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六章 妈,你从哪捡来的我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100 2016-08-16 00:04:58

  “妈,医生说了得调养观察一个月,你就听医生的,住一个月吧。”原依边收拾东西,边试图说服她老妈。

原妈妈叠好衣服,将杯子,梳子,袋子这些小东西一件件收拾好:“回家也一样,医院里面的味道我闻着不习惯。”

原依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妈妈舍不得住院的钱,做手术要不是布宇帮她劝了几天,她也是不愿意做的,现在的结果,已经挺好的。不住就不住,在家调养也一样,看来她这次是彻底放长假了。

布宇来到病房,见某人又在发呆,轻轻拍了一下:“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布宇将原妈妈扶上轮椅,路过原依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我老婆真贤惠,重的东西你先放着,等我把咱妈送到车上,我再来拿。”

“谁是你老婆,不要脸,赶紧去。”原依脸颊一红,推着布宇让他离开。

病房的门被打开,阳光踊跃投入布宇和妈妈的怀抱,迎着阳光的布宇,只留给原依一个高大而又温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里面,这一切在告诉她,她不再是一个人,天即使塌了,还有一个人会愿意帮她扛着。

“不是说了,让你拿点轻的。”远远地,布宇就瞧见手里提着四五个包的原依,好看的眉拧了几分,大步上前。

手里的重量忽然没了,原依赶忙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没注意布宇的神色,笑着道:“没事,这些又不重,以前比……”见某人回头,原依余下的话吞了回去。

“比什么?”布宇面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原依挽住布宇的胳膊,一脸谄媚:“没什么,就是觉得有这么个能干的你在身边,我很幸福。”然后呵呵地笑了几声。

布宇听到这话,脸色才舒缓了几分。

用原依的话来说,布宇的到来,就是她的灾难,她老妈,原超,所有人都向着她,而她轮为了外人,外到了十万八千里。

比如说,明明饭是她做的,她老妈只会说:“布宇啊,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多吃点,补补身子。”再比如说,明明一天到晚她也忙的要死,她老妈只会说:“布宇呀,累了一天,赶紧去洗洗吃饭,衣服等会让原依洗。”

为期一周的压榨,到了周末,原依实在忍不住了,看着一脸小人得志的某人,原依咬着筷子:“妈,我是从哪里捡来的?”

原妈妈听这话,有点不明:“什么哪捡来的?”

“要不然就是你在医院抱错了。”之后,迎接她的是一巴掌。

“你这孩子,竟说胡话,哪个当妈的会把孩子认错的。”

原依愤愤然:“那为什么受到不平等待遇?”

“你这孩子。”原妈妈无奈地摇了摇头,拿着碗去厨房,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看着从头到尾一脸淡然的布宇,原依都想掐死他。最后也只是想想,谁叫她之前奴役人家那么长时间,现在人家以牙还牙,还当着她老妈的面,让她无法反抗。

晚上,原依被原妈妈赶出了房间,迎接她的是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外加“砰”的一声关门。

“妈呀,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这么对我?”原依抱着被子,脚踢着门。

“亲生的又怎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你这是扭曲事实,我什么时候嫁人了。”

“我说有就有。”

歪理,第一次见到了比她还歪理的人,而这个奇葩神人就是她老妈。最后,原依只能抱着被子,滚到沙发上去睡。

“天理何在,明明外人是他布宇,为毛被扫出家门的是我。”原依抱着冰箱门,决定将悲愤转化为食欲。拿了一瓶可乐,抱了一包薯片。

嚼着薯片,盘着腿,看着电视,原依觉得莫名地没有着落感。白天,因为洗衣做饭,她有事可忙,不用想些什么,可是到了晚上闲下来的时候,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看来她不适合闲下来,说到底还是心魔作祟,隐在她与布宇之间的心魔。

“冰箱什么时候多了这些垃圾?”

