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自己的娘子,自己要亲历而为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2502 2016-08-25 20:32:50

  咚咚地敲了几声门。

有人喊了一声:“来了。”

那是三姐的声音。三姐一开门惊讶地望着清溪。

“五丫这些天你去哪儿了,我与妹妹都急死了。”三姐一把抱住她,眼泪啥时哗啦啦地泪流,“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睡觉都睡的不怎么安稳。要知道,平时我可是一躺到床上便睡着的。果然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清溪感动,真好。这个家毕竟还有人盼着自己回来。

“娘亲呢?”清溪问三姐。

“正照顾爹爹呢!这位是?”三姐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这才注意到跟在清溪身旁的男孩,她纳闷地望着面前的男孩。男孩一双剑眉,阳刚之气尽收眼底,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的衣服一看也不是什么便宜的布料。

她一把拉住清溪,嘀咕:“这是哪家的公子?你怎么会与他扯上关系?这些日子,你去哪里去了?你不知道因为你的流言蜚语,我与四丫都不敢出门了,一出门便能感受到那种异样的眼神可难受了。”

小孩子毕竟还不会避讳说话,如今一股脑地想要倒苦水,清溪到不知道要怎么打断她的话,只能静静地等她把话说完。

“他是梧桐,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三丫一脸狐疑地看着她,“五丫你没有发烧吧?”

清溪摇头,拉住梧桐的手,向前走去。

梧桐本来想甩出去的手,看到三丫在那里欲言又止样子的时候,硬生生的忍下了。

梧桐进去大门后,愣住了。

“这是房子吗?”他脑海中一直盘旋着这句话,这压根就是草房,风一吹,感觉就倒的草房,他扶额,觉得自己还是待在马车里比较安全,但是看了看身旁清溪的侧脸,再次忍下了。

清溪走了没有几步想起来,马车里有十多袋好面,于是对三丫说:“三姐,马车里有吃的,你自己拿。”

三姐一听有吃的,立马眼冒精光,一溜烟地便跑出去了,速度之快,让清溪与梧桐都同时咋舌。

清溪笑了笑:“我们这里是灾年。”

“我知道。”

清溪便不再说什么了。

“娘亲。”清溪走到东屋试探地叫了声。

无人应答。

“娘亲……”再次叫了声,轻轻推门走进去,看到娘亲一脸仇大苦深地看着她。

娘亲本想说,还知道回来?结果硬生生地改成:“你还回来做什么?”

这句话,清溪不是第一次听到,但真真正正地从娘亲口中传来时,她才知道这杀伤力远比她想象的还要让她难以承受。

当她脚上起冻伤,每夜每夜的痛的从梦中醒过来时候,她都不曾哭过,但是因为娘亲的一句话,她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

“娘亲……”她叫她。

“我没有你这样的闺女。”

显然,梧桐没有想到清溪竟然与她的娘亲闹得那么僵,这次他难得的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但是他不说不做,并不代表他可以轻易地成了一个隐形人。

娘亲皱眉地看着五丫牵着一个男孩的手,愈加生气了。

“你还知不知道廉耻?”

清溪不懂,自己又关系到廉耻什么事情了?

“光天化日之下,与男子搂搂扯扯的。”

清溪愣住,想要把手松开,没有想到却被梧桐握得更紧。

他小大人一般的模样,轻轻施礼。

“岳母大人,小婿只是想与我的童养媳联系联系感情。”

他这话一出,屋内屋外的四个女人同时表示受到了惊吓,清溪更甚,一脸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表情。

梧桐一脸凑过来,轻轻地对她说:“你最好配合,要不然你娘亲的气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清溪略一思索,点了点头。

她只是想他并不会害她。

两人一凑近,娘亲的气更盛,恨不得直接把两个娃娃直接扔出去。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大人来?”

“抱歉,家父定的规矩,自己的娘子,自己要亲历而为。”

清溪看到他说起来慌来,连带着脸色都不会变,心中对他的佩服又增加了一些。

娘亲明显不信他。

她问他:“你说她是你的童养媳,什么时候的事?”

“被你赶出门之后。”梧桐回答。

娘亲指着清溪,骂道:“五丫你竟然私自把自己卖了。”

清溪低头不语。

梧桐见状,忙对她说:“岳母息怒,不能这么说。你若是不想离女儿远,清溪直接在家里住着就行,等到及笄之年,再嫁入我吴府,当然清溪这中间的花销,我吴府自然会每年送些银子过来,您看如何?”

梧桐说的谦逊有礼,不像撒谎的样子,但是只是一个孩童,她当然不会相信。

“只有白纸黑字,我才相信。”娘亲对梧桐说。

梧桐笑了笑。

“家母已经准备好了。”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娘亲。娘亲接过去,并没有看,她并不识字,到时找个夫子看一下。

既然他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看他衣着打扮也不是普通人,五丫能嫁给他说不定还是难得的好事。她也不用以后为嫁女儿发愁,自然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对着清溪,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般对她。

三丫四丫看娘亲不再生气,高兴地对娘亲说:“娘亲,五丫与梧桐……梧桐妹夫带了一些白面回来。”

“什么?”娘亲显然惊讶,在这个荒年别说白面,有窝窝头就不错了,更何况还有那么袋子的白面。

娘亲开始相信起那孩子的话。这面粉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拿得起的。

她看看床上的丈夫,一时心伤,他也许久没有好好吃饭了。

“你们先坐着,我做些饭菜过来。”

说是饭菜,但冬日确实没有菜的。

前几日从陈婶那里淘了一棵白菜,如今看来能用上了。

她炒了一个白菜,当然因为家里的油也快没有了,所以等出锅的时候,菜叶上基本上是没有油的。她觉得这个量太少,于是又用白面下了一大锅面条。

中间有几次,清溪想要帮忙,被娘亲阻止了。

“怎么那么不听话?与梧桐公子多聊聊天。”

清溪只能从厨房中退出来,同梧桐聊天。

“刚才谢谢你。”

终于,梧桐有史以来第一次听到她对他感谢,不禁有些感动。

“不客气,反正你是我娘子,有什么好谢的。”梧桐打趣道。

清溪脸颊上飞上一抹朝霞。

梧桐看到更加有趣,从怀里取出一对绿色的玉手镯说:“这是我吴家给未来儿媳妇的定亲信物,如今交于你了。”

清溪推辞不敢接受。

“你可是欠着债的。”梧桐威胁着。

清溪惶恐地问:“什么时候?”

“你报恩不打算以身相许?”梧桐挑眉问她。

“我……”清溪知道有这个以身相许的词语,只是没有想到如今却会用到她身上。她也不知道怎么反驳,等她想起来自己被他诓了之后,他早已经跑远了。

“好了,收下。我先走了,要不然婆婆回来不见到我会着急的。”梧桐见她面露迟疑,便自己给她下了决定。

“不留下来,吃饭了?”清溪一听他要走,便开口留他。

“下次吧,来日方长。你也该与你娘亲好好谈谈。”梧桐留下这句话,便直接走了。留下清溪一人呆呆站在原地,望着手腕上的绿色手镯若有所思。

事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不过好在也不赖。清溪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应该送送他,只是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梧桐早已经驾着马车走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