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五十八章 纸,包不住火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281 2016-08-31 09:08:22

  在原依迷迷糊糊睡觉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本以为叫了几次没接,打电话的家伙铁定会放弃,怎奈二十分钟过去了,人家还在打,她不由地佩服起来。

原依没看屏幕,直接按了接听键:“哥们,你还真有耐心,打了这么久,不累呀。”

“我是你哥。”

额,迷糊的原依瞬间清醒过来,赶忙坐好,笑着道:“今天什么风把你老人家给吹过来了。”

“别给我打马虎,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你明白。”

听着气势汹汹的语气还带着杀意的话,原依有些疑惑:“咋啦。”

“你是不是没有去画画?”

“是。”

“你到底在想什么,都快高考了,你想做什么。”

原依可以想象到原超在那头的表情,肯定很恐怖,很吓人。紧了紧手机,她敛下眸子,轻声说道:“哥,你之前不是说过,妈妈要花很多钱才能砸出一个艺术家吗?我突然觉得,玩这东西,我的智商不够。更何况我的脑子在你那,我还是好好的读书就可以了。”

“原依,钱的事有哥。你听话,好好学。”

原超在尽力的劝她,只是原依一旦做了决定,是不会改变的,这个和原超很像,揪了揪被子,原依开口:“哥,妈妈背着我们去小诊所扎针,现在退更加疼了。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你都放弃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坚持下去。”

“原依。”

“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不会再学了。等以后有钱了,我再学习。”

原依把原超的电话挂了,擦了擦眼泪。看着站在门口的丁丁,手顿住了:“丁丁,你还没回去呢。”

“书忘了带。”

看着走过来的丁丁,原依故作微笑:“死原超,他故意气我。”

“我都听到了,原依。”

交缠着双手,原依不知道该说着什么,只能笑了笑:“你都知道了。”

“我早就猜到了。”

“对不起,我一直再瞒着你。”

看着外面的灯火,丁丁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也有很多事瞒着你。”

“你真的不打算学画画了。”

趴在桌子上,看着丁丁,再看了看身后的画板,原依开口道:“不学了。”

丁丁双脚架在凳子上,歪着头看着原依,笑了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不过,说真的,布宇知道吗?”

“不知道。”

“很难想象,他要是知道了,会怎样。”

“还能杀了我不成。”

“有时候活着才能折磨人,他绝对不会杀你。”

话说,这人如果倒霉,喝水都能塞牙缝,刚好,她就是那个倒霉鬼。这上午原超兴师问罪,下午就到了布宇。他老人家发了短信,让她天台见。原因就是为了兼职,她没有找他辅导,好死不死的人家真的去了画室,一看,露馅了。

迈着蜗牛的步伐,原依来到了天台。看着背对着她的布宇,原依有一丝丝的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越年长,她越害怕面前的家伙。

“嘿嘿,你找我。”刀子眼,寒光四射,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我找了你们老师,他说你不学画画了。”

“对呀。”

“原依,你不是一个说放弃就放弃的人。”

将书包放了下来,原依坐在了地上,看了一眼布宇:“学了这么久,突然发现,艺术家不是那么好当的,所以我就放弃了。人嘛,总得有个自知之明,我只不过提前知道了而已。”

“老师已经打过电话去你家了。”

原依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心情,还准备高考结束再说,没想到这么快就知道,老师太不厚道了,说好不说的。该来的总是会来,经过汪小胖的事,她好像习惯了突击事件,也不再慌张。

“嗯,知道了也好,我得重新给她造个梦去。”

看着故作轻松的原依,布宇眸子有些沉:“原依,为什么我觉得你距离我好远。”

捏了捏布宇的脸,原依笑了笑:“少年,你想多了,我还是原依,原依也是我。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得回家跪地板了。”

转身的那一刹那,原依有些苦涩,心里呢喃:布宇,你和我之间距离本身就存在,只是我们假装不知道而已。

下了公交,看着等还亮着的房间,原依耷拉着脑袋。好在她不是张飞,只用过三关,不需要斩杀六将,否则她小命今天得交代在这画画路上了。

将书包放下,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眼泪哗哗的老妈。原依很是头疼,别的不怕,她就怕她老妈流眼泪。拿起桌上的抽纸,原依递给她,弱弱道:“擦一下吧。”

“你还敢回来。”

“不然呢,难道你忍心让你唯一的女儿露宿街头。”

老妈哼了几声:“那也是活该。”

还能骂人,说明气的不深,有救,原依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不就是耗时间,她陪着她。倒了两杯水,原依在她老妈的面前坐了下来,看着眼睛通红的她,原依决定用道理和她说话:“我亲爱得老徐同志,我这不是为了老原家和你着想嘛。”

看着不理她的老妈,原依赶忙凑了上去,给她算了一笔账:“这样吧,我给你算笔帐。咱先从就业考虑,老徐同志,你想想,这艺术生的就业范围就那么大,要出名有多难,除非咱有人带着。我知道您不缺钱,但是,时间不等人,等我找个稳定工作,估计也得比别人晚好几年,到时候人家娃娃也打酱油了。”原依继续加火:“再说,这要学好艺术,去国外肯定少不了。我知道您不缺钱,但是,你能接受我在国外呆着,几年不回家吗?”

看着有些松动的老妈,原依赶紧接上:“等咱事业有成了,什么时候学都没有问题,对不对。”

看着原依,原妈妈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哽咽道:“可是,你说过喜欢的。”

“喜欢又不能当饭吃,我还想给您钓一个金龟婿呢。”

妈妈理了理她有些乱的头发,摸了摸她重重的黑眼圈,泪水就一个劲的往下流:“原依,妈妈知道你是怕花钱,是妈妈没用,拖累了你们。”

“老徐同志,你傻了吧。咱能长这么大,难道是猴子变的,要不是你,我和原超还不喝西北风去。再说了,现在原超在学校老牛了,媳妇就差带回家了,您就等着享福吧。”

妈妈被她逗乐了,无奈道:“就你会说。”

拿纸,将妈妈的眼泪擦干,原依笑了笑:“所以,你放心,我做的决定是正确的。你不是累赘,这个家,我们三,少了一个都不完整。”

“好,听你的。从小就是个倔脾气。”

“那是,也不看谁的女儿。”

就这样,原依把她老妈搞定了。不过她时常也会劝她,原依只能见招拆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