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别跟我套近乎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2028 2016-08-25 20:32:50

  的确在上午的时候,男孩推门进来过来,也许是生着闷气,硬是没有理她。

清溪正躺在床上,不过确实醒着的。

男孩没有跟她说话,她也不想讨骂。于是二人谁都没有理谁。男孩以为她睡着了,轻巧的把碗筷收掉,不过看到里面的餐食吃得干干净净,不禁有些欣慰,就知道本公子的手艺绝世无双。

他呜哈哈地自喜着,于是欢快地准备中午的餐食了。

就这样,清溪与男孩和平共处了三日。在这三日里清溪没有见过婆婆了,她有些好奇,问男孩:“婆婆,去哪儿了?”

“别跟我套近乎。”男孩抱着手臂,斜眼看了她一下之后,冷冷地对她说着。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清溪已经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听到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生气,了然地望了他一眼。

“别以为很了解我。”男孩不满她的眼神。

清溪低头不再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长时间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男孩不知为何突然问出了这一句,他问出后,也是讶异了许久。

“叶清溪。”很简短的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他竟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真是见了鬼了。

男孩听到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就一直在发呆。

清溪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哪里不对吗?要知道,自己在忘川河旁也只有一两个熟识的人才会认识她,但却不会认得她的名字的。她的名字只有孟婆和阎王知道,其他的统一叫她摆渡人。

可即便知道她的名字,但这大千世界,叫叶清溪的也不止她一位,谁又会想到她是摆渡人叶清溪呢?真的想不出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

“梧桐。”

“啊?”这次轮到清溪迷糊。梧桐?他是在与自己说窗户前面的那棵树吗?正在她独自猜测的时候,男孩子的声音清晰地传到她耳中,她才知自己猜错了。

男孩受不了她那一脸白痴的表情,对她解释说:“我的名字。”

“额……”

“记下了?”

清溪默默地点头,不再说话,因为她彻底知道在这个男孩面前,自己是说多错多。

“梧桐!”清溪叫着他的名字,显然他很受用,脸色好多了。

“叶清溪怎么了?”

“婆婆去哪儿了?”叶清溪此时的脚此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依然没有看到婆婆回来。自那一夜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哦,你说她啊,去雪山采雪莲了。”梧桐此时正蹲在地上,玩着棋子,一点都不担心地说。

“会不会有危险?”清溪担心地说。

“你这是关心她?”梧桐纳闷地看着她,嘟囔了一句,“你们又不熟,你又不是她儿媳妇。”

清溪听后,有些尴尬,之后便再也没用问过他婆婆的事情。

时间长了,清溪会力所能及干一些自己能干的事情,脚上的冻伤也慢慢地好了,只是时不时地会有恶化。

清溪想不通,但凡它好上一点,她总会跟他说:“我想回家看看。”

刚开始,他直接回了一句:“你不是被赶出家门,还回去做什么?”

这句话后,清溪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人戳住软肋,一击便伤。

梧桐察觉自己说错话,之后,便不提被赶出家门这件事,直说婆婆没有回来,不能走。

可是婆婆什么时候回来呢?他又不回答她,她干着急也没有办法。

这日,她又再次话题重提。

“我想回家看看。”

清溪以为,他会再次跟她说,婆婆没有回来,不能走,没有想到,这日,他脱开而出却是:“行。”

清溪犹如得到大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梧桐等她的感谢,结果还是没有等到。

“你能再迟钝些吗?”他问她。

清溪摇了摇头,仍旧在那宝贵的一字的震慑中没有回神。

梧桐无语地看了眼清溪的呆愣样子,学着婆婆的样子:“傻孩子。”

清溪没有回过神来,显然也没有意识到这是说自己,即使知道他是说自己,清溪估计也会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当然这是梧桐的猜测,他想,她最多再多一会儿呆愣。

等清溪从梧桐的那句话回过神,约莫已经一刻钟后。梧桐早已经自己个收拾一下行囊,背着包袱,对她说:“还不去收拾下。”

清溪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

她被婆婆救的时候,身上毫无分文,这些日子又在他们这里吃吃喝喝的,她真的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里虽然下了雪,可仍旧是荒年,可一想到,回家后,三姐四姐饿的眼巴巴的模样,她又于心不忍,可是又不好开口,一时纠结地站在原地,毫无动静。

梧桐还以为她会欣喜地欢呼一声,然后欢欢乐乐地收拾行囊,谁知道现在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一个雕像。

梧桐轻哼:“怎么不想走了?”

察觉到他口气不再和善,清溪以为他会认为自己是想赖在他家不走,连忙解释。

“不是。”

“哼……”

“那还不赶快收拾?”

清溪直接拍了拍手,打算空着手直接离去,她不能再麻烦他们了。

梧桐皱眉。

“喂,你要空手回去,我可不能空手过去。”

“你要跟我一起过去?”清溪疑问。

“给你说过的,婆婆没回来,你不能回去,既然你那么想回去,我也拦不住,所以只能直接送你回去,我也好跟婆婆有交代。”

清溪想了想,也不无道理,况且有个人陪着,她也避免迷路了。

“好。”

“去收拾收拾,要带些东西出门才行。”

清溪这才试探地问他:“能不能带些好面回去?”

梧桐愣了下,想起这里闹过灾,显然多带些面粉过去,说不定更受喜欢,于是大方地在马车上装了一袋又一袋。

清溪看到,忍不住地提醒他:“够了。”

梧桐回了一句:“你做的位置只有那么一小块,还能在添一个袋子。”

虽然一袋一袋都是小袋子,但是清溪还是满满地感动。

“以后,我会还你的。”她低声对他说。

梧桐哼了一句。“不用你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