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你欠我一个解释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1118 2016-08-25 20:32:50

  梧桐走进厨房,对正在忙碌的娘亲说:“岳母大人不用忙了,我还有事情,该走了。”

“留下吃过饭,再走吧?”娘亲正在擀着面条还没有做好饭,她拍了拍手上的面粉,一边问他。

“确实有事在身,不便久留。”梧桐一脸为难地说着。

娘亲一边擦擦手,一边对他再三挽留,可是梧桐是一个有自己注意的人,再三推辞。娘亲见留不住他,便不再挽留,只是从马车取来一两袋面粉,剩下的便什么都没有拿。

梧桐看到对娘亲提议道说:“都拿下吧,这是提前晚辈的一点心意。”

娘亲摇头,执意不收:“没有都留下的规矩。”

梧桐见如此,便笑了笑,对娘亲说:“那晚辈告辞。”

清溪看着远去的男孩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娘亲笑着对他说:“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的。”说完,梧桐便绝尘而去。

等梧桐走远,娘亲一脸阴沉地对她说:“五丫,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嗯。”清溪点头,答应跟去。

剩下三丫四丫卖力把面粉往家里拉着。

一张白纸就这样从头顶砸来,虽然头并不疼,可压不住心疼。

清溪低头,不再看她。

“说吧,你欠我一个解释。”

“正如梧桐解释的那样。”

“童养媳?呵呵”娘亲笑,“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个交易?”

清溪的眼眸往下看,盯着自己的鞋子说:“方才。”

“什么?”显然娘亲没有意识到清溪说得什么意思。

“收下面粉的那刻。”

“就那两袋?”娘亲感觉不可思议。

清溪摇了摇头,指了指三丫四丫手中的面粉说:“不,还有剩下的那些。”

娘亲皱眉。

清溪再次补充了一句:“娘亲,你貌似忘记了这是荒年。这些面别说不在荒年时的价值,更何况还是在荒年。”清溪想通了,若是那人要娶她,她嫁了便是,只要二十五岁找到那个人,她的心愿也算了了。

娘亲语塞,在沉思。

清溪不愿多说,走出东屋,与三丫四丫一起把剩下的面粉拉过来。

娘亲看着屋外忙碌的三姐妹,再看看屋内的躺在病床的丈夫,一时之间,怅然若失,却也在心中盘算着这门亲事,但总觉得心里不安稳。

她拿起地上的那张白纸,白纸上已经占了些许灰尘。

她弹了弹,拿起纸张,便向村落里德高望重的夫子家里走去。

“夫子!”敲着夫子家的门,她在外越来越焦急地等着。

无人应答。

再过了会儿,她听到有人说话。

“不开门吗?”

“开什么开?外面来的那家,流言蜚语还少吗?少惹为妙。”

娘亲失落地拿起纸张无功而返。

这些清溪并不知道,如今她知道的便是好好伺候卧病在床昏迷不醒的父亲。

少了一壶开水,兑些凉水,调到合适的温度。她便拿起手帕轻轻擦拭父亲的脸颊,她想如果是父亲,该不是训斥她的,对吗?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她轻叹了一下。

因为梧桐的原因,他们家的吃饭问题是暂时解决了,接下来的,也只能走一天,看一天了。

他的出手相助,清溪已经深深记下来了。

她想,若有机会,一定会想法设法地报答他。

清溪笑了笑,她来人世算是没有白来,毕竟认识一个这么为人着想的男孩着实不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