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八章 到手的结婚证,飞了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273 2016-08-17 07:52:44

  清晨的风拂过原依的脸庞,微凉的空气,丝丝的凉意,带着桂花的气息,很是舒服。原依转了转身子,准备继续睡觉,然酸痛感让她的头脑清晰了许多。

“布宇。”

原依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看了看房间,没有找到他的人影,不免有些失落。她完成了华丽的蜕变,晋升了一个等级,然而罪魁祸首竟然不见了。反正是周末,被子蒙头,继续睡。

“醒了吗?”布宇将原依盖在头上的被子拉了下来。

见布宇早已穿戴整齐,还非常正式,原依更加了失落,感情这是吃干抹净就准备溜之大吉,更加不想理人,翻过身子,背对着他。

“布太太,你这是引诱我吗?”布宇眸子沉了沉,盯着原依光滑白皙的背。

“……”继续保持沉默。

似乎明白了原依的想法,布宇连着被子将原依抱在怀里,解释道:“我妈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今天咱只要准时到你家,拿了户口本,明天就可以成为合法夫妻,所以在这之前你的**是不合法的。”

这会原依反应过来了,心里也舒坦了许多。转过身,看着一身铁灰色西装的布宇,胡子刮了,头发打理了,标准的美男子。

轻啄了一口红唇,布宇抱着原依,把她塞进卫生间:“赶紧洗涑,衣服我给你放在里面了,你只有十五分钟。”

就这样,原依在半清醒的状态下被布宇塞进了副驾驶,为那九块九的红本本,坐实布太太的地位。

“少年,你这是蓄谋已久。”

布宇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原依,单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很是开心:“过奖。”

“到哪了?”伸了伸懒腰,原依看了看倒退的树木。

“还有三个小时到你家。”

听着话的意思,他老人家是不打算回家了:“你跟我回去?”

“嗯。”布宇很是肯定。

“你穿这身,就是为了见我妈?”

布宇挑眉:“有问题吗?”

“没问题。”当然有问题,见丈母娘又不是见老板,至于穿的这么正式吗,又不是没见过。

“原超也在。”

“明白了。”感情这厮穿给原超那厮看的,她竟然成了他们俩的插足者,原依越想越偏离正轨,越想越开心。

“收起你的邪恶思想。”布宇给了原依一个爆栗。

“君子动口不动手。”

“恩,我只喜欢动口。”布宇淡淡道。

“流氓。”原依红着脸,将脸撇向窗外。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车内突然想起梅艳芳的《亲密爱人》铃声。

“原依,帮我接一下,我在开车。”

“哦。喂,秦川,布宇在开车,好,我把电话给他。”

布宇听了将蓝牙带上,放慢车速:“秦川,是我。”

原依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反正直觉不是好事,只能无聊着和汪小胖她们聊天,报备情况。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布宇面色有些不好,转过身来,看着原依:“原依,公司出了点事,我必须回去处理。”

原依勉强笑了笑,将“我们明天领证”这几个已经写好了准备发出去的字删除了,紧了紧双手:“没事,公司事比较重要,领证有的是时间。”

布宇将车掉过头,握了握原依的手,眼里满是歉意:“我先送你回A市住的地方。”

“嗯。”

一路上,原依和布宇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到了楼下,原依解下安全带,直接开门,却被布宇从身后抱住,只听他闷闷说道:“等我回来。”

“嗯。”

就这样,到嘴的结婚证,飞了。

之后的日子,布宇的工作好像越来越忙,原依数了数手指,他们一个月的联系次数,刚好够两只手数的,而且是短信加电话。倒是她老妈和原超,电话不断,搞得她被人抛弃了一样,最后无奈,她只能以工作忙为由,拒接电话。

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自从她宣布了与布宇的关系,除了汪小胖和丁丁关心她什么时候结婚,还有就是大学的室友方小欢他们,对她的动态非常关注,这不,群里炸开锅了。

小荷,吃过一枚,三句不离吃的:“原依啊,你这神速呀,听欢欢说你快结婚了。说吧,啥时候有空,请俺们吃饭。”

原依:“我无所谓,得看大神时间,我都一个多月没见他。”

刘安静,沉迷于各色小说,说话从来不会正常:“小人儿,正梳妆,院内的红杏,墙儿翻。没事,天下美男千千万,咱不差这一个。”

原依额头冒黑线:“刘安静,咋能盼点好吗?小心你结婚,我送你个大大的惊喜。”

“我期待。”

方小欢:“男人,还是吃完并且踹在兜里好。”

原依撑着头,看了看QQ群,再看了看布宇后半个月来每天准时发的晚安短信,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提前定时好的,顿觉没力气:“喂,我可不认为你们三大半夜不睡觉,只是为了损我。”

“还是俺们家原依聪明,下个月是咱母校五十周年庆,我们三都去,就差你嘞。”

方小欢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文字跟上:“小荷同志,你是猪吗?”

“她不是猪,她是死猪。”刘安静附上。

小荷同志,一口汤山口音:“俺咋啦?”

算了算行程,原依怕被揍,只能委婉表达:“我尽力。”

方小欢怒火冲天:“原依同志,我以班长以及寝室长的身份命令你,务必准时出息,如有缺席,后果自负。”

刘安静:“后果自负。”

小荷:“后果自负。”

然后三人图像一起变黑,一起下线,原依哭笑不得。她完全相信这次不去,她们三个说的后果自负。大三的时候,就因为她睡过头,没有去学校举行的演唱会为她们的男神助威呐喊,他们三就奴役了她一个月。

“啊,这日子没法过了。”原依挠了挠头发,有种想剪短的冲动。

日子就在布宇的晚安短信,以及她们三人的轮流倒计时中一天天过去。原依和布宇,好像成了没有交点的平行线。布宇有时间得时候,原依加班。原依有时间的时候,布宇没有时间。

“原依,这周你们公司双休吗?”布宇的声音很是疲惫。

原依整理稿子,手机夹在耳边,所以没有听见布宇声音的异常,她看了看日历,很是抱歉:“这周我们有个活动得出差,下周,下周我有时间。”

“嗯,出差时候注意。”

电话那头声音低沉了许多,原依理解为不高兴,所以没多想:“好的,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好。”

原依拿着人民大众的工资,却每天操的是皇上的心,国家大事也得顾,后宫佳丽三千也得顾。等她忙完,缓过劲来的时候,联系布宇,他老人家也出差了。这时,她才体会到布宇被她冷落的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