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六十九章(续)错过,计谋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536 2016-09-05 15:10:49

  布宇开车去了原依的家里,敲门的时候,愣是把原依的妈妈吓了一跳,这么多年,他们家还真没有来过什么男士。

顾不得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布宇将买好的东西递给原依的妈妈,路上准备好的说辞也出了口:“阿姨,我是原依的朋友,这是她给您准备的东西,托我送给您的,她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进来坐。”原依的妈妈很是热情地招呼布宇,还将鞋架上的拖鞋放在了地上。

“不了,阿姨,我还有事,她有回来吗?”

“她刚走不久,说是先去学校,然后公司有旅游活动什么的,要去一个月,走的比较急,饭都没吃。”

布宇连忙向原依的妈妈道别,上车之后,直接打了最高档。当他赶到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刚下课的邓老头,聊了一会,却被告知她走了有一节课的时间,布宇立刻给原依发了个短信,期待她能看到,但是短信犹如石沉大海,在家等了一个星期无果,最后他只能回了上海。

“怎么,小野猫追回来了?”接到前台的电话,秦川可是起了个早,立刻赶来了公司。

“……”

秦川上前看了看布宇,连连啧啧摇头:“瞧你这脸色,神情,出师不利啊。”

布宇闭目养神,不打算这个看戏的人,躺在沙发上,他需要理一理混乱的脑子。

“沉默就表示我答对了。”

秦川思前想后,又觉得有些不对,虽说这厮不算是正常人,但是如果见到了人,不至于回来这么快,就算回来也不会是他这个德性,最后总结一句,他是扑了个空。然后原本只是了解情况的他,很是高兴,一扫之前加班的憋屈,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想不到我们的老少皆宜的大神,也有今天。”

“你很高兴?”

“废话,被你压榨了这么多年,难得见到你如此一面,肯定很开心,没在你伤口上撒盐或者抹辣椒酱就不错了。”秦川放下二郎腿,喝了口咖啡。

办公室短暂的安静下来,秦川也不再开玩笑了:“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等。”

“多久?”

“一个月。”这是她和她妈妈说的,现在情况也只能这样。

秦川站了起来,走到了台桌前,打了几杆球,撑着杆子说道:“我觉得你可以从她闺蜜身上下手,她既然会回家,肯定是怕她妈妈担心,自然也会怕你或者什么人打电话,所以她一定和她们交代了什么,只是没有和你说实话而已。”说完,走弯下身子,拿着杆子瞄准球,眯着眼说道:“女人嘛,我还是了解那么点的,闺蜜情深起来,绝对是一致对外,不让你脱层皮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话毕,手里的杆子推了出去,球也进了洞。

躺在沙发上的布宇眼睛缓缓睁开了,从搭在沙发上的外套里掏出手机,又定住了手,之后选择了给汪小胖打电话。

“哟呵,这谁呀,我们布大帅哥吗?”

布宇手机直接懒得拿,开了扩音,眼睛瞥了一眼站在台球桌处的秦川,那意思很明白。

秦川将球杆放在了桌子上,白了一眼布宇:“你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算了,我还是去找我的初恋去。”

“你的初恋不是结婚了吗?”

布宇突然冒出的话,让走到门口的秦川停下了脚步,给了他满眼寒光,走到离电话很近的地方,拿了起来:“我说美女,你千万不能让这厮得逞,我跟你说,他在国外谈了不下十个女朋友,这样的斯文败类,千万要拦住你朋友,别让她往火坑……。”

“里跳”还没有说出来,泡好咖啡的布宇,直接拿过手机开口:“汪小胖,我是布宇。”

“说吧,找老娘干嘛,情场小王子。”说到情场小王子几个字的时候,汪小胖故意加重了力度。

“原依在哪?”布宇直接进去正题。

“老娘又不是她妈,去哪还得看着呀,不知道。”

“汪小胖。”

听到大神突然叫自己的名字,电话那头的汪小胖咽了咽口水,然后很快恢复过来,声音还有点巴:“你……想怎样?”

“你家准备盖房子?”布宇喝了口咖啡,不急不缓地说着。

“对呀,干你何事。”神来之笔,打的汪小胖有些晕,不知他何意。

“我有认识的施工队。”

贿赂啊,贿赂,电话那边汪小胖眼睛早已冒着光,心里正打着算盘,算一下这笔交易值不值得合作。双方都沉默了很久,汪小胖决定出卖原依,哦不,实话实说,不过先迂回一下:“你这是贿赂我?”

“嗯。”布宇回个单音节。

“老娘是那种为了钱出卖朋友的人吗?”

“工钱我付。”

汪小胖彻底服了,见过钱多的,没见过这么钱多的:“工钱就免了,老娘呢,也是真的看不下去你们这对虐了这么多年的苦命鸳鸯,好人做到底。原依走之前确实有交代,只要有人打电话过来就说她旅游去了。”

“具体位置。”

说到这,汪小胖也是爱莫能助,中间几次还能打通电话,最后干脆失联了关机了,她也很担心原依会不会出事或者想不开啥的,不过想起她说出去散散心,找到以前那个自己,也就不担心了,不过她和丁丁骚短信可没有少。

“不知道,真的,一开始我还联系得上,后来她关机了。不过走的时候,她说想散散心,把自己找回来,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她有说多长时间吗?”

“一个月吧。”

“施工队电话等会发给你。”布宇说完,直接挂了。

布宇这一个多星期,将戒掉的烟再次抽了起来。等,现在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时间,在穿梭在社会每一个角落的人们,有的是飞快的,有的是漫长的,明明是同一个世界,却总是不对等的。

这些天,布宇一共只发了两天短信给原依。此刻,正在修改东西的布宇,看了看桌子上多出来的台历,看了看手机,敲键盘的手短暂地停了几秒钟,“啪”的一声将电脑关上,今天刚好一个月,他决定有必要做些什么,修长的手指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

“秦川,给你十分钟,能到,下半年的假两倍,没到,假期折半。”

“你……我马上到。”

十分钟后,只见秦川喘着气,双手搭在膝盖上,弯着身子,一副要趴下去的模样,抬头怒目而视罪魁祸首:“你……下次能不能不要在老子离公司十万八千里的时候整我,我会吃不消的。”

布宇看了看手表,神色淡淡地吐了几个字:“很准时。”

“准你的头,说吧,什么事?”

“出谋划策。”布宇面色有些不自然,不过累晕了的秦川没有看到。

“哟,天下红雨呀。”秦川理了理凌乱的发型,瞥了一眼布宇:“说吧。”

“她这几天应该会回去。”

秦川心领神会,又有些苦笑不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真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推理:“所以,你是准备主动出击了,不坐以待毙了。”

“嗯。”

“早该这么做了,一开始和你说不听,还假装矜持,非得吃亏了才回头。”秦川连连哎呀哎,旧事重提。

“你还有一分钟时间争取假期。”

“放个假消息,试探一下,比如说结婚啊,什么订婚啊,什么车祸啊,呸,车祸就算了,反正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负责出点子。”

布宇摸索着一下下巴,看着秦川离开,刚好最近有一场婚礼要参加,他本来没打算去的,打开手机,看了看邮件,记下了日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