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四章 余生有你,期待满满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220 2016-08-14 09:11:47

  “妈,你先坐会,等原依起来,我带你们去吃饭。”

原依本就睡的不熟,听见动静,就起来了,刚打开门就听见某人喊了一声‘妈’,这……什么时候她妈妈变成了他妈妈,他什么时候起来的,还有他怎么知道她妈要来的。

“起来了。”布宇上前,揉了揉原依凌乱的头发,将她歪着的衣服理了理,继续道:“赶紧换衣服洗涑,咱妈还没有吃饭呢。”

“布宇,你不能这么宠着她,哪有睡到现在才起床的。”原妈妈一脸责备,瞪着原依。

“下次起床我一定叫她。”

“你呀,现在这么宠着,结婚了还不无法无天了她。”

“只要她肯嫁就行。”

布宇说完,将原依推进房间,打开衣橱,塞给她一件绣着花的无袖连衣裙:“给,赶紧去换。”

原依走到衣橱边,朝里面看了看。丫的,什么时候她的衣橱多了这么多裙子和休闲装,看了一眼布宇:“不要告诉我,这些全你买的,还有那些鞋子什么的。”

“我不给你买,谁还给你买,赶紧换衣服,有问题待会再问。”

就这样,原依被她妈莫名其妙地嫌弃,而某人与她亲妈想谈甚欢,边吃边聊她小时候的丑事。

“布宇,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原依除了从小顽皮,还喜欢和原超对着干,我没少被他们俩气。记得小时候,原依总是背不出乘法表,有次被三五给急哭了,硬是不知道多少。刚好被放学的原超看见了,你猜原超怎么说?”

布宇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原依,笑了笑:“猜不出来,您说。”

“原超说,世界上有两种死法,一种是聪明死的,一种是笨死的,原依刚好属于后者。小丫头听了,气没处撒,等原超不注意的时候,把他养的鹦鹉毛全剪了。”

“原超不得气死。”布宇迎合着。

“可不是,第二天,他就把原依的乌龟给扔了。”

“还真是兄妹。”

原妈妈笑了笑,双手搓了搓腿:“是呀,别看他们俩水火不相容,感情好的很。”

原依白了一眼:“谁和他关系好了。”

原妈妈瞪了一眼她,那意思是她不该插话,原依只能默默地吃饭,听她亲妈揭露她的光荣事件。

“不好,小时候被原超打,还屁颠屁颠地跟着。”

“我乐意,路又不是原超修的。”

“布宇,你看,从小就这副德性,以后可得好好管管。”

“他敢!”这是她亲妈吗?怎么才见一面得人,就跟亲儿子一样,甚至比亲儿子还亲。

“妈,我会看着管。”看着气呼呼的某人,布宇觉得还是保持中立为好。

“谁要你管了,你又不是我的谁,管的太宽了吧。”原依憋在心里的话,早就闹腾了,索性说了出来。

“原依。”原妈妈原本挂满笑意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本来就是。”

“啪”的一声,原妈妈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你还说。”

“我去上班了。”原依面色淡淡,放下筷子,拿着包离开。

“布宇,让你见笑了。”

“是我做的不好。”

原妈妈拍了拍布宇的手,叹了口气:“布宇啊,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遇到你是我们家原依的福气。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样的命,去接受这个福气。”

“遇见她,是我的福气。”

原妈妈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原依一出生身体也不是很好。我和她爸离婚的时候,她晕了过去,要不是原超发现的及时,哪里还有她。自那以后,她变得很懂事,也不让人操心,偶尔和原超闹闹的时候,我才觉得她还是那个有脾气的孩子。这些年,要不是我这病拖累他们,原超也不会辍学,原依也不会错过了高考。”

“辍学?”布宇有些不敢相信。

“嗯,他考上了最好得医学院,却因为我的病急需钱,所以去了工厂打工,放弃了学业。”

布宇无法想象,那个总是以第一为目标,以第二为耻,以最好医学院为唯一目标的少年,因为现实而放弃学业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高考那会,我的病又犯了,而且很严重。布宇联系了医院同学,然后我们匆匆忙忙去了北京,回来的时候高考已经结束了,原依只能复读一年。那孩子逢考必出问题,考试的时候紧张地头晕流鼻血,为此,成绩下来的时候,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一个星期没出来。”

原妈妈拉着布宇的手,紧了紧:“布宇,我没有别的牵挂。原超在工厂已经混出了名堂,我现在放不下的就是她,你能答应我,好好照顾她吗?”

