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五十二章 原妈妈,犯病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1971 2016-08-30 01:19:08

  新的一年正在来临,班级正准备了晚会,迎接新年的到来。

为了突出他们班的特别,班长和老师商量不跟着学校走,自由办元旦晚会。美其名曰,促进师生交流,迎接大二下学期,迎接未来高三生活。

丁丁准备了舞蹈,汪小胖准备了一首歌。艺术细胞薄弱的原依,选择画一副集体画送给老师,里面有可爱的班级所有同学,做的可爱的事情。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原妈妈突然给原依打了个电话。

“原依。”电话里,原妈妈的声音很小,很虚弱。

原依怕她出了什么事,赶忙跑到教室外面,有些紧张:“妈妈,你的声音很小,你是不是不舒服?”

“原依,妈……妈的病犯了。”

轰的一声,外面不知何处放了烟花,原依只觉耳朵一阵阵鸣叫,极力掩饰内心的紧张:“妈妈,我马上回家,你等我。”

回到教室,原依将画交给汪小胖,简单说了几句,狂奔回家。出租车开到楼下,家里的灯没有开,原依的心漏了一拍,难道妈妈出事了。开门的时候,她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插了好几次才打开门。打开灯,看着躺在地上的妈妈,原依的心更加慌乱,双手不知怎么办,也不知道做什么。

“妈妈,怎么了?”

她吃力的将妈妈扶坐在沙发上,手焦急的在她身上摸索着,检查着,看看有没有多余的伤,或者碰撞的地方。

“原依。”

看着手足无措的原依,原妈妈将她的手按住了,双眼看着她,认真道:“妈妈的风湿犯了。昨天晚上腿不能动很疼,就没有在意。今天早上起来,根本走不了,手机放在桌子上,我想打电话给你,摔倒了爬不起来。”

蹲在妈妈的面前,听她如此平淡的说着,原依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怎么可以这样平静,若是昨晚出了什么事,她和原超怎办。原依的双手不知道该触碰妈妈的哪个部位,她怕一个用力就把她给碰碎了,只能拉着她的手,低头望着她:“我们先去医院。”

“好。”

颤颤巍巍的扶着妈妈,好几次因为力气小差点把她摔了。看着她额头的汗水,在地上拖着的双脚,原依知道,这一次,菩萨不会再眷顾她了。

看着进手术室的妈妈,原依无力的趴在门上。好一会才想起给原超打电话。

“哥。”原依的声音因为害怕在颤抖,喉头里的哽咽根本下不去。

原超在那头听着她的声音,急忙道:“原依,你别哭,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妈妈犯病了,我们现在在医院。”

“什么时候的事。”

“她昨天腿就疼,以为没事,今天早上不能动,她从房间里爬出来给我打电话的。”

一想到那个场景,原依大声哭了出来。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她没有给她打电话。

“你在医院看着妈妈,我马上坐车回家,等我。”

“好。”

原超声音很沉,听着电话里还在哭的原依,安抚道:“原依,别怕,还有哥呢。晚上抽时间睡会,等你醒来,就可以看到我了。”

“好。”

整个晚上,原依都没敢睡,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妈妈的腿很疼,虽然她没有说,但从她的汗以及发白脸,原依知道她在忍着,怕她担心。趴在床上,看着睡着的妈妈,原依才发现,她的头发又白了许多。明明还是原超国庆回来带她染黑的,这么快就白了。双手撑着眼睛,心里数着时间,原依默默地等着家里的主心骨回来,把她解救出来。直到临晨三点,病房的门被缓缓打开,原依知道,原超回来了。二话不说,原依立刻扑进他的怀抱,寻求他的庇护。

“哥,你终于回来了。”

“傻瓜,别哭了。”抬手,将原依的眼泪抹掉,原超挠了挠她的头,很是无奈地说道。

“就哭,就哭。”

拍了拍原依的背,原超抱着她:“好好,哭吧,哭吧,老哥照着你。”

原超回来之后,直接把原依打发回了学校,不让她呆在医院。拖着疲累的身体以及强大的黑眼圈,原依再次回到了学校。当然,上课啥的是不可能的,一整个上午她都在睡觉。

下课,汪小胖将原依的头扒拉起来,吓了一跳:“我的天呀,原依,你最近干嘛去了,都快赶上烟熏妆了。”

“没啥,最近熬夜看帅哥去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身体需要节制。”

原依给了她一个大白眼:“节你的头。”

周末来到医院,看着憔悴的原超,原依的有些疼,这才几天,帅气得小伙子变成了大叔,这还有姑娘要嘛。

“原依,你陪着妈,我出去打个电话。”

“好的。”

看着有些神秘的原超,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原超,原依偷偷跟了出去。他走进了楼梯口,上了21楼,原依轻轻地猫身子呆在20层的楼底下面听着。

“小马,你忙吗?”

小马哥,原超高中的好哥们,现在和原超是同一个大学,不同的专业。

只听那头打趣道:“哟,你小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有正事找你,你现在方便吗?”

“说吧,啥事。”

“我妈住院了,我急需一笔钱,需要你的帮助。”

“没问题,你主要多少。”

“具体的的看治疗情况,你能帮我先凑四万吗?”

“这个现在不敢说,晚上给你答复。”

“哥们,谢了。”

“我们之间,说这个见外了,先挂了,等我消息。”

原超在楼梯上坐了很久,而原依也是。这些钱,对于别人来说问题不是很大,到对于他们来说,很大。家里唯一值钱的只有那个房子,三室一厅,很小的蜗居,还是爸妈离婚的时候,爸爸留给妈妈的。如今,他们面临最为重要的就是钱。原超请假了,至于请了多少天,他没有告诉原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