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六十四章 第二朵烂桃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392 2016-09-02 04:15:38

  原依进了邻居所说的三流大学,在妈妈天才梦破碎,悲痛欲绝的眼神下,原超护送她去了大学。

在这里,原依又认识了三个传奇人物:小荷,刘安静,方小欢。

小荷呢,爱吃,爱玩,爱搞笑,砀山梨的产地出生,所以脸上也带着梨子的象征标记,一个一个的小麻点。

刘安静,喜欢缩在被子里熬夜看小说,比起学校书本,她更爱花草,享受生活。用她的话来说:本宫若是男儿身,后宫必定佳丽数千万,怎奈投得女儿郎,只能赏花赏月赏美男。逢考必带小抄,更疯狂的一次竟然把小抄抄在了大腿上。

方小欢,成绩好,热心肠,人也好,对事都很主动积极,我们的班长兼寝室长,更是小荷她们逃课的保护伞。

大学的原依,沉寂在码字,兼职当中。由原来积极向上的青年,变为了勉强应付考试的青年。

周末,蒙头大睡的原依,再次被下铺的刘安静同学给吵醒了。昨晚熬夜到凌晨,她的眼睛根本睁不开,无醒来之意地问道:“怎么了?”

“我说原依,你这绝对是后妈。好不容易我爱上了男主,你却又将女主推入男二的怀抱,我好不容易喜欢男二,你把女主整没了,你是希望剩下的两男的玩cp吗?”

“对呀,你咋知道。”

“我去,你口味太重了。”

“不是我口味重,是读者内心的需求,他们在现实得不到满足,来小说里找幻想感。”

听着原依有气无力的声音,刘安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你这不能总是熬夜,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而且每天几乎不吃早饭。”

“没时间。”

小荷见原依和刘安静如此情深,不由地啧啧出声:“我说你俩弄啥嘞。”

“看你的唐老鸭去。”刘安静趴在护栏上,踹了一脚小荷的屁股。

“别踢我屁股,你这是在嫉妒我的屁股比你好看嘞。”

刘安静再次踹了她几脚:“我说小荷同学,你能不能说话不带嘞,哩。”

“俺是汤山人,这是砀山的标志需要,安不能抛弃嘞。”

“闭嘴。”

“俺还不理你们哩,不说就不说。”

见小荷不再啰嗦,刘安静低声问道:“你和左天怎样了?”

“分了。”

“啊。”寝室里的三个人齐齐啊出声。

方小欢爬上原依的床,探了探她的额头,眉头皱了皱:“我说原依,你脑子没病吧,这么好的男生,你和他分了。”

左天,是别人介绍的一个隔壁学校的男生,学校联合组织活动认识的。高高的,瘦瘦的,带了副眼镜,为人好,人也老实。 在原依拒绝了他n的情况下,他依旧不放弃,时不时给她寄书过来,或者寄零食,这样的情况从大一坚持到大二。

或许是内心的孤单,或者寂寞,在大二暑假打工的期间,原依会时不时和他聊上几句,慢慢地,他挤进了原依的生活。原依并不喜欢他,仅仅是因为感动,一个人久了,就想找个肩膀暂时靠靠。原依知道她的内心住了一个人,这个人永远无法忘记。可是,因为感动,她同意和左天的交往。

从交往到牵手,原依和左天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很多次,在他快亲到她的时候,都被她刻意地躲了过去。肢体的接触或者拥抱,原依勉强接受,但是吻,她始终做不到。原依的异常,左天早就发现了,他不问,她也不会说。渐渐地,原依的内心在强烈的排斥他,甚至躲避他,害怕与他见面。因为她知道,她错了,不该这么对他,不该把他当做消遣时间的对象。

因果报应,原依对左天的残忍,老天知道了,反馈到她的身上。原依的无情话语,刺激到了他,而她也差点被他给侮辱,他们以最残忍决绝的方式分手。

回想分手时候的情景,原依藏在被子里的手,不由地颤抖。

“左天,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分手吧。”

“为什么?我们相处的不是很好吗?”左天没有想到原依会如此说,紧了紧她放在桌子上的手。

抽回双手,原依眼神闪躲,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很好,是我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拿起书包,看着有些激动的左天,原依不敢再刺激他,淡淡道:“左天,对不起,我先走了。”

“原依。”

原依的脚定住了,看着站起来的左天,她向后退了退,他眼里闪耀的光让她莫名的害怕。

“马上毕业了,想再见也难了,我给你做最后一顿饭吧。”

“可是……”

左天还是和以往一样,柔柔一笑:“怎么,最后一顿饭也不愿意陪我吃吗?”

“不是。”

“那就是答应了。”

随着左天,原依和他来到了他租的房子。才进门,背后传来咔的一声,门锁上了。她浑身一僵,看着面色阴沉的左天,她退了几步。

“左天,你干什么?”

“原依,我们好好聊聊。”

退到桌子上,原依的手摸到了桌子上的剪刀,紧紧握在手里:“该说的,我都说了左天。”

“为什么?我对你那么的好,我那么的喜欢你。”

“左天,是我对不起你。”

左天笑了笑:“既然你觉得对不起我,不应该补偿一下我吗?”

“怎么补偿?”

“陪我睡一次,我就放了你。”

惊恐地看着左天,原依第一次觉得他很可怕。在她的印象里,左天很少发脾气,性子很好,但是她忘记了,他也有极端的一面。他多次因为和她冷战,有时候固执地在宿舍下,一站就是一个晚上。

“你把我当什么了?”

“怎么,不是你自己找的吗?”

看着越来越近的左天,原依退到了角落里,拿出手里的剪刀抵在脖子上,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死给你看。”

“我不觉得你会。”左天的步子定住了,看着满眼惊恐的原依。

“你别逼我。”再近了一分,原依感觉到剪刀划破了她的皮肤,有血腥的气息传到她的鼻子里,原依双手颤抖不止。

“原依。”看着原依如此决绝,左天一开始还镇定的眸子,有些乱了。

“把门打开,我要出去。”

绕着桌子,靠着墙壁,原依夺门而出。走到大门的时候,脚步定住了。

身后传来左天有些痛苦的声音:“原依,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对吗?”

“左天,对不起。”

原依游离的思想,在方小欢的手触摸到她的脸颊时候,清醒了过来。

方小欢看着流泪的原依,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脖子上,眉角微皱:“左天弄的?”

“不是,我不小心划的。”

挠了挠原依的头,方小欢不再询问:“分了就分了,好好休息,啥也不用想,有我们呢 。”

“谢谢你,欢欢。”

“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些。你就好好休息,饭呢我给你买,你刚做完胃镜,要爱惜自己。”

“好。”

就这样,原依再也没有见到过左天,日子再次恢复了平静。他,是原依人生中第二个觉得对不起的人。以后的日子里,她的心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哪怕真的孤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