一脸耻笑地说着,清溪甚至能够听到这话语中的不屑。

清溪握着拳头,她想这话真应该让爹爹听到,只可惜此时的爹爹早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安安静静的,哪像王叔酒后开始乱说话。

“对了,孩子她娘,他还把制作木炭的方法告诉我了呢。等明天,我也烧好木炭,拉到市集去卖去,保准比那个呆子卖的多!”

“真的?”

“当然。”

“哎呦,辛苦了。”

剩下的,清溪不想在听,怕污了耳朵。

清溪叹息,她以为,这样恬不知耻的人不过是一个传说,没有想到有一日会真的遇到。她想怎么会这样呢?她该告诉爹爹吗?他会选择相信她吗?

清溪摇了摇头,不管相信与否,她都应该说给他听,因为,相信不相信都是爹爹的事情,她若是埋在心里也是不舒服的。

她托着厚厚的衣服,走了回来,她想一时半会儿,他们估计还讨论不完,她还是等会再送过去。于是,她托着衣服,走了回来,临到自己的大门,她敲了敲门。

娘亲皱眉:“怎么没有送出去?”

清溪点头:“娘亲,我听到不得了的事情。”

于是,她把刚刚听到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娘亲皱眉,这真是你听到的?而不是,你不想送去找的借口?

清溪伤心,娘亲,你把清溪当成什么样的人了?

娘亲惊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错话了。

她揉了揉清溪的头说:“抱歉,是娘亲说错了。娘亲不该这么说你的?只是这话真的是真的?”

清溪点了点头:“我亲耳听到的,都说酒后吐真言。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娘亲皱眉:“为何你爹爹不记得了?”

“爹爹应该是伤到脑袋了。”

娘亲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王弟竟然是这种人。等你爹爹醒来,我会同他说的。”

清溪点头,算是放心了。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爹爹就是太放心太纵容王叔他们家了。况且娘亲爹爹也清楚,以前,他们对他们到底怎么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