“我会的,妈。”

原妈妈揉了揉有些红的眼睛,笑了笑:“看我,你都叫我妈了,我还问这话。”

“我先送您回去,等会去接原依。”

“好。”

送回原妈妈,布宇再次开车出来。一手开车,一手握拳放在唇边。如果说之前他很生气,他为了自尊而和她冷战了五年,现在他觉得这所谓的自尊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笑话。哪怕他主动出现一次,也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布宇打了很多通电话,原依都没有接。其实,她早就后悔说那句话,这些年不就是等他回来,怎么关键时候闹脾气。最后,她把这一行为解释为嫉妒,还有埋怨。

原依在广场数了数步数,她决定在十步内,只要他打电话过来他就原谅他,最后在她走了五步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她吸了口气,按了接听:“干嘛?”

“你在哪?”

“公司呀。”

“我刚从你们公司出来。”

“好吧,我在离小区不远的广场这。”

“你在那等我。”

“哦。”

“原依。”电话那头,布宇声音比以往还要沉。

“干嘛。”

“我们结婚吧。”

“……”晴天一声雷,‘轰’地一声,将原依劈愣在那里,直到电话挂了都没有反应过来。

布宇下车,远远就看见蹲在墙角的原依。还是那么幼稚,笑了笑,走了过去。

“看哪个帅哥呢?”

“吓,你怎么从后面过来了?”原依拍了拍胸口,远离那个动不动就把头低在她耳边的人。

“停车场在后面。”

原依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分开这么多年,突然和好,有种怪怪地感觉:“找我干嘛。”

“娶回家,做媳妇,我妈都念叨好多年了。”

拿开某人的猪蹄子,原依脸颊有些红:“谁要做你媳妇,你媳妇不是有人吗?”

“吃醋了?”布宇低头,看着原依。

“吃你大爷。”

“不许说脏话。”

“就说。”

“傻瓜。”布宇将原依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我想结婚的对象只有你,没有别人。”

“你亲了人家?”原依一想到他亲了别人,放在他腰间的手拧了拧。

布宇倒吸口气,还真是舍得下手,赶紧将她手握在手里:“没有,借位呀,你是写小说的,难道不知道吗?”

“切。”

布宇掰正原依的身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戒子,带在了原依的手上,摸索了几下:“老太太说这是给未来孙媳妇的,丑是丑了点,你先凑合带戴着,等结婚的时候,我再买个新的。”

“这算是求婚?鲜花呢?单膝跪地呢?”

布宇搂着原依,捏了捏她的脸,看着满天的星星,笑了笑:“之前脑海里也曾想过很多关于求婚的情景,不过到了现实,我觉得结婚比求婚来的实际。”

原依挑眉,看着身边满是笑意的男子,靠紧了几分:“你就这么坚定我会答应?”

“余生有你,期待满满。”

原依紧了紧环在布宇腰间的手,原来这句话是对她说的。原超曾经说过,高中的她和布宇能够在一起就是一个奇葩结合,因为两个人都很极端,有什么从来不会说,让彼此去猜。他说,总有一天,我和布宇会分开,年少时的她不相信,也不曾体会到,直到他们真的分开了,她才明白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他去了英国,而她也没有考上有交换生的大学。

“布宇。”

“嗯。”

“高三那年,你是什么时候去英国的?”

“高考结束第二天。”布宇将外套脱了下来,自顾自地盖在她的身上,小小的身子裹在他大大的外套下面,他很是喜欢,一想到以后每天都会和她在一起,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原依将手附在布宇的大手上,抬头仰视着他,有内疚,有难过:“布宇,那会我……”

原依余下的话,被布宇的唇给堵住了。浅尝就止,布宇眸子倒映着原依,双手捧着她的脸,摩挲着她的唇:“我知道,你不用觉得难过。要说错,也该是我,是我放不下自尊去找你,是我放不下自己的高傲。”扣住布宇的手,原依哽咽:“我也有错。”

“嗯,所以,为了弥补我犯下的过错,你把余生交给你。”

“噗,你这是准备倒插门吗?”

“无所谓,反正都不会和两家老人住在一起,一家过一年,你嫁我娶,没区别。”

“有你这么个有主见的儿子,估计你爸对你是一百个满意。”

提到布宇的爸爸,原依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再加上之前发生的事,她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等你妈看完病,我们回一趟老家,把证给领了。”

“这么快?”快到她都觉得在做梦。

“免得夜长梦多。”

“你是怕我发现你的犯罪证据吧。”

“我有权保持沉默。”

今晚的夜格外的明亮,布宇看着身边的人,眸光似水,看着身边这个和以前一样喋喋不休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