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六章 离开的导火线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3035 2016-08-09 21:08:11

  听着震动声,原依抱着啤酒,脑袋早已死机了,迷迷糊糊掏出手机:“喂,你谁呀?”

“原依,是我,我是余洲,你喝酒了吗?你在哪,郑总下午发火了,到处找你人呢。”

“我……去他大爷……的,发火……就发火,姑奶奶还……不干了。”

“这么晚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挥了挥手,晃了一下脑袋,原依口齿不清道:“老板……再来两瓶啤酒,我闺蜜……要和你说……话。”

“好的,您稍等。”

老板将手上的水渍擦了擦,接过原依的电话:“请问您是这位小姐的朋友吗?”

“是的,老板,您店名叫什么,我打车过去。”

“那敢情好,这位小姐已经喝了八瓶啤酒了,您再不来小店关门了,只能给她放马路上了。”

“您说一下名字,我这就过去,麻烦您了老板。”

“小店叫香约醉吧。”

“好的,我搜索一下,您稍等,我马上到。”

“好的。”

迷迷糊糊间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原依放在耳边:“布宇,我们……和好……好不好”

摸了摸酒瓶,倒了倒,原依皱了皱眉,今天的酒怎么比平常的好喝一点,动不动就没了,真没意思:“老板,再给我……来两瓶啤酒。”

“好的,您稍等。”

以前,她从来不觉得酒是个好东西。但是到了上海之后,一切都在改变。开始遇见不开心的事或者难受的时候,总会打电话给丁丁,汪小胖,方小欢他们,次数多了,发觉自己就是一个消极能量的机器,总是把忧伤带给人家,平添人家烦恼。后来,就演变成了报喜不报忧,实在难受的时候,买两瓶小酒,自饮自酌,独自派遣。

忽的,手里的酒瓶被夺了去,原依很是不高兴,瞪向来人:“你谁呀,敢夺我的酒,不想活了是吧。”

“我看不想活的是你,就你这熊样,我拍死你都嫌轻了。”余洲抬指头,点了一下她的脑袋,内力将她重压到了椅子上,毫无还击之力。

眯着眼,原依打了个嗝:“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余美男呀。”

“美你妹。”

在外人看来,她和余洲的相处模式肯定会被认为是情侣,但现实不是。她和他都喜欢写文,都喜欢看书,对现在的工作有着相同的想法。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能从对方的行为中看到彼此的影子,然后就成了闺蜜。

余洲结了账,粗鲁地将原依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然后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拎了出去。

凡是都有个度,然后今晚脑子有病的她忘了这个度,胃里面早已翻江倒海,拍了拍余洲厚实的肩膀,原依很是难受:“哥们,你……先把我放下,我想……吐”

然后,不懂怜香惜玉的余洲,直接将原依扔在了地上。此举,让本就想吐的她,真的吐了出来,哇哇哇的一波接着一波,别提多难受,心肝脾肺肾都快吐了出来。

抚着垃圾桶边的树,原依算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给了余洲一记白眼:“哥们,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知道吗?”

“难得你还惦记着我的婚姻大事,早知道把你扔进水里洗洗脑子。”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进便利店。

原依揉了揉有些难受的胃,无奈地耷拉着脑袋,造孽太深,胃他老人家看不过去了,要造反了。

“喝吧。”

看着面前多出来的牛奶,原依顿时热泪盈眶,很是感激地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少年:“少年,你真是太好了,我们还是朋友。”

“感情在递牛奶的前一刻我们不是朋友对吗?”

“废话,谁叫你那么粗鲁地将我扔在了地上。”

“你应该感谢我没让你睡大街。”

寻了一块地,原依和余洲傻兮兮地坐了下来,喝着牛奶:“余洲,我打算离开上海。”

“什么时候?”余洲抬头看了一眼暗沉地星空,淡淡地问道。

“下个星期吧。”

“也好,总觉得你不属于这里,也不应该来到这里。”

转头看了一眼余洲,原依将手里的牛奶和他碰了一下,笑了笑:“为什么这么觉得。”

“没什么,只是觉得聊文字的时候你的眼睛是亮的,聊客户的时候你的眼睛很是麻木。”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当然……有啦。”

捏着手里的瓶子,余洲继续道:“你的客户孙姐晚上到了,态度不是很好,你要做好准备。”

“恩。”

