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五章 有些爱,是默默无闻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801 2016-08-15 01:03:57

  原依趴在吧台上,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布宇。这几天要不是他跑前跑后的,帮她拿主意,要是她自己一个人估计早就崩溃了。

“天才都是变异过来的。”每天起的那么早做饭,睡的那么晚,还那么有精神处理公司的事。不像她,每天跟吸了鸦片一样。

“调整好你的作息,你也可以和我一样。”

原依摆了摆手:“算了吧,我宁愿吸鸦片。”

“主人,求你接电话。”

看着来点显示,原依晾了很久才接:“我说原超,泡妞也得分个时间吧,老妈还在医院,你倒好提前拜访丈母娘了。”

“你不也一样,还没结婚就送上门。”

原依语塞,不愿意认输:“我这能跟你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

“你那是先上车后补票。”

“那你呢?提前履行婚后义务。”

“你个死原超。”

“别动不动死呀死的,准备好红包,等妈好点,我和你嫂子准备办婚礼。”

“你怎么可以这样?”原依吼了一声。

“我又哪惹你了,姑奶奶。”电话那头很是无奈。

原依莫名的有些难过,原超就这样结婚了,他娶了老婆,以后他肯定对她更差,好歹也得给她点适应时间。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也不提前打预防针。

“她这是吃醋。”布宇笑了笑,接过电话,将原依推去吃饭。

“傻妮子。我说,你小子够神速呀。”

“过奖。”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声音沉了沉:“别告诉我妈和原依我公司的事,她俩先交给你,你小子可得看好了。”

“放心。”

“等我这边忙完,咱哥俩个找个地方,喝它个一天一夜,顺便交代一下未来妹夫两句。”

“洗耳恭听。”

“你小子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讨厌。不说了,我得把丈母娘搞定,我妈才能抱孙子。”

“你也可以隐婚。”

“去你大爷的,能盼点好吗?”

“我老婆笨,只能由我出马。”

“哟哟,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

布宇掐断电话,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小猫,心里有些不爽。这恋兄情节太严重,他得帮她矫正过来。

“不好吃?”

“不是。”

“汤咸了?”

“没有。”

“那你这是和它们有仇,想要五马分尸?”

原依看着碗里的菜,被她戳得惨不忍睹,将筷子放了下来。拿起一旁的保温盒,将分好的菜装进去。

布宇放下手里的筷子和碗,拿下原依手里的筷子:“傻丫头,你哥结婚还是你哥,他还是会很爱你。”

“切,他只会碾压我的智商。”

“你还记得高中那次,他女朋友把你当做小三,捉弄你吗?”

原依坐了下来,放下保温盒:“记得,咋啦?”

“原超和女朋友分手的那天,他拉着我去喝酒了。”

“哦。”

“你知道他醉酒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说什么?”原依面上不感兴趣,心里还是想知道。

“他说: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可以欺负原依,只有我可以。那时我在想,他应该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生。我也曾问原超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一件事会分手。原超醉醺醺地说:我家原依很善良,很可爱,就是不够温柔。一想到差点失去了原依,我怎么可能还会和她在一起,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

听完,原依愣愣地坐在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些她确实不知道。从小,她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还有低血糖,之前最严重的时候昏迷过。医生说,如果再晚送过来,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那一次,是爸爸妈妈离婚的时候,吓坏了所有的人。也是那次,她才知道,原超爱她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多。为了守着她,为了醒来第一眼她看见的人是他,他竟然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爸妈离婚后,他一直在扮演者爸爸的角色,保护好她,保护好妈妈。为了这个家,他确实放弃了很多,甚至是自己的理想。

“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原依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膝盖上。

布宇站起来是,将原依的头靠在他的腰上,揉着她的头发:“我知道。”

原依拿着布宇的衬衫擦了擦眼睛,仰着头看他:“你天天这么闲,真的能养活我?”

布宇低头看了看他的白衬衫,随后把目光转到了罪魁祸首身上:“差不多。”

“请问布宇先生,什么叫做差不多,能用你那高智商的头脑解释一下吗?”

“意思就是,这房子的首付,我已经付了,余下的需要布太太和我一起做房奴。”

“你工作又不在这,房子买在这做什么?”

“公司虽然在北京,但后期我们打算回A市,这里有很多互联网孵化基地在建,秦川父母也希望他回A市发展。”

“你呢?”原依望着他。

“我喜欢北京。”因为只有在北京奋斗,他才能铺垫好他和她的未来。

“有机会,我也去看看。”原依笑了笑,虽然有些失落,但多年来独立的她,早已过了黏人依赖的年纪,他们都有各自的世界,她也不愿意干涉他的决定。

原妈妈的身体调养的很好,一周后做手术去右腿膝盖骨刺。

手术外,原依在外面走来走去,她想起了高三那会,想起了那个原本不该承受的年龄,却逼着自己长大的境地。以前她总以为,她可以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感受他们的悲伤,或者喜悦,然后用我懂,我明白这些字眼,去安慰,去劝解别人。直到高三妈妈住院,原依才明白过来,什么叫做别人的痛,没有经历过的人只能停留在表层,永远不会停留在感官上,那时想,这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高三,原妈妈发病,风湿门诊部

“目前有两种治疗方式,一种保守治疗,一种就是手术,不过保守治疗过程漫长,见效甚微。这是我的名片,你先拿着,想好了打电话给我。先去柜台拿药,之后的事情我再和你说。”看着手里的片子,老医生边捏着原妈妈的手,边观察边对着原依说道。

“我知道了。”

“你家就你一个人吗?你爸呢?”

“我哥后天回来。”

在就诊室的时候,原依还是镇定的,蹲在桌前记录保守和手术之间的区别和效果。她的内心非常明确告诉她必须做手术,可一旦落地现实,她才知道,原来她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原来她还是渴望希望有个人帮她分担,或者给予她建议,哪怕只是站在她的身边也是好的。

原依不知道自己怎么下楼的,怎么去缴费取拿药的单号的,她只知道,坐在椅子上,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直到叫了三次23号,她才红着眼,走了过去。这样恐慌,无助的心情,她极力的压制着,她以为做的很好。可是在咨询台前拿塑料袋的时候,从护士的眼神里,她知道她的伪装脱落了,只是她一个人自以为而已。

到了四楼,原依没有进门诊室,而是站在楼梯门口,掏出了手机,她想要打给布宇,告诉他此刻的心情,却早已忘了,他要去英国,而罪魁祸首就是她,抱紧手里的药,心里一阵苦涩疼痛。

第一次,原依有了想摆脱现在位置的想法,她想有个有钱的父亲,她想出生在有钱的家庭,因为这样,妈妈的一切病痛或者都不是问题,原超不会辍学,而她不会那么决绝的对待布宇,他的父亲也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

“原依,怎么站在那发呆,药拿到了吗?”

“拿到了,妈妈,你怎么出来了。”终究,原依将拨出的号码删除了,将屏幕按黑了。

回想起以前,原依靠在了墙上,现在她的身边有了个全程帮她分担的人,这个人就是当年缺席的那个人,真好。

“坐会,我问了医生,小手术,不会有问题的。”

原依将头靠在布宇的肩上:“谢谢你,布宇。”

“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给我一个爱的鼓励吧。”布宇将脸贴近,用手指了指。

“趁人之危。”说归说,原依还是亲了过去。

“以后,我会加倍把缺席的时间给补回来。”

“嗯。”

“你睡会,我看着。”

布宇将原依的脚放在长椅上,头放在他的膝盖上,给原依带好眼罩,这才将目光投降那个亮着灯的手术室,淡淡却又泛着波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