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七想 说好的领证呢,布先生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379 2016-08-17 06:25:03

  计划赶不上变化,布宇公司出了点问题,所以匆匆忙忙赶赴北京去了。原妈妈也康复差不多了,早就呆不住的她,也回老家了,最后只剩下原依孤家寡人一个。

“主人,求你接电话。”

刚准备泡面的原依,看到来点显示,赶忙将嘴巴里的叉子放下:“今天怎么这么早打电话,公司的事忙完了吗?”

“没有,休息时间给你打个电话。”

电话那头声音有些疲惫,原依将打开的冰箱门又合上了:“听声音你好像很累,公司那边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连着加班有点累。”布宇将身体靠在椅子上,此刻的他,双眼满布血丝,洁白衬衫也有些褶皱。

“吃过了吗?”原依的手扣了扣泡面桶,有些担心,虽然他离开的时候说是小事,但他始终没有平缓的眉,还有微抿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心事。

布宇揉了揉太阳穴:“吃过了,你呢?”

“……”该说实话还是真话。

“又吃泡面?”布宇坐了起来,看了看电脑屏幕,有些不悦。

“这不是站岗最后一天,回来晚了,下不为例。”

“这话很耳熟。”

“呵呵。那请问一下布先生,说好的领证呢?”老虎不发威,当她是家猫呢,当时他可是念叨了几百遍呢。

“我的错,我会负荆请罪,之前话题继续。”

“那我吃好面这事也可以卖身低过。”原依丝毫不已这个为耻。

“傻瓜,吃完,早点休息。冰箱里面我买了牛奶,实在睡不着就加热喝,药就不要吃了。”

“知道了。”啰嗦的男人。

布宇挑眉,笑了笑:“这就不耐烦了,以后还长着呢。”

“干你的活去,再见。”

原依将电话挂了,打开冰箱,站在原地,这厮太恐怖了,整个冰箱全是牛奶,还有奶粉,这是给她储备了多少年的呀 。

生活的节奏继续在继续,面试多次碰壁,原依总结一句就是:上学不学好,毕业销售好好干。于是她找丁丁唠叨了几句,她老人家发挥人脉,介绍她进了一个杂志社做文字编辑,虽然依旧累的半死不活,但是这样的工作和生活是她喜欢的,至少不会焦虑和不安。

“原依啊,这份稿子需要修改的地方我已经钩出来了,没有问题的话,下班之前交给我。”

“是,主任。”

Jerry主任在原依看来,是个当下算了不起的女性,比她大不了几岁,就自己创办了Jerry杂志社,一家专攻女性的杂志,虽然场地很小,员工也不是很多,但是每月销量还是不错的。她能够准确的抓住市场需求,却又是那么另类,对文字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从编辑到排版,到选图配色,她都会亲自参与,与员工共同探讨学习。

当然,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狂躁期,和不开心的时候,我们的Jerry主任也不例外。这不,在跟昨天的卫生交战。

“昨天是谁打扫卫生的?”

“主任,是我。”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站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杯子要摆好,玻璃要擦干净,鲜花每天要换。我们是做女性杂志,一个好的环境,才能赋予我们灵感和创新。”

“是,主任。”

“立刻,马上,给我重新打扫一遍。”

“是。”小姑娘赶忙行动,一刻也不敢耽误。

一般这个时候,公司几个爱八卦的女生都会聚集在一起,讨论Jerry今天状态的原因,是相亲失败了还是分手了。很多时候,原依只能一笑而过,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

Jerry拿包出办公室,看着还在忙碌的原依,又折了回来:“稿子不是改完了,还不走?”

“马上。”原依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赶紧拿下耳朵上的笔,收拾东西。

“明天周末,喝一杯。”Jerry手放在原依肩上。

“好啊。”原依面带微笑,咱能不答应吗,您老人家都跟我勾肩搭背了。

酒吧,这是原依第二次来,第一次是上海的时候,余洲带她去的,第二次就是今天。这个地方,原依不喜欢,也不讨厌。

Jerry喝着酒,拿手指了指原依:“说真的,丁丁一开始和我说你,我是一百了不乐意。你说,现在做编辑的,哪个杂志社要菜鸟,而且还是个外行。浪费粮食不说,还得花经历去培养。”

原依把这理解为喝多了,说胡话,还有就是Jerry要么相亲失败,要么失恋,然后默默喝饮料,两个人,总得一个人清醒。

“不过,后来因为丁丁的话,我就决定用你,知道为什么吗?”Jerry喝多了,直接趴在吧台上,笑了笑。

“为什么?”

