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二十三章 邓老头,带她回到他们当初相遇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309 2016-08-20 01:20:43

  “原依啊,你和布宇什么时候结婚呀?”

“……”

“原依,你和布宇结婚,是和他父母住还是你们自己买房子?”原妈妈一边整理原超结婚用品,一边唠叨着原依。

“妈,这些问题你都问了不下八百遍了,你不嫌口干吗?”

原妈妈白了一眼不耐烦的原依,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拉着原依的手:“我知道你嫌我啰嗦,可是,哪有一个当妈的不操心儿女的事,尤其是婚姻大事。妈不指望嫁个有钱人,妈只希望你嫁的那个人喜欢你的同时,他的家人能把你当一家人,不要像我,嫁给了你爸二十几年,在他们眼里,我终究还是个外人。”

想起布宇的爸爸,原依心里一沉,将头靠在原妈妈肩上:“我知道。”

“知道就好,妈妈知道布宇家的条件不差,他的为人也很好,只是不知道他的家人怎样。”

原依无奈,她老妈操的心太多了:“妈,我又不是嫁给布宇的爸妈。”

“傻孩子,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有多少人开始的时候很相爱,到最后还不是败给了生活,败给了双方父母。你堂姐就是个例子,孩子十二岁现在闹离婚。”原妈妈叹了口气,拍了拍原依的手。

“你看你,现在是原超结婚,又不是我。再说了,我结婚难道你和原超不把关呀,实在不行,咱就留在家里抛绣球招女婿。”

原妈妈食指戳了戳原依的额头,将她的头拿开:“说什么傻瓜。”然后继续整理东西。

回来以后,原依习惯了每天去学校走走,一方面远离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啰嗦,一方面把以前没有走过的地方走走。

“原依,我就猜到这会你会来。”邓老头手里拿着书,弹了弹身上的粉笔灰。

这么多年过去了,邓老头穿着依旧没有变,素色的中山装,黑中夹杂着银色的短发,干净整洁的老布鞋,时间的流逝,在他身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邓老头,喝一杯。”原依笑了笑。

邓老头将戒尺拍了拍书:“老头子我正等你这句话呢,走,学校对面有家老菜馆不错。”

原依将手里的草扔掉,拍了拍手,提前声明:“说好了,我请客,您不许和我抢。”

“绝对不会,马上都出书了,老头子我吃了这顿还不知道有没有下顿呢,不蹭就蹭不到了。”邓小生的眼扫过路边的一草一物,眼里满是不舍。

原依没有深究这句话,以为邓老头是在打趣她:“您就别笑话我了,不务正业我倒是会,一到正途,啥都不会。”

邓老头拍了拍原依的肩膀:“只要喜欢,能坚持,能看到希望,啥都是正途。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啥都敢做,没少气我。”

原依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呵呵几声:“咱不是当时年少轻狂嘛。”

学校周边的小吃店,饭馆,早已改头换面,唯一没有变的,是学校大门右边大树下下的老菜馆,也就是邓老头说得那家,原依也只吃过一次,口味不错,是对老夫妻开的。

原依跟在后面,见邓老头与白头发老头子聊的正欢,还时不时回头指了指她,上前几步,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那白头发老头见她坐了下来,笑了笑:“我说老邓,她就是你说的那个你带过的最调皮的女学生。”

“可不是,还有一个上课睡觉没来。”邓老头丝毫不觉这是耻辱。

“女娃娃,想吃点什么。”白发老头子将陈旧得菜单拿了过来,放在原依面前。

原依直接无视,推给了邓老头:“既然请客,当然是邓老头先点。我今天可是留着肚子喝酒的。”

老人家哈哈大笑:“有意思的女娃娃,你们聊,我去帮老婆打下手。”

这酒原依和邓老头一杯接着一杯喝着,菜可是没少。原依敲了敲桌子:“邓老头,这菜可是未来的大作家原依给你点的,您老人家好歹也赏个脸吃几口,酒有的事,咱别离,要多少有多少。”

“你说,当年我怎么收了你们四个活宝,没一天消停的。”

向来千杯不醉的邓老头,蜡黄的脸,竟然有些红,原依顿觉这几年的销售没白干。

“收了我们是四个,是您的福气。”

“狗屁,为了你们几个,老头子我都少活了几年,提前和了和我家老婆子见面时间。”

原依惊呆了,斯文老邓头竟然骂人了,当年她,丁丁,汪小胖三人喝酒爬墙被宿管逮了,他都没骂人。

“还记得你第一天报到的时候吗?”