原依啃着薯片,换个位置坐。客厅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在那照明,原依看不清布宇的表情,但直觉告诉她,她的零食很危险,提前申明:“不许扔,这可是我的最爱。”

布宇抱着电脑,将毛巾扔给原依:“帮我擦头。”然后坐在地上敲电脑。

“看在你是房东的面子上,我帮你擦。”原依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洗了个手,边擦边说道。

“不应该是老公吗?”布宇的手敲着键盘,头也不抬地回道。

原依没有接话,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将毛巾放在一旁,继续吃着薯片,喝可乐。

“原依,给我泡杯浓茶。”

原依啃着蜀山,看了一眼布宇:“干嘛,大晚上的,你不想活了。”

“辛苦老婆大人了。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秦川解决不了。”布宇微微起身,夺过原依嘴巴里刚塞的薯片,又继续干活。

“哦。”

万物沉睡,客厅里面只剩下敲键盘的声音。原依拿着遥控,换了一个台又接着换。

布宇抬手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原依,你这样换来换去,眨地我没法工作。”

“不好意思,那我不换了,你继续。”

“你去我房间睡吧,我这一时半会忙不完。”

靠在沙发上,原依将最后一口可乐喝完,看着电视淡淡道:“白天睡多了,不困。”

布宇的眸子盯着电脑的屏幕几个字看了一会,随后继续敲着键盘,最后直接把电脑换了。

“走吧,睡觉去。”

突然来的举动,吓得原依直接搂住布宇的脖子,她整个人被布宇打横抱了起来,向房间走去。

“你干嘛?”

“别吵,妈还在呢。”

原依低着声,挣扎:“你干嘛。”

“睡觉啊,不然干嘛。”

“我不困。”

“我困,你就当陪我。”

“我不困。”原依继续道。

布宇将原依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之后从衣橱里拿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出去将沙发上的被子和枕头拿了进来。

布宇站在床边,看了看原依:“睡吧。”

“哦。”

“啪”的一声,灯关了,只留下一盏小夜灯。原依的心此刻噗通噗通地在跳,紧张,莫名地期待再夹杂着一丝害怕,让她更加睡不着,紧紧捏着手里的被子,鼻尖萦绕地都是布宇的气息,这是他们第一次睡在同一个房间。

原依扫了一眼房间,黑白色调,简单整洁,一个弧形书架上摆满书,很好地隔绝床与门外的视线,再加上一个衣橱,房间里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这样的装饰,配置,还真是符合理工科的口味。

“睡不着吗?”布宇声音带着一丝疲惫,看着睁大眼睛的原依。

“你睡吧,我习惯了。”

“什么时候有这习惯的,以前你上课都能睡。”布宇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

“不知道,记不得了。”

“原依。”

“怎么了?”原依侧过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布宇。

“不要再吃药了。”布宇闭了闭眼,盯着原依,将事实说了出来。

原依嘴角僵了僵,将枕着头的手拿了出来,将身体侧了过去,不再看布宇。他还是知道了,她最灰暗的一面,原依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

“对不起。”坐在床边,布宇掰过原依的身子,将她搂紧怀里,紧紧地。

原依放声哭了起来,将这些年的思念和掩藏的委屈,倒在了这个温暖而渴求已久的怀抱。

“布宇。”

“我在呢。”

原依将头埋在布宇的胸前,哽咽着,低声喃喃:“我好像把自己给丢了。”

“没事,我负责把你带回来。你只是没有找到真正的自己,就迷失了。其实你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因为一些人或者事,改变了初衷。”

原依的脑袋在布宇身上蹭了蹭,抬起还挂着眼泪的大眼看着他:“我想换工作。”

“早该换了,再干下去,我老婆都快变成老年痴呆了。”

“谁你老婆,不要脸。”原依破涕而笑。

布宇将原依的手捞了出来,晃了晃翡翠戒指:“请问布太太,这是什么?”

“青春损失费。”

布宇将原依拉近,眸光熠熠,低头耳语:“那布太太青春是否得损失一下,才对得起这个戒指。”

“你……”原依埋头,又蹭了蹭,脸上热乎乎地,一时语塞。

“布太太,女人还是含蓄点好。”

听闻布宇的话,原依再看了看她与布宇的姿势,立马坐了起来。盯着被她蹭得衣衫不整的布宇,此刻他慵懒地躺在床上,看着她,麦色的肌肤,性感的锁骨,原依只觉一股热气直窜脑门,鼻尖有些热热的。

“呵呵。”原依干笑几声,不动声色的想要远离某人。

布宇岂可不知原依的意图,再次把她捞进怀里,抚了抚她的耳朵,呼吸有些急促,将头埋进原依的脖颈间:“放心,咱妈在,我就是有那份贼心,也没那份贼胆。”

“……”原依保持沉默,她可不认为他的话有可信度。

“拥有你,应该在最美好的时刻,而不是现在,我等得起。”

五年来,从未好好睡过一觉得原依,因为这句话,沉沉地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