“韧劲。”

“好吧。”好吧,原来这个也可以被作为用人的理由,原依无奈。

“主任,你喝多了。”

“我没有。”Jerry挥了挥手,身形不稳,晃悠悠地走到人群中跳舞。

原依望着人群中的Jerry,舞姿潇洒,却又妩媚,无形中带着一股劲,她想,这个时候的Jerry才是她,不是被工作包裹或者被现实包裹的她。夹着醉得不醒人事的Jerry,原依欲哭无泪,早知道她就拒绝她喝酒的邀请,这半夜的,连打车都是问题,别说送她回家了。

“喝,原依,咱继续喝。”

“你说……男人怎么那么……花心呢。”

酒话,绝对是酒话,原依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直接过滤掉。

“主人,求你接电话。”

原依扶着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喘息着气:“布宇,我这会在外面呢。”

“你在哪?”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沉。

看了看四周,原依奔溃,什么鬼,她也不知道这是哪:“我也不知道,我刚从酒吧出来。”

“酒吧?”布宇挑眯着眼,靠在车上,分呗提高了几分。

“别生气,不是我,我没喝酒,是我们主任,她喝多了。”

“你看一下周边有什么具体标志,告诉我,我去接你。”

这回,轮到原依吓住了,他怎么空降回来了:“我这有个叫日耳曼的酒店。”

“你在那等我。”

“嗯。”

原依的手早已酸的不行,千万不要小瞧女人的体重,看起来纤细苗条,重量可是不轻。最后无奈,原依只能边靠在路灯上,边等布宇。

“神啊,我的救星到了。”看到熟悉的车牌,原依就像看到了党组织,非常开心。

“终于解放了。”原依坐在Jerry旁边,让她枕着肩,边揉胳膊,边说道。

“我看你乐在其中。”

原依听着冷冷地话,脸耷拉了下来,看,把大神给惹急了,她和外人没区别。但是能怎么办,是她有错在先:“我的错,您老消消气,周末两天,我给你当牛做马。”

“你说的。”布宇眸子闪了闪,嘴角微扬。

原依一咬牙,一闭眼:“我说的。”

送完Jerry,原依早就累趴了,原来世界上酒品不好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比她更差的。

“累死我了,好在有人接她,不然天亮了也不一定回家。”原依直接趴在沙发上。

“有时候拒绝比接受会更舒服。”

看着站在沙发前,面色冷冷地人,原依赶忙认错,抱住他:“我知错了。”

“身上臭死了,赶紧洗澡去。”

原依抬头,摸了摸他的黑眼圈,好像加重了,下巴也有些扎人,有些心疼:“怎么才一个月,我们家的美男就变成大叔了。”

布宇拿下原依的手,亲了一下掌心:“嫌弃了?”

“有点。”

“哈哈哈,你别挠了,哈哈……我……哈哈,我错了还不行吗?”

“错哪了?”布宇抱着原依一起躺在了沙发上,双手撑在原依身体两侧,俯视着她。

“小的不该嫌丑爱美,不该嫌弃布先生太邋遢。”

“邋遢?”布宇挑眉。

原依圈住布宇的脖子,看着他:“几点到的。”

“十点。”本来想给某人一个惊喜,她倒是给他一个惊吓。

“公司的事处理好了吗?”

布宇将原依打横抱了起来,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布太太,你觉得如此良辰美景,不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吗?”

原依再怎么白痴,也知道布宇眼里的含义。之前是她老妈在,他有顾虑,现在让他放过她,那是不可能的。原依紧了紧布宇的衣服,任由他将她抱进他的房间,放在柔软的床上。紧张,心跳加速,这是原依此刻的心情。

布宇的眸子始终随着原依,看着她如此紧张,抚了抚她的耳朵,尽量压低他的声音,怕自己的情绪吓到了她:“怕吗?”

原依双手紧紧捏着被子,闭着眼说道:“有……点。”

“原依,你现在拒绝还来得及。”

“我……”原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拒绝,还是不拒绝,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布宇低头,声音低沉而又带着致命的诱惑:“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 。”

被子被拉开,布宇将原依捞进怀里,将她的发丝向耳后别了别。短短的一个月分离,他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他后悔了,不想给她多余时间考虑。

原依推开布宇的轻吻,撑开一点距离,红着脸:“关灯。”这句话简直是引诱,绝对不是她说的,绝对不是。

原依闭着眼,安静地躺着,被他紧紧地囚禁在怀里,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边,一直到颈边,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放心,把你的一切交给我。”

原依睁开眸子看着布宇,他的眼里倒映着她的影子,他是她的良人:“嗯。”

原依主动附上她的唇,想证明此刻的真实,而不是她在做梦。布宇眸子一深,将被动转为主动。 等到她终于可以呼吸的时候,早已气喘吁吁,软软地倚在布宇胸前。

原依呆愣间,却发现胸前的扣子被一只大掌一粒一粒地解开,柔白的双肩暴露在空气中,凉凉地,让她不由自主往他身边缩了缩。他得吻一个接着一个,从额头到锁骨,霸道地留下一道道痕迹。布宇男性滚烫的身躯覆在她身上,紧紧相贴,火热的唇舌霸道地占有着她的一切,引她在那个从未领到达过的领域里起起伏伏,直至炙热地激情退却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