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四十六章 失恋, 喝酒打架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793 2016-08-29 11:38:32

  原依和布宇的冰冷地相处因为丁丁的失恋而打破。

一次口误,原依终于知道了丁丁有一个很爱很爱她的男朋友,从她每次的言语中,原依可以感受到她的开心和甜蜜,这是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她男朋友读大学,中间丁丁带他们见过一次,很高,和她很配,很暖心的那种。原依问过丁丁关于她男朋友的事。她说是在家庭聚会的时候认识的,偶尔也会联系。随着满满深入,她发展渐渐习惯了男孩子存在,而他也乐意做她的网友。丁丁说每次她在家里受委屈了,不开心了,都会找他倾诉,而他默默地作为一个垃圾桶,在适当得时候给予自己的看法。

那个男生不管去哪旅游都会给丁丁寄明信片,或者寄照片和信。在他们相识一年的时候,彼此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一直到现在已有两年。然而,就在他们两年的纪念日里,这段感情散了。

挺尸在桌子上,听着邓老头朗诵着古文,原依仿佛听到了催眠曲,脑子早已昏睡,只不过头用书撑着而已。

“原依。”

“原依。“

“啪”的一声,邓老头叫了两声,见原依没有反应,只得用尺子拍在她的课桌上,唤醒沉睡中的她。

迷迷糊糊中,原依看着站在面前的人影,慢慢意识清醒过来,赶忙站起来,瞪了一眼没有叫她的汪小胖,再看了看很是生气的邓老头,笑着喊道:“老师。”

然而邓老头并不领情,直接无视她,冷冷扫了一眼:“给我站一上午。”

“是。”

无奈,原依就这样站了一上午。扫视一圈,却没有看到丁丁,她踢了一脚前面汪小胖:“丁丁呢?”

“不知道,第一节课还在呢。”

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过了很长时间才收到回信:原依,我失恋了,我请你喝酒。

“你等我,把地址发给我。”

回完短信,原依拿好东西,拉着汪小胖快速消失在教室,之后想起了什么,又快速回道教室。看着正在认真复习的班长,原依塞了一瓶饮料给他,很是急切道:“班长,帮我和汪小胖请个假,她家着火了,我们得赶紧回去。”

“哦。”班长很是淡定,似乎习惯了原依的狂风暴雨,由一开始的惊吓到现在的习惯,就这么简单回一个字。

”为什么是我家起火?”汪小胖很是不满地看着原依。

“反正你家迟早都早拆,一样。别废话,赶紧的,丁丁现在一个人在KTV,我不放心。”

“你不早说。”

当她们赶到KTV的时候,丁丁早已几瓶啤酒下肚子了,眼睛通红,拿着麦克风对着屏幕鬼哭狼嚎地吼着。看她这样,原依很是豪气的在柜台拿了一打啤酒,放在了拐角。

走上前,原依从书包里掏出纸巾,帮她将眼泪擦干净:“别哭了,你还有我们。我们家丁丁这么优秀,后面还有很多男生等着追呢。”

摇晃地站了起来,丁丁挥舞着酒瓶,开心道:“对,姐不缺男生喜欢。来,原依,陪我喝酒。”

“好。”

看着起哄的原依,汪小胖顿时急了,上前将她的酒夺了下来:“我说丁丁失恋,你喝啥,我可照顾不了两个。”

原依喝着酒,拍了拍汪小胖肩,笑了笑:“没事,实在不行,我们包夜。丁丁,来,我们喝。”

原依红着眼,坐在地上,看着不断灌酒的丁丁,眼泪不由地自己跑了下来。坚强如她,要怎样心痛才会如此。如果喝酒能让她忘记烦恼,喝又何妨。

丁丁将头放在原依的肩上,哭着说道:“原依,他说他不爱我,他说找到了比我更好的,比我更有钱,比我更能让他快乐的人。”

“那是他损失,咱一定能遇见比他好一万倍的。”

又灌了几口酒,丁丁猛地起身,将所有得酒瓶全部扫落在地,双手揪着头发,崩溃道:“他把我当什么,就因为我多次拒绝和他发生关系吗?如果他喜欢我,为什么不可以等我?为什么?”

“汪小胖,赶紧叫服务员进来打扫一下。”

“好的。”

汪小胖没有见过丁丁如此,有些呆愣,听到原依的话,才反应过来。

原依上前扶着丁丁坐了下来,掰正她的头,与她对视,缓缓道:“丁丁,遇对了才是你的爱情,我们走错了很正常。如果他值得你这样,我不拦着你,可是问题是他不值得。”

拿下她手里的酒瓶,原依其实不知道说什么。原依没有经历过这些,只能用她父母例子和感受来告诉丁丁,她此刻的心情:“其实你早就感受到他是什么样的人对不对,只是他温暖了你,在你最难熬的时候。”

丁丁的身子一僵,这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眼泪入雨般坠落:“是。他早已不止一次暗示要和发生关系,要我给他家人介绍工作,介绍关系,只是我刻意不去在意而已。”

紧紧抱住她。也是从那一刻,原依才明白过来,老天是残忍却又是坑爹的公平,给了你什么,却又会在我们身上掏走什么。就比如丁丁,老天给了他有钱老爸,却没有给她和顺的人生,也正是这样,急需温暖的她,只要对方火源持久度强,一定会迷失在里面,找不到自己。

就在原依和丁丁喝的差不多分不清家在哪的时候,两人扶着彼此走出了包间,嘴里嚷着赏月亮啥的,汪小胖见了,只能挂了电话,跟了出去。好在学校离KTV不远,汪小胖也不用费力把她俩拖回学校,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把她们俩成功送回宿舍,躲过宿管,虽说丁丁住的豪华宿舍,但楼下的阿姨是最恐怖的。

