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六十七章 布宇,高中时她离开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632 2016-09-03 00:33:51

  在原依离开的第二天,布宇去班级找她,却被告知她请假了,而丁丁也不在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包括邓小生。于是,他去了原依的家,邻居说他们匆匆忙忙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电话失联,音信全无,那一刻,他有种崩溃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于是,他在原依家的楼下等了几个晚上,最后不知是失望还是被抛弃的感觉,他没有再来。

“英国学校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机票已经订好了,到时秦川会去机场接你。高考考不考对你来说无所谓,这些天你就好好准备一下。”

听着爸爸例行公事般的交代,宣布早已定好的结果,若是以往,他会反对,最后他只是嗯了一声,踏着拖着去了楼上。

推门,入眼的是墙上的画和阳台上的风铃,气愤,痛苦的他,急步走到墙壁边,用力将画框从墙上扯了下来,“啪”的摔在了地上,玻璃瞬间碎成了一块一块地,最后又走到妈妈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画。

“你这孩子,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布宇妈妈听到声音,赶忙上楼看情况,一进门,看到地上的碎玻璃和画框,吓了一跳。

“房间得装修了。”

“这不是原依画给你的吗?”

一听这个名字,布宇内心更加狂躁:“现在不喜欢了。”

布宇的妈妈瞪了瞪布宇,快速将画从碎玻璃中抽了出来,以防布宇真的撕了,嗔怪:“吵架了,也不能拿东西撒气,到时候后悔了看你咋办。”

吵架,能吵就好了。布宇苦笑,他们根本连吵的机会都没有,就连知道为什么的机会都没有。

“妈,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

“可是地还没有扫呢。”

布宇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等我醒了再说。”

去英国那天,快到机场的时候,布宇还是让司机调了头,开到了原依家的楼下,熟悉的房子依旧是漆黑一片,一如他的心情。

“走吧,李叔。”

不再有所期盼,他踏上了英国的旅程。

在英国,除了学习,布宇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游戏上面,一方面是感兴趣,一方面是不想脑子空闲下来。

其实到了英国一个月后,布宇知道她回来,是秦川接了他的电话。

“你妈让我告诉你,她在你家不远的树下看到了原依。”秦川将手臂靠在布宇的肩上,看着他电脑的屏幕,好奇道:“阿姨说的那个原依是谁呀,我认识吗?”

布宇握鼠标的手定了一会,之后继续打游戏,并没有打算理会秦川。她原来了,还去了他家附近,听到这个消息,布宇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就连游戏里被人秒杀了都没有注意到,于是,当晚,他打了电话给他妈妈。

“妈,是我。”

“布宇呀,是不是在那边住的不习惯,缺什么,你和妈说,妈妈寄给你。”电话那头絮絮叨叨,担忧不断。

“我很好,什么都不缺。”

“你爸也真是的,在哪读书不都一样,非得把你送到国外,人生地不熟的,哪有家里好。”

布宇放下书本,站到了阳台上:“秦川说你早上打电话,有事吗?”

“没事,就是看到原依了,就想和你说一下。”

“没什么了,我挂了。”

“别呀,臭小子,我还没有说完呢,说完你再挂。”

“……”布宇保持沉默。

“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到她脸,我都快认不出她来了。整个人瘦的不成样,黑眼圈都可以做国宝了。儿子,你跟妈说实话,是不是你气人家了,然后和人家分手了?”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布宇将电话挂了。

时间在两人的彼此淡漠中度过了一个学期,布宇在暑假的时候抽空回来了,他也终于看到了半年没有见到的原依。确实,她瘦了,好像一阵风吹过去,连着她都会飞走,脸色憔悴蜡黄,没有那个时候的白皙,穿着白色的衬衫,在路上发传单。

那时,布宇现在属下,原依现在烈日下面,面带微笑,来一个人发一张,嘴里说着规定的广告语。那一刻,看到她,布宇心里有那么一丝冲动,想要冲出去,问她为什么,可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那么做,他怕再次的上海,呆了一天就回了英国。

“见家属回来了?”

打开门,布宇就迎来了秦川的打趣,疲惫的他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总是她柔弱不堪的身影。

秦川一脸的纳闷,拿着咖啡杯子的手架在椅子背上,看着布宇:“怎么回国后比没回国更加冷了你。”

“秦川,你有喜欢的人吗?”这是布宇第一次问秦川问题。

秦川白了一眼布宇:“废话,当然有。”

“她是什么样的人?”

“想要傍大款的那种。”秦川喝了口咖啡,苦的皱了皱眉。

布宇嗤笑,他这是问多余的问题,不再说话,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三的时候,布宇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开发游戏上面,准备比赛,拿资金创业,所以尽量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一些存在而刻意忘记的事情。秦川不知在哪知道了他全部的事情,总是站在情圣的位置替他考虑事情,试着劝服他。

“哎哟,我说兄弟呀,你说你写这些程序什么时候不能写,但这未来老婆的事耽搁不起呀。你说你每年都会回去,就那么远远地看着人家,现在人家姑娘好歹也是大学生了,那万一,有一天人家谈恋爱结婚了呢。”

布宇打字的手终于定住了,秦川的问题正中他的心脏,这个问题他好像从来没有想过。他一直在等,等她的电话,等她向他说明真相。但他好像忘记了,她不再是高中声,也不再是拘束的年华。

“你很闲?”

“不是我很闲,你说的事我都办完了,我只是利用空余的时间给你个警醒。现在的社会盛产美男子,这姑娘们的芳心也是容易受到颜值攻击,最后一败涂地的比比皆是。”

“另一个交易平台APP就交给你了。”

“别呀。”秦川瞬间泪奔,面色苍白,这是要他的老命呀。

“要的,否则你大哥又说我没好好照顾你。”

秦川龇了龇牙,翻了个白眼:“我大哥那是客套话,客套话你懂吗?”

“礼尚往来,我觉得有必要。”

“好吧,你赢了少年,下次不要再让我出谋划策,就算你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出。”

“有一个亿,恐怕需要你的你那个位置。”布宇指了指大门口正扫地的叔叔。

“你……你欺人太甚。”

“这也是你的价值体现。”

秦川的话,其实影响到了布宇。比赛结束的那天晚上,他买了晚上的飞机票,赶了回去。到达原依的学校已是晚上七点左右,风尘仆仆的他,却看到了他所等的那个人,和别的男生有说有笑的牵着手,走在靠近操场的路边。刺眼的一幕,是对他最大的讽刺,布宇觉得他是疯了才会听秦川的话,回一趟没有意义的国,他在自取其辱。

也就是这件事,布宇约会了抽烟,喝酒,还有泡吧,每天夜不归宿,过的颓废至极。最后,因为喝酒过度,他被秦川送进进医院,差点就丢了小命。

“平时瞧你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怎么就栽在一个小女生手里,现在倒是像吸毒过多的不良少年。”

“项目怎样了?”躺在穿上一身病服的布宇,如同医院里的气氛一样的冷漠,调不高温度。

“我说你回去一趟到怎么了,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你墙角被人挖了?”秦川抱着的双臂放了下来,从门口位置走了进来,站在布宇的床前。

“给你三天,把具体数据统计给我。”布宇说完,闭上眼。

秦川捂住嘴巴,五个手指捏了捏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只得拿着外套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