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四十章 烂桃花,要不得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227 2016-08-26 21:07:07

  原依和布宇恋爱很低调,只有丁丁和汪小胖知道。因为她和布宇想法一样,先过了高中再说,因为那时候才是自由和平的时代。

虽然她老妈不反对早恋,但是一有关影响学习的,她很是担忧,每天会用那种林妹妹的眼神看着原依,让她自己虐死自己,直到认错为止。好在原超那个变态没有告发她,原依很是安心的度过每一天。

至于布宇那家伙,他家里更不用担心,原依估计他妈妈担心他找不到对象。因为这家伙几乎怎么爱搭理人,话也不多,基本每天两条线,学校,回家,雷打不动。

暑假前最后一次写生,是在少数民族居住的山里,不是很远。那里,风景优美,山好水好,里面的人更好。也是那次,原依爱上了旅游,因为每一次旅游带给她的是不同的体会。

回来的时候,下山的路比较难走,原依的脚不小心被棵断裂的树枝刮了一下,顿时一阵疼痛感传来。因为天快黑了,大家都急着赶回学校,她也就没出声,一直就这么走着。到了市里,他们都各回各家,而她嫌回家麻烦,直奔学校。路过巷子的时候,原依始终觉得有人跟着她,可是一回头,又没有。

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原依咽了咽口水,不会这么悲催吧,第一次走捷径回学校就被人盯上了。心下一紧,只能默默行走,加快脚步。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给住学校不远的布宇发了一条短信,把具体位置告诉了他。结果,还真是猜对了,隔壁追求她的帅哥在尾随她,在拐角处直接把原依拉住,逼到了死角,无路可走。

此刻的他,一改之前嬉笑帅气的脸庞,满脸狰狞,将原依的画板和东西全部扔在地上,掐住原依的下巴,笑着道:“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你跟踪我?”

帅哥低着头,近近地看着原依:“没错,也只有写生的时候才能抓住你。”

事实证明,桃花有是好,但是如果全是烂桃花,而且还是变异的,最好把它给掐死。原依内心早已慌乱,因为帅哥的手在抚摸着她的脸庞,但一想到布宇要来,她的内心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能和他拖延时间。

躲开他的手,原依问道:“你这样做目的是什么?”

帅哥笑了笑,将原依的脸掰正:“因为你,我可以很好的打击布宇。”

“我和他不熟。”原依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是吗?为了不让我骚扰你,他可是主动接受我的篮球挑战,并且赢了我。为此,我不得不遵守在学校里不骚扰你的承诺。”

听到这个答案,原依不由一愣,原来沉默的他,总是在背后默默付出了这么多,而她总是以为老天眷顾我,才让她幸免于难,因此时常抱有侥幸的心理。

帅哥看着原依,坏坏地笑了笑:“我很想知道,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布宇,女朋友的味道到底是怎样的。”

“变态。”

原依的话好像刺激到了帅哥,他由一开始的淡笑变为了深沉地笑:“为了对上你的赞美,我只能变态给你看。”

肌肤的接触,让原依感觉一条毒蛇在啃咬她的脖子,寒气直窜她的心底,冰冷刺骨。虽然她和布宇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他们最多的也只是牵牵小手。不知哪来的勇气,原依抬起左腿,给了帅哥一脚。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她吓得赶紧跑,怎奈帅哥是打篮球的,海拔与步伐远远大于原依。他一把抓住原依的头发,将她扯了回出,抬手就是一巴掌。顷刻间,原依只觉得头昏眼花,分不清东南西北。

帅哥的耐心被原依给消耗掉了,伸手就扯她的衣服,本就慌张的不行的原依,在他的手伸进她的衬衫时,惊恐的叫出声,怎奈帅哥早已预料到,作案凶器齐全,抬手捂住她的嘴巴,贴上了胶布。原依内心无比的惊恐和慌乱,在祈祷布宇赶快到来,找到我,从这个恶魔手里解救她。就在帅哥脱掉原依的外套,欲解开她的衬衫时,原依看到了出现在拐角的布宇。

“嗯嗯。”怎奈,原依发不出声,只能嗯几声,以发表言语。

布宇听到原依的声音,快步上前,直接给了帅哥一脚,帅哥毫无防备,直接倒地。

布宇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原依的身上,抱着她,抚了抚原依的额头,亲了一下,安抚道:“你在这站着,等我一会。”

那一刻,原依第一次在布宇身上感觉到电视里面说的杀气。之前在布宇口里得知,他家人为了他身体健康,从三年级开始就给他报了跆拳道班。所以呢,打斗的过程中他只是受了点小伤,而那位帅哥被揍成了猪头。

结束战斗,布宇看着瘫坐在地上,嘴巴上贴了交胶的原依,眸子里满是后悔和后怕。走到原依的身旁,轻轻地撕去她嘴上的胶布,抹去她嘴角的血迹。

看着脸颊有些肿的原依,布宇心疼道:“要是能把你缩小放在兜里,去哪都带着该有多好。”

“布宇。”扑进他的怀里,原依寻求阳光的普照,晒去所有的阴霾和心底的恐惧。

稳定原依快晕过去的身体,布宇急忙问道:“除了脸,还有哪里受伤了?”

“腿。”

“他打的?”布宇声音沉了一些。

“不是,山里弄的。”

布宇撩起原依的裤脚,很是生气的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抱着原依直接打车去了医院。路上或许是惊吓过度,或者是太累,反正原依是晕了过去。隐约记得医生说要打麻醉缝针啥的,醒来的时候,她的脚已经缠上了纱布,有些隐隐作痛,而原超也在。

“哥。”

原依笑看着原超,咧嘴一笑,直痛得眼泪打转,不由地咒骂:“死变态,下手也太狠了,这脸怎么见人呀。”

原超的脸因为生气而有些阴沉,再看了看原依的脸,就更加黑了:“我说原依,你是猪吗?谁让你走小巷子了,谁让你腿受伤还回学校的?”

“不是回来太晚了嘛,我怕妈妈担心就没有回家。”原依低着头,小声道。

原依知道是她的错,如果去看脚或者不走小巷子就没有今天这件事,不由的把头低的更低。不光是原超,布宇也生气了。这样的局势对她很是不利,闭嘴是最好的方式。

“你先休息会,我和布宇去问医生情况。”原超朝布宇看了一眼。

“噢,你们不会把我扔在这吧。”原依不放心,抱着被子说道。

“再不睡,难保。”布宇冷冷道。

“马上睡。”原依立马躺下,盖住被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