原依笑了笑,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听着学校的上课铃声,趁着酒意,原依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她报到的时候

高中转学的第一天,好死不死,原依迟到了。

事件的起因是她老妈,为了原家出美术高材生的梦想,为了把她从平庸的阶层里面解救出来,老妈托了关系,强制性给她办了转学。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 她家老哥原超,早已将她的包裹打包好,直接扔进了学校。

刚来第一天不识路,她哥原超那个白痴,为了见女朋友,直接把她放在一个拐角,笑嘻嘻地说道:“原依呀,今天关乎你老哥我的终身大事,所以只能牺牲你了。当然,老哥也非常相信你的导航本领,去学校这点小事你肯定能搞定。还有,等我一起回家,否则你知道的。”

说完,她亲爱的哥哥骑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她一人风中凌乱。对于路痴的原依来说,即使原超在她的面前复述N+1次,她还是找不到路,最后在一位环卫阿姨的指导下,她找到了组织。

最后一段路,看了看表,一路狂奔,在最后的一分钟中里,她冲到了教室门口。然而为时已晚,老师已经在里面讲课了,她只能尴尬地笑了笑。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原依将背上的画板放下来,等待老师的隆重介绍。后来她在汪小胖口里知道,这个带着眼睛,眼睛小小的,满脸严肃的老头是班主任,姓邓,名叫小生,他生平最恨别人迟到。

老头看了看她,眼里明显带着一丝不悦,晾了她几分钟才开口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转校生,原依。原依,自己介绍一下吧。”

原依点了点头,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紧张,尽量表现的很平静:“大家好,我叫原依,大家有用得着的地方可以找我。”

由于原依身上的东西很多,走路的时候会碰到人家课桌呀,课本呀。最悲催的是手里的画本一不小心落在了一位正在睡觉的同学头上。

睡意朦胧的他睁开柔和的眼,脸上的不悦还未散去,扫了一眼面前站着忐忑的她之后,看了一眼罪魁祸首的画本之后,扔给了她。因为一直低着头,也没怎么看清他长啥样,只是隐约觉得轮廓很帅,浓浓的眉毛,骨节分明又有些白皙的手。

原依接过画本,说了几声对不起,在老师的催出下,坐在了教室最右边,靠窗的角落里。空间很大,足够放下她的第二个家。原依在后面摆放了画板,小花,小鱼,等等之类的很多很多。

有一天突发奇想,原依想要养一只老鼠,在全班同学的极力反对下,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养起了小鸟。这只小鸟后来被邓老头没收了,因为它在邓老头头上拉屎。

下课之后,准备睡觉的原依,位置前堵了两个人,看到了面前两个熟悉的面孔,她很是惊讶,就差叫了起来。没错,是她初中死党,汪小胖和丁丁,这是原依唯一感谢她老妈的地方。

本来她们约定一起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最终以她的发烧流鼻血,发挥失常告终,这也是她为自己的无能找到的最好借口。就因为这个,每次见面,在两个小主的面前,注定了她奴隶阶级的地位,经常是被剥削,永远不得翻身。

汪小胖将手搭在原依的左肩上,一脸危险的看着她:“原依,你不错啊,藏的够深的。”

丁丁则是优雅的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在人前一向很淑女,自然不会说什么,可是那眼神在告诉原依,你死定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看着两位女侠,她只得一脸谄媚,连连讨饶:“两位美女,两位女侠,我是无辜的,你们看我今天这架势,像是知道内情吗?”

只怪当时她太年轻,经常戏耍面前的两位,原依的说辞在她们面前就是狡辩。两位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她,让她无处遁形。

无奈的原依从书包里掏出了她老妈妈给她写的字条。上面写着:原依同学,为了原家的未来,妈妈决定将你从平庸的阶层里面解救出来,给你办理了转学。自今日起,你和原超一个学校,由他接送你上下学,所以不要妄想有其他的想法,否则家法伺候,爱你的妈妈。

看完纸条,汪小胖和丁丁早已笑趴下了,原依也算解救了自己。

“我说原依,你确定不是你妈捡来的。”汪小胖说完,实在忍不住,从含蓄的笑,发展到了狂笑。

原依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丁丁,哀怨叹息:“我是我妈买原超的时候送的。”

汪小胖好不容易止住的笑声,再次被原依激发出来:“噗,为了弥补你受伤的心里,姐姐决定请你吃饭。”

吃,是原依的爱好,听到这个字眼,很快就能改善她的心情,立马狗腿般的看着汪小胖:“你说真的?”

“当然,我吃饭,丁丁负责饮料,你买单。”

“可以,走吧。”原依嘴角抽搐,还真是人不要脸,既有吃饭还有喝。

鄙夷的看了一眼汪小胖,丁丁提前去餐馆定位置。

这一切好像老天在弥补原依的缺失,又或是另有所图 让她再次遇见她俩,再次感受一次别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