第二天,为了显得有精神,原依将散落的头发扎了起来。才走到前台打卡签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不明所以的她,放下手里的早餐,示意了一下后面的余洲,低声道:“他们这是怎么了,这么看我。”

“孙姐在发火,要求退费。等会郑总肯定会叫你,你做好准备。”退回到桌子,她理了理准备好的表格和数据,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来临。

“原依,郑总找你。”前台姐姐甜甜地声音响起。

“好的。”

敲了敲门,得到准许,原依才推开玻璃门:“郑总。”

“来了,你先坐。”

“谢谢郑总。”

看着面前聪明绝顶的光头,原依紧了紧双手。她很佩服他,在互联的浪潮中,他白手起家,身边还跟着一群好兄弟。他总是带着微笑,不管是晨会还是销表会,业绩差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批头盖脸的去骂员工,而是用他幽默而又犀利的话语会直入人的心窝,让你自惭形秽,让你自己去悟。悟出来就是本事,悟不出来就是无能。

“原依啊,我知道你最近的思想浮动很高,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不能指望卖杯子的能够让被子具备养生的效果,就如同你对待孙姐一样。”

“我明白,郑总。”

“昨晚孙姐的平台我已经规划好了,情绪也稳定了,等会你进去和她好好聊聊,毕竟她投给你十几万是冲着你这个人来的,所以她还是很相信你的,能挽回就挽回,后面服务我会交代下去。”

“好的。”

点了根烟,郑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将煮好的茶倒了两杯,递给她一杯,继续道:“坐在工位上,你就是自己的老板,你的工位是用来产生价值的。如果情绪波动无法调整,建议你去旅游一下,总比你待在公司好。”

“谢谢郑总,我会考虑的。”

“去吧,被让孙姐等的太久。”

“好的。”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原依吐了一口气。在强大的磁场面前,弱小的她无所遁形,赤条条的展现在他面前,一点死角都不留。

放轻脚步,看着里面坐着的孙姐,原依开门的手顿住了。第一次见孙姐的时候,她就一直微笑,心态好,人也年轻,直爽,有着少数名族的气息。后来合作之后,复印身份证才知道,她是甘肃的。因为工作需要她总是姐姐姐姐的叫她,而她也把她当做妹妹般看待,心态乐观的她,总会给她很多参考性建议。在同事看来,她这是过分的加入了不该有的感情,到头来是伤人伤己。所以,面对孙姐,她更多的是无法兑现结果的恐慌,日日增长,愧疚的种子早已长成了大树。

在互联网的漩涡里,她走了很多弯路,投资失败了几次。最后一搏的她,满心希望的她,在她这的投资还是失败了。可是糖衣包括的黄莲,终究还是苦的,再怎么遮掩也没有用。

收拾好情绪,保持微笑,原依打开门,笑着问候:“孙姐,昨天有事,真的……”

“啪。”

在原依不好意思四个字还未说出口,她只觉脸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她抱着文件夹,看着这个从未如此失态的孙姐。

“孙姐。”

气急的孙姐拿起桌上的杯子,将冒着热气的水,泼洒在原依的脸上,将杯子扔在地上:“不要叫我,你这个骗子,亏我这么相信你。”

虽然早已知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原依没想过来的这么快,有些害怕,有些慌乱,更多的是愧疚:“孙姐,你听我说,我没有骗你。你看一下,这事我昨晚整理的数据。”

“你是不是又想说排名上升了,粉丝量增加了,商家越来越多了。滚,让你们郑总过来,我不想再看见你,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虚伪。”

“砰”的一声,孙姐将原依手里的文件夹打落在地,抬手一推,没站稳的她头部撞击在了玻璃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孙姐,对不起。”

“滚,你不滚,我走。”

看着拿包出去的孙姐,原依靠在门上,无力地站了起来。捂着流血的额头,无视看戏的人群,拿着包,离开了21楼,离开了这个让她恐慌不安的大厦。

狂奔而下的她,一身狼狈,如同一个疯子一样闯红绿灯,混沌地行走,不知道去哪。无力的她,坐在拐角里面,抱着双膝。

此刻,原依想到的人是布宇,那个高中时护她左右的他。原依掏出了手机,给他发了短信,做一个道别,最后还是放在了草稿箱里。

短信:布宇,对不起,原谅我迟来的道歉,祝你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