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九章 你怎么可以活成这样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308 2016-08-10 12:58:02

  “我去,你要吓死我呀,大早上的不睡觉,坐那看电视。”汪小胖有凌晨上厕所的习惯,打开门一看,客厅黑漆漆的,电视竟然是开着的,一个不明物体拿着手机照着脸向她看来,别提多渗人。

“你怎么起这么早?”

“早你妹,我只是想上厕所。我说姑奶奶,你干嘛坐在那不开灯,我这尿都给你吓回去了。”

“哦,看书忘了时间。”原依脑子迟钝了一下,将电视关了,盖着被子,踏着拖鞋往房间里走。

汪小胖看着关闭的房门,有种想揍人的感觉。这女人啊,活成她原依这样,汪小胖是服了,家里全是泡面不说,衣服清一色职业装,女人基本的护肤品都没有,用的还是大宝,这让她怎么接受。

“原依,我的毛巾是哪个?”

“左边第三个。”

汪小胖找了找,好不容易拿到,这毛巾竟然掉进了垃圾桶里面。

“还真是想揍人。”

“啪”的一声,一个盒子被毛巾带了出来,汪小胖蹲了下来:“帕罗西汀?什么鬼?”

一向钟爱度娘的汪小胖赶忙从兜里掏出手机,翻着翻着,原本的兴致勃勃,在她脸上变了味,愣了一会的她,将盒子扔进了垃圾桶,边走神边刷牙。

“原依,你最近身体可还行?”汪小胖拿着番茄靠在墙上,看着厨房里忙碌早餐的原依,淡淡地问道。

“挺好的,怎么了?”

“没事,看你这么瘦,老娘以为你哪个器官出了问题,给你修理修理。”

原依拿着锅,看着汪小胖,笑道:“想把你的肉转接给我直说,只要你能办到,十斤二十斤我都接受。”

“还真是杀人于无形。”汪小胖白了一眼原依,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呆愣着看电视。

“好了,可以吃饭了。酸辣土豆丝,虎皮青椒,香辣鸡翅,蒜泥生菜,都是你爱吃的。”原依将最后一道菜放在桌子上,拍了拍手,对着客厅某人喊道。

“你不是胃不好,怎么做的全是辣的。”汪小胖嘟囔着。

“你爱吃呀,难得来一趟。这五年,什么好习惯都丢了,就是厨艺还在。”

汪小胖此刻毫无食欲,有种吃蜡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很不喜欢。想她汪小胖,在宁夏早已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怎么原依这家伙这就破功了,说话都不饶人了:“你妈要是知道你现在这德性,不知生你的那天会不会后悔。”

“你就嘴巴欠抽吧,她后悔生我,你还会在这,还不知道在哪个空间里。”原依没有听出汪小胖话语的另外一层意思,笑的很开心。

汪小胖放下筷子,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女孩:“原依。”

“怎么了,汪小胖,你怎么怪怪的今天。”

“去治疗吧。”

“什么?”原依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帕罗西汀。”

原依嘴角的笑容定在了嘴边,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将身体靠在椅子上,还是被人发现了:“是,我得了抑郁症。”

“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也不知道,在上海呆了半年,总是睡不着,有时候一些事明明记得又忘了,记性很差,就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是抑郁症。原超要是知道,肯定得损我。”

“混成你这样,是原家的悲哀。”

“我也觉得。”原依笑了笑。

“去治疗吧原依。”

“等我妈看完病,我不想她担心,况且这是心病,得慢慢来。”

“要不这边忙完,跟我去宁夏走走。”

原依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脸担忧的汪小胖:“汪小胖,抑郁症又不是绝症,医生都说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要我相信,去医院。”

“没问题,我的药刚好没了。”

A市某医院,传来一声怒吼,一个穿着淡青色高腰连衣裙的女人,手里拿着药,扭着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女人耳朵,脸上的表情在告诉来往的人,她们有血海深仇,不想死的离远点。

“汪小胖,你轻点,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面子是留给你这样的人吗?活成你这样的女人,没被处以死刑就不错了。”

“是是,都是小的不是,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奴才一次。”经验告诉原依,暴怒中的女人,还是闭嘴为好。

汪小胖加重手里的力道,瞪着眼睛,咬牙切齿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和以前一样被你糊弄。老娘这次回来,本就不打算走,你什么时候好了,我就走。”

“别呀,汪老板,你的时间是按人民币的三倍来算的,犯不着浪费在我身上。”原依赶紧讨饶,她在,简直是灾难。

“那他呢?”汪小胖挑眉,示意原依看门口。

原依赶紧挣脱汪小胖的手,理了理衣服,站好:“我说错了,您老人家浪费在我身上的人名币,小的三倍奉还。”

汪小胖将药扔给原依,拍了拍手,走到布宇面前,打量了一番。一别五年,奶油小生成了魅力型男,不管什么时候,他到哪都是风景。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修长的身体衬得格外好看,黑色外套,白色衬衫,内敛深沉,哦,还有自信,这是汪小胖对他的评价,他布宇也确实有自信的资本,也确实值得女人为他倾到。如果是别的女人,她或许会抱着瓜子当做看连续剧,关键问题是这女人,跟她有关系,还是死党关系。

“好久不见。”

布宇打招呼倒是让汪小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笑了笑:“确实好久不见,布大学霸。听说你结婚了,祝你和新娘子和和美美,虽然你没有请我这旧人的闺蜜,但祝福我汪小胖是不会吝啬的。”

布宇没有说话,神色淡淡地扫了一眼门诊收费处,似看原依,又不似:“我还有事,下次有机会请你吃饭。”

“算了,我怕我的肠子消化不了。”汪小胖冷笑。

看着活得如此潇洒,如此滋润的布宇,再看了看站在一旁白痴一样,从头到尾都是低头沉默得原依,汪小胖忽地开口:“布宇。”

原依身子一僵,直觉告诉她没有好事,她赶紧上前想要拉她走,但汪小胖的身子像生了根一样,撼动不了一分。

前方行走的布宇脚步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在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老娘我不巧得了抑郁症,你这有什么大神级别的医生吗?”

“够了,汪小胖。”

原依吼了出来,身子有些颤抖,她不想把最狼狈的一面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更何况还是他。她不认为布宇会去查她和汪小胖看的医生,可是万一呢。她什么都没有了,不想连最后的尊严也没有。

“我累了,先回去了。你要和他聊,继续。”原依没有去理会她的吼叫带来的效应,挺直着身子,离开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至始至终没有回头的布宇,在原依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回头了,眸子深沉了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