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四十八章 大神的妈,语出惊人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324 2016-08-29 14:36:33

  值得庆幸的事,布宇以小组第一的成绩进入了决赛,全程呢有一点点的意外,一切还算顺利。因为在过了四百米的拐弯的时候,布宇差点摔倒,原依当时差点没有越过栏杆,直接奔向赛场。可是,没办法,谁叫她来迟了,连场地都进不去,空有一番架势,做不了实际行动。

赛事一结束,原依嗖的一下,利用她瘦小的优势奔进了赛场。看着累得坐在地上的布宇,原依赶忙将他拉起来。

“布宇,刚跑完,你不能坐下来,我陪你走一会。”

“不走。”

蹲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他,原依撑着头,继续道:“少年,难道你们老师没有告诉你,剧烈运动之后,不能直接坐下来吗?”

布宇直接忽视她的话语,将她肩上的毛巾拉下来,遮住眼睛。

原依打量着他全身上下,想起了刚才他差点摔倒了,很是紧张地问道:“刚才看你差点摔了,没事吧?”

“没事。”

听此,原依顿时送了口气,她暗暗的决定,赛事结束,一放假,就让她老妈去看看她的运势。原依很是纳闷,奇了怪了,不就是比个赛,周边的几个人都差点出了事,不邪门也有点邪门了。看了看已经走空的赛场,原依也坐了下来,将布宇的腿放在她的腿上,决定让他享受一下皇上级别的待遇,顺便给他舒缓一下疲累。因为原超说过,刚运动完就坐下,是极为不好的。既然这家伙不愿意走动,只能她来代劳。

明显,原依的动作让布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没想到她会有如此举动。

原依帮布宇敲了敲腿,按了按,说道:“原超说过,运动后要走一段时间。有时候他懒,不愿意动,经常这么使唤我。念你今天表现不错,让你享受一下他的待遇。”

布宇将毛巾拿下,看着阳光映照下的原依,笑了笑:“你和原超相处的模式,还真是独特。”

想到原超,原依也笑了笑,挠了挠头:“没办法,习惯了。不过他对我很好,只不过那张嘴巴欠抽,经常惹我生气。现在去了大学,很久没有见他,倒是很想他。”

靠在布宇的一旁,原依也躺了下来,看着蔚蓝的天空,心里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心里就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了继续祸害布宇这厮,折磨他,她决定和他考在同一座城市。

布宇侧身,盯着阳光下,扑闪着大眼的原依,很是可爱。忽的,抬手将毛巾盖住她的眼睛。

在原依没有反应过来时,唇上传来软软的触觉,只那么一小会,轻轻的触碰,又离开了,之后她世界又恢复了光明。紧了紧手,原依脸颊瞬间如同烈日灼烧一样的烫,小心脏跳个不停,声音也结巴了:“你……你做什么?”

布宇看着如此可爱的原依,将他的头抵在她的额头,看着原依,点了一下她的唇:“做个记号,以防哪个不识货的找错了人,领错了。”

“你。”

原依抬手欲揍他,这人怎么可以这样的无耻。轻薄别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

怎奈,强大的布宇拿着毛巾使劲挠着她的头发,很是无奈地看着正努力奋斗的她,只觉好笑,心里感叹:这么笨的家伙,也只有他脑子抽风,才会着了魔一样想把她拴在身边,甚至纳入未来的计划。

尽顾着和原依瞎玩闹,等安静下来,布宇才发现她脸上多了几道抓痕,声音不免冷了一些:“你脸怎么弄的?”

想到这个痕迹,原依不由的好笑又好气,头一次觉得她也有打架的天赋,打的那么不斯文,打的那么粗鲁。弱弱的看了一眼布宇,原依无奈道:“被汪小胖的情敌的九阴白骨爪给抓的,这还是我头一次跟人家打架。突然发现,女生也是一个很恐怖的战斗分子,打起架来比男生还恐怖。”

“打架?”

布宇的分贝不由的提高,眼里满是冰粒子。原依赶忙求饶:“真的不是我,是她在比赛的时候绊了一脚汪小胖不说,还趁着汪小胖倒下的时候踩她手指。我实在气不过,才和她理论,哪知道,敌人太过勇猛,上来就是拽头发,抓脸的,我哪里见过这个场面,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了。”啃着手指,原依只能在一旁低头坐着。

布宇看着头发如同鸡窝的原依,帮我理了理。看到耳后以及发根周边有些发红的皮肤,特地还拉了拉她的头发,痛的原依差点叫了起来。赶忙从发怒的大爷手里拿回她的头发,就差跪求了:“少年,你就饶了受伤的小毛吧。它已经够可怜了,这么热的天,三四天不能给它洗澡,它已经够忧伤的了。”

“原依,你是女生吗?”