“天呀,怎么办呀。”汪小胖挠了挠头发。

醉酒得两人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吹口哨,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原依醉醺醺的放开丁丁,指了指那那男生:“你再吹一次试试。”

那男生估计见原依和丁丁喝醉了,胆子也大了起来,吹了声口哨,嘴里的话也有些过分:“吹了又怎样,这么晚才回来,不也是给别人做的。”

这下子,三个人都火了,原依笑嘻嘻的上前,拍了拍那男生的肩,在那男生愣住的时候,给了那男生一巴掌:“嘴巴太脏,得洗洗。”

一个大男生被女生打了,还是这么的娇小,是个男生都无法忍受,在男生一巴掌快拍向原依的时候,汪小胖和和丁丁截住了,于是乎,一个男生和三个女生,陷入了大战之中。

“谁在哪?”治安部大叔打着电灯,眯着眼,照了照原依他们几个。

“没事,叔叔,我们几个做兼职太晚,这会准备回宿舍呢。”汪小胖赶紧上前,将丁丁和原依拦在身后,遮住被打的男生。

“这么晚才回来,女孩子家家的,以后回来早点,不安全。”

汪小胖双手咬着牙,一手拖住一个,面带微笑的回答:“是是,谢谢叔叔。”

“我走了,赶紧回去,马上熄灯了快。”

眼看就要蒙混过关了,关键时候,地上的男生痛乎出声:“我说你们几个,是女生吗?不是就说了一句不中听的,你们至于往死了揍吗?”

汪小胖欲哭无泪,踩了一下地上男生的手:“猪呀你。”

大叔赶紧上前,拿着手电筒使个劲照了照地上男生,又照了照她们三个,笑了笑:“看来,得跟我会去一趟啊。”

“老刘啊,你怎么还没睡呀。”

汪小胖哀嚎,怎么可以倒霉到姥姥家呢,邓老头怎么大半夜的也出来溜达了,看了看左右两个妞,完全没有清醒意识,肯定会被记大过的。

被邓老头叫老刘的大叔,连连叹息,摇了摇头:“唉,现在的孩子没一个省心的,这不,晚上逮了四个,两个喝酒的,两个打架的。”

“我也是为这事过来的,这三个丫头参加比赛得了奖,又怕他们高兴过了头,就想着出来溜达一下,没准大能碰上。哪知道接到电话,说她们三被男生欺负了,这不,鞋子没换就出来了。”

“我看是她们欺负人家吧。”叫老刘的大叔哼了哼。

“你这,瞧你说的,我的学生我怎么不知道,我看你是最近太闲了,见哪个都像坏人吧。”

“你,我懒得理你,这破事爱管你管去,我还闲耽误我睡觉。”说完,刘大叔气哼哼的走了。

邓老头见人走远,抬手指了指她们三:“你们几个,成天惹事,是看我不敢治你们,你们就胡来是吧。”

原依歪着脑袋,看了看,见邓老头也在,笑了笑:“邓老头,你怎么也在,来,咱喝酒,我敬你一杯。”

邓老头拍了拍胸脯,深吸了几口气,走到地上做的男生身边,踢了一脚,把气直接撒在了他身上:“还不走。”

“走,我走。”男生见老师也在,也知事情捅破,对他来说没有好处,屁颠屁颠地爬了起来,滚走了。

“明天我再收拾你们,要不是布宇打电话过来,明天你们就是学校的公众人物了。”

布宇赶到时,看着还在嚷着的丁丁和原依,他看了一眼邓老头,说了几句,送走了他,之后看着汪小胖:“你就这么由着他们。”

汪小胖一脸无奈地看着布宇,她比窦娥还冤,拦得住能不拦嘛:“那也要拦得住呀。”

原依拍了拍有些晕的脑袋,看着面前很像布宇的影子,抱着丁丁,问道:“丁丁,你说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布宇怎么会在包间。”

“你肯定是想人家了,原依。”丁丁醉乎乎地单手指着她,坏坏地笑了笑。

拍掉她的手,原依撒娇:“去你的,人家正美人在怀呢,哪像我只能搂着你。”

看着越说越混的原依,布宇的脸早已黑了下来,冷着声喊道:“原依。”

一听这声音,原依立马反射性站直:“哟。”

可怜的丁丁,被她这么一放开,直直滚落在地。原依呢被布宇强行带走,丁丁交给了汪小胖,好像是她们回去的时候,宿管已经关门,无奈的她们又去了KTV在包间度过了一夜。

原依这人啥都好,就是酒品不好,喝多了就发酒疯。

“你谁呀?”早已喝晕了的原依,迷糊问道。

听着话,布宇满身寒气更深,将原依放在路边凳子上,由高而下的怒视她。

压根不知情况的原依,直接抱着布宇,呢喃着:“丁丁,你一定看错了。布宇他喜欢别的女孩了,他不会来找我的。我明明看见郭晶往他书包塞东西,他还和人家有说有笑的,我从没有看见布宇那么笑过。”

拿着布宇当丁丁拍,原依继续说道:“那天你们逼我去道歉,其实我没道歉,我看见郭晶一直围在他身边。”

布宇的身子因为原依的话有些僵硬,眸子里的怒气不由的散了几分。原来她不是不在乎,而是从来不说。他怎么忘了,她就是一个一遇见事就鸵鸟,从来不会主动去问,也不会说。

低头看着昏昏欲睡的家伙,布宇只觉又气又好笑:“我怎么就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

至此之后,尤其是酒,不管大大小小聚会还是干嘛的,布宇命令禁止原依喝酒,如有再犯,家法伺候。酒醉打人这件事,邓老头也只是罚她们三打扫了三个月卫生,就这么闭着眼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