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一章 怎么,睡了不想负责?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297 2016-08-11 14:55:08

  “铃铃玲。”

在闹钟的叫嚣下,原依从被子里将头勉强露出来,抬手胡乱一摸,迷糊中似乎摸到了一个软软,很滑的东西,越过它,将柜子上的闹钟关掉,然后继续睡觉。

越想越不对,原依猛地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睡美男,慌张地坐起来连连大叫:“啊啊啊啊。”

布宇挠了挠头发,闭着眼,皱着眉头:“一大早的鬼叫什么。”

原依看着裸着上身和她睡在一起的布宇,赶忙掀开被子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换了,她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拍了拍晕沉沉想要炸开的头,可是一切还在,床上的人也没有消失,她赶忙爬了起来,远离床,远离某人。

“那个,我先上班去。”

“站住,我已经给你请假了。”布宇抱着被子,眯着眼。

“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

天呀,原依有种抓狂的感觉,半夜三更,一个男的打电话给她请假,没事都变成有事了,到时候让她怎么解释呀:“你怎么可以这样?”

“哪样?”

“你……”

布宇很是淡定地从床上起来,就这样光裸着上身,走向落地窗前的原依,低头将热气喷洒在原依的脖颈上,一脸深意地看着她:“怎么,睡过了不想负责?”

他什么意思,意思是她睡了有妇之夫的他?原依无力地抚着额头,内心一顿哀嚎。可是为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小说里都是骗人的,还是她被人骗了。原依靠在落地窗上,困难的地挪着步子,讪讪一笑:“一定是梦,绝对不是真的。”

布宇眸子一暗,深深地看着打算逃跑的某人,抬手放在玻璃上,直接断了她的去路:“看来你还不够清醒。”

对于某些人说太多好话是没有用的,这是布宇的体会,直接扣住原依的下巴,吻了上去,一点都不温柔,很是粗鲁,有种想要吃人般地索取。

“嗯嗯。”原依发不出声,双手想要撑开布宇,可是摸到的是人家肉呀,让她手何以堪。

布宇撕咬着原依的唇,原依痛呼出声,刚好给了他有机可乘。无力挣扎的原依只能任由布宇索取,瘫软在他的怀里。在原依快无法呼吸的时候,布宇才肯放开原依。

“这里,只能是我的。”布宇摸索着原依红肿的嘴唇,神色复杂道。一想到她和左天交往过,布宇发狂的嫉妒,他不知道他们到了哪个地步。可笑的是,不管哪个地步,他也只想要她。

混沌过后的原依清醒了过来,听到这话,心里苦涩。她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打破她本就不平静的心,在他心里,她到底算什么,情人亦或是别的。

“布宇,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放过我吧。”

布宇瞪着眸子,冷冷道:“与你认识那刻起,就没想过放过你。”

“可是你已经结婚了,我们这样又算什么?”

说到这,布宇的脸变得阴寒:“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结婚了。”

原依错愕地抬头,看着布宇:“可是……”

看她这样,布宇的满腔怒火变成了无奈地叹息,再大的力气打在棉花上面,是中无力的柔软,他揉了揉原依的头发:“为什么你总是不问缘由就给别人判刑,以前是现在还是。结婚的是以前的学姐,我只是做伴郎。”

惊讶,惊喜,错愕,三种情绪交杂在原依的心里,不知该怎么形容,她最后呆在那里。

布宇将原依晾在那,让她发呆,自己去了厨房,忙碌早餐。直到早餐做好,原依还愣在那,布宇只能揉了揉额头,拉着她坐在椅子上。

“吃饭。”

早餐是简单的胡萝卜玉米粥,原依觉得这是五年已来,最好吃的一顿早餐,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暖活了一些,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砰砰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总不能让某人光着身子去开门,走着走着,原依似想起什么,开口道:“我的衣柜里面好像有一件买给原超的衬衫,已经洗过了,你去找一下。”

“布宇,你干嘛。”刚到门口的原依被人提着衣领拉进了房间。

“把衣服换了。”说着,边走边扣着衣服出了房间。

原依站在镜子前,看着嘴巴肿,香肩半露,内衣带子都可以看见的她,脸一寸一寸变红,到最后,她只能把头塞进衣橱里,掩饰她的害羞。这样的感觉让她无措,但是因为是他,所以又觉得很开心,可是,原依的内心在问自己,她和布宇真的能在一起吗,即使他现在没有结婚。她对他的一切认知都只是停留在高中,现在的他,她一无所知。

“算了原依,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这是她对自己的催眠和自我安慰。

“布宇,丫的,老子对你刮目相看,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客厅内传来秦川抱怨声。

被骂的某人则是悠闲自在地在厨房刷碗,丝毫不受某人的影响。

汪小胖打了打哈欠,起身往房间走去,补个回笼叫去,顺便拍了拍秦川的肩膀:“你就别白费力气了,那家伙是病毒加上怪物的结合体,与他对弈,你得先自伤七分。”

“万物皆有弱点,老子总有一天会找到他的死穴。”

汪小胖想起以前的她,就像现在的秦川一样斗志昂扬,最后敌人不费吹灰之力,她自己倒是一身内伤,好心提醒:“兄弟,听姐一句,回头是岸。”

“边玩去,谁你弟呀,昨晚的事老子还没和你算呢。”

“等老娘睡醒了再说。”

“女人家的,一口一个老娘,活该没人要。”

“……”

汪小胖不与理会秦川,抬脚踹门,直接进了原依房间,将门锁上,提着原依的领子,拷问道:“如实招供,昨晚你们有没有怎样?”

原依眼睛闪了闪,咽了咽口水:“那个,衣服被换了,睡在一张床上算不算?”

“禽兽,简直是令人发指……那你们有没有进行最后一步?”

原依白了一眼汪小胖,感情她最关心的是这个:“你想多了。”

“那现在你俩这样算啥,他都结婚了,这算几个意思。”

“结婚的不是他,是他学姐。”

汪小胖放开原依,瘫软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好吧,我的错,终于见识了三人成虎的力量,那你现在怎么办?”

原依也躺了下来,抵着汪小胖的头,望着一处发呆:“能怎么办,等我妈事完了再说,我这副德性还是跟你去宁夏算了。”

“舍得?”

“不舍能怎样?我和布宇隔的不是一条小溪。”

“原依,在宁夏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自己当年离开是对是错。假如有一天不开超市的我,只有一张高中文凭,能做什么?”

“我也在想我的离开是对是错。”

当年的我们,有痛苦,有无法选择,更多的是那个年纪的无能为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