无视大神的愤怒,坏坏一笑,原依看了他一眼,在保证到了安全的领域,大声道:“我是不是女生,你不是很清楚,要不然刚才你亲的男生吗?实在不行,我回家问问我妈再给你答复。”

本是生气的布宇,只能仰天长啸,看着快步溜走的某人,很是无奈。

在烈日的灼烧下,布宇同学不仅迎来了决赛,还迎来了他的妈妈。话说,布宇的妈妈很是可爱。为了让布宇安心的比赛,舒适的比赛。他妈妈特地在树底下摆了一个大圆桌,铺上了碎花的桌布,插了一束花,放上了各式喝的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布宇妈妈是来学校郊游呢。

原依和布宇从教室出来,一看这阵势,她瞬间被折服了,原来这世界上还有比她老妈更可怕的人物存在。

而布宇似乎早就习惯这样的模式,只是呆愣了一下,就恢复了过来。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妈,随后就坐了下来。而她,被布宇的妈妈很是热情的请到了一旁。

“原依啊。”布宇的妈妈很是温柔的喊了原依一声,并且将剥好的水果塞在她的手里,满脸笑意。

越是这样,原依的心脏越是颤抖,不知道对面的少年有没有和他妈妈说出全部实情。若是知道了,她还得找好地洞钻进去。

“阿姨,您说。”

“你觉得我家布宇怎样?”

“啊。”

突然的这么一句话,让原依无所适从,这话该怎么回答才算贴切,而且还不暴露。要是这货没有说,她自己捅出来,到时候来一场棒打鸳鸯,并且全校皆知,那就惨了。原依本着敌动我不动的原则,只能将脸堆满笑意:“阿姨,布宇人挺好的。”

听到原依这话,乐坏了布宇的妈妈,她拿着凳子,立刻坐在原依的旁边,满心欢喜道:“我家布宇呢脾气是臭了点,其他的都是优点。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你绝对不吃亏的。”

这话说的,原依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呵呵掩饰。

布宇妈妈见原依如此内敛含蓄,依旧不放过任何机会,继续道:“原依啊,你说这小子都给你买过了那啥了,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我家玩啊。”

“那啥?”原依一头雾水。

“就是那天早上,他在吊水的时候,你不是打电话,要大号创可贴吗?”

“噗。”原依一口果汁,直接喷了出来。

布宇妈妈赶忙拿餐巾纸给原依擦了擦:“这么激动干嘛。你是不知道,生了这小子十几年到现在,也就那天他脸红了,还支支吾吾的问我,难得被我狠狠地虐了一把。”

“呵呵,阿姨,您太幽默了。”幽默的原依想死,好在汪小胖他们不在啊,要不然,她得羞死。

“什么时候去我家呀?”

“这个,阿姨,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改天有空我一定去。”为了更好的应付布宇妈妈,请允许她撒一个小小的谎言来逃避。

看着原依陷入如此境地的布宇同学,很是淡定的喝着鲜榨的果汁,在那眼睁睁的看着她落难,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予。合着,这事全由她来应付,他在那独善其身,没天理,吃软饭都吃的这么心安理得。看着他很是享受的神情,原依真的很想上前抽他一巴掌,很可惜没有人拦着她。好在,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时间,原依脱离了布宇妈妈的魔爪,跑到了赛场里面,全程陪着布宇。怎奈,这厮除了成绩好,跑步也不差,直接以两秒之差,干掉了他们学校的体育健将。

一时间,布宇同学成为了全校女生的欧巴。情书不断,巧克力不断,鲜花不断,告白不断。

汪小胖理了理桌上的鲜花巧克力,啧啧了几声,然后摇了摇头,叹息道:“我说原依啊,人家布宇花和巧克力收的都手软了。你看我桌子上,就是半路时候,我从布宇手里截下来了。”

白了一眼汪小胖,原依继续画着画:“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怎么一点行动也没有呢。”

看着面前很是焦灼的美女,原依很是无奈的看着她:“汪小胖,若是猪要跑,我行动有个毛线用,我又不是杀猪的。”原依拿着画笔,指了指她:“你老人家也好不了哪去,都快被人家给踩死了,赶紧换一棵树上吊。不然,你真的没救了。”

将桌上的巧克力拆来,汪小胖打趣道:“姐姐我早已看开。只是我未来的那位方向感不是很好,至今没有找到我。”

“哟,小胖同志,你啥时候想开了,前天还是要死不活的。”

看着原依如此嘲讽她,汪小胖将手里的糖纸全部撒在她的身上,还顺便拍了拍手:“不要意思,眼睛近视,把你当垃圾桶看了。”

狠狠的捏着手里的画笔,原依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汪小胖,她泼墨成画,撒了她一身的颜料:“汪小胖,姑奶奶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是你逼我的。”

就这样,她俩再次干了起来,汪小胖的身上全是原依撒的颜料,而她的画也被汪小胖给糟蹋了。为此,原依被老师批斗了一顿,因为那是她的作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