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二十一章 手机丢失那次,还是他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405 2016-08-19 14:51:40

  原依将咖啡喝完,继续看着窗外。手机丢失的时候,是在毕业季的时候,她很迷茫,回忆是那么的清晰。

有的人大学多姿多彩,成就满满,而原依的大学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涟漪。

原依不挂科,也基本不逃课,上课认真听讲,偶尔也会神游四方。其他的时间,要么在宿舍里写东西,要么做兼职,毫无色彩。

靠在墙上,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原依很怀念高中的时候。如今的她已经是大三,马上面临着毕业,内心无限地迷茫,失去了方向。

她家老舅希望她考教师资格证和会计证,安安稳稳找个工作,然而胸无大志的原依只拿了一个毕业证。就因为这,她快被全家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原依,你在哪呢?”

“我在快餐店,怎么了欢欢?”

“没事,这不是快毕业了,有人请吃饭,以为你在寝室,带你一起。”

“您老人家去吧,我晚点回去,记得给我留门。”

“好的。”

方小欢,像是另一个原依,那个消失已久的原依。她活泼,有动力,爱社交。也正因为如此,很多时候和她有种莫名的默契感,走的也近了很多。

“原依,你又在发呆,客人叫你半天了。”

“对不起老板,我马上过去。”所以,发呆也成了原依的习惯。

“下次注意了,不然扣你工资了。”

“谢谢老板,下次一定注意。”

周末和节假日,永远是人流的高峰,要是有一张人流出行安排表,限制人流量那该有多好。人人都有位置,人人都不用挤,还能开心的逛街,多好。然而这些,也只是原依想想而已,揉着有些发酸的胳膊,浑身都没有劲。好不容易下班,胃部一阵一阵的抽痛,令原依无法继续行走,挪了几步,她靠在了墙壁上,额头不断地冒汗。

“还真是脆弱啊你。”

抬头,将泪珠回流进去。如果说,人是强悍的,但是在病痛面前,人是脆弱的,任你是天皇老子,冰冷的仪器在你身上该怎样还是怎样。

抬头,仰望天空,原依好像看到了冷冷地他,在温柔地看着她,不由地呢喃:“布宇,如果你在该有多好。”

记得,刚拿到单子要做胃镜的时候,原依的脑海里想到的只有布宇。那个总是冷冷地,但对她很是温柔的他。在冰冷的仪器深入她的胃里面,不能吐不能咽,只能无力挣扎的时候,原依后悔了。她后悔她的自卑,她后悔没有和他说再见,后悔很多很多的事。

“对不起,布宇,真的对不起。”

四年了,原依终于有勇气说出这几个字,在时间的打磨下,外表淡定的她,内心越来越煎熬,越来越无法忘怀。蹲在马路上,原依放声大哭,像个迷路的孩子,不知道家的方向。她的心此刻在抽搐着,疼痛着。四年了,这是四年来的第一次放声大哭。路边的行人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原依相信他们一定把她当成了神经病。

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原依扶着墙,一步一步走着,缓解崩溃的心情,就连手机掉了都没有发现。回来之后,原依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回到原处去找,依旧没有踪迹,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难受。因为这么多年,她用的还是原来的号码,根本就没有换。

“原依,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刘安静上前,摸了摸原依的头,又看了看。

“我手机丢了。”

“啊,什么时候,你去找了吗?用别人手机打了吗?”

“没找到。打了好几个过去,没人说话,也不挂。”

“啊,我嘞个去,你不会遇到跟踪狂了吧,原依。”刚洗完头的小荷一听这话,赶忙搭腔。

“我说小荷同志,你是不是吃砀山梨吃多了,补傻了吧。”刘安静白了一眼小荷,辱骂道。

“你才傻。你想想,一般人捡手机关机还来不及,哪有打过去不说话的。”

想了又想,原依决定再打过去,哪怕手机不给她,卡也得给呀。

“安静,你手机借我一下,我再打过去。”

“给。”

电话很久才接通,原依有些焦急:“喂,你好,我是手机的主人,你听得到吗?”

“……”

“我知道你在听,手机我不要了,你能不能把卡还给我,它对我很重要。”因为那是她和布宇唯一有可能产生交集的号码。

“……”

“喂,如果你嫌麻烦,怕我给你带来麻烦,可以用快递寄给我,到付都行,我把地址发到手机上,你看可以吗?”

“嘟嘟嘟。”

“喂,喂。”

电话挂了,原依的心也沉了下来,心里有些难受,她还是把地址发了过去,不管人家会不会寄。

“原依,那个卡有那么重要吗?”看着原依面色有些苍白,刘安静坐了下来。

“恩,很重要。”重要到一想起他,心就会很疼很疼。

秦川靠在椅子上,看着思绪飞远的原依,敲了敲桌子:“喂,傻啦。”

“没有,想到了过去。”原依再要了一杯咖啡。

“捡到你手机纯属意外,那时候我和他回国有事,刚好有个客户要谈,出来的时候我瞧他一个劲地盯着你,就笑他,问他是不是看上你了,一见钟情了。哪知道他理都没理我,走到你待的那个地方,捡了手机,就走了。第二天直接找了我们公司精通手机的天才,把锁给解了。”

原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此刻的心情,难过,难受,还有难以接受,只能保持沉默。

秦川拍了拍原依的肩膀:“干嘛这副表情。”

“没什么。”

“我把你叫来北京,是想你陪陪他。公司的项目出了点问题,出了内鬼,带走了很多重要的资料。本以为几个月就可以解决,一拖就是半年,都没回家过年,我和布宇这几年算是白费了,得从头来过。我还好,他就糟糕了,婚也没结成,过年又没去请罪,现在你们依旧分隔两地,他又不说。”

确实,自从那次领证事件,再加上过年没有登门,更何况还有原超那家伙煽风点火,她老妈对布宇态度变了,至于变了多少,她不知道,最明显的变化是,原依再也不用听她左一句布宇,又一句布宇。

“你不讨厌我?”很感谢他能够告诉她这些,原依好像明白了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

“那是之前。”

原依笑了笑:“那你不怕旧事重演?”

秦川抿了一口咖啡,摇了摇头:“你不会。”

“何以见得?”她都没这么自信。

“手机是我还的,我看了你手机里未发的短信。”

和秦川分开以后,原依没有回布宇住的地方,而是去了他的公司,整体和上海那没有什么区别,地方要大一点,宽敞许多。

原依没有去找布宇,却在他楼下的餐厅成了邻桌,一墙之隔。从上菜到结束,他的话很少,基本都是他朋友在说话,偶尔在觉得认可的地方,他会多发表几个字。不热又不会冷,却又无形中带着距离,原来,这就是布宇,在外人面前的布宇。

看着他消失的人影,原依呢喃:“布宇,我们竟然败给了一个叫嘴巴的器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