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这是她第二次被打,毫无理由的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1543 2016-08-28 20:25:54

  谁知她刚刚闭上双眼,下一秒,她便被人牢牢抱住。

一抹黑影一晃,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的脸色刚开始是铁青的,此时面对清溪,却意外地温柔了许多。

他急切地说:“清溪,不要睡。”

清溪眨了眨眼睛,看清来人。

“梧桐?”

还没有问他什么时候来的,梧桐便发飙。

“没事,大冬天洗什么衣服。”

清溪方才觉得自己刚刚听到的柔声细语均是幻觉。

清溪努了努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她无力反驳什么,他是男孩,当然不需要在冬日里洗什么衣服,但她不同,她的爹爹如今昏迷不醒,娘亲忙着照顾爹爹,没有时间洗衣服,而她作为这家的女儿,家务活能分担些是一些。

梧桐以为她吓到了,刚刚他的语气也不好,于是颇为歉疚地说了一句:“抓紧我。”

清溪轻轻点头,尽量减轻自己在他身上的重量。

没有过多久,他们便从河中游出来。

四丫在河岸边一把抱住她:“五丫。”

清溪一出河水,立马感到太冷了,当然梧桐同样也是。

如今的清溪有些狼狈,她小巧的脸庞有些苍白,最重要的是嘴已经成青紫色了。看来,冻得不轻。

梧桐看到后,有些心痛。她可以不用这般辛苦的。

梧桐咬了咬牙,他喊了一声什么,接着摸了摸身上,大喊:“哎呀,荷包掉进河里了。清溪,我要下去捞捞,里面可有十多个银锭子。”

清溪一听到,一把拉住他:“你不要命了。”

这么冷的天,谁愿意主动进去呢?刚刚是他要救她,她没有办法拦住他,可是这次不同,她可以拦住他。梧桐愣了愣,摸摸了身上,状似无意间,手一伸,几枚金灿灿的东西又一次就这样扑通一下掉入水里了。

清溪有些错愕地看着他,他哪里是什么丢了东西,他那模样分明是故意的。

清溪有些心疼地看了看水面,这丢下去的不是旁的,可是金子,而且好不凑巧的,她家就缺少银子。果然是大少爷,不识得人世艰辛。

不过自己刚刚说了出来,让他不要再下去了,也必然是说到做到了,于是她紧紧地拦住了他。

梧桐本来就是故意的,见清溪拦着他。心里一暖,不过还是象征性地说了一句:“可惜了。如果不是太冷了,我肯定下去捞。这样少说一个月的柴米油盐钱就省了,如果多捡了些,说不定还能再作一件新衣服。”

梧桐说出这话时,声音很大,大得清溪觉得河水对岸的人都能听到。

清溪安慰他说:“小命要紧。”

梧桐拉起一旁的她说:“走吧。”

他们没有走多远,不知谁喊了一声:“是金子。”

接着,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扑通一下毫不犹豫地下水了,他们在里面抢的不亦乐乎。

“这是我的。”

“不对,这是我的。”

里面热闹非凡。有想分上一杯羹,也接连跳下去。

想想也是,不说刚刚的金子,就说男孩口中的十多个银锭子,捡上一个也是好的,本来还以为会捡不到,可是那刘大个咬了咬,分明是真的,既然是真的,哪有不抢的道理?看到水里面游着的人好像每人都捡到一个,还有多余的份,自己再不下去就晚了。有人咬牙直接跳下去,有在岸上的,不会游泳的,眼红的好似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样,又气又恨的,而此时造成这一祸事的主人,梧桐显然很得意自己的杰作。

要知道这银锭子可是至少是普通人家半年的花费,他就不信有人会不动心。

清溪看到疯狂奔过来的人们,躲到了一旁,看着那水中蜂拥二来的人,仿若回到了忘川河上。

她很少会去忘川河的另一边,那里,她曾远远望过去,血水翻涌中,一双双手与人在不断呼救,这景象与那儿相同,只不过,那儿的人在接受惩罚,而这里的人在争抢东西,如果可以,她也想抢。

清溪望了望梧桐,有些心疼那些被扔下去的银子。

以前的她可不会相信银子有什么重要的,不过是身外之物,少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多了,也不会嫌重,没有,她也不会饿死,所以向来她看得很淡,如今爹爹生病正需要用银子。

正发愣间,有人冲过来,一把抱住她。

那人是娘亲。

清溪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出来,谁知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娘亲就是一顿打。

“叫你调皮!”

清溪这次是彻底呆了。

她想说,顽皮?谁会没事在大冬天跑河里去?这是她第二次被打,